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传染病
    胡艳过来找二傻,其实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就是求证一下自己内心的猜测。

    得到结果的她顺便邀请二傻到她家里去坐坐,朱红丽被毒蛇咬伤之后还没完全恢复,还没法到野外去直播,胡艳一个女孩子留在家里也没啥事做,自然只能到处找朋友聊天。

    不过二傻因为提高药价的事情,正被村里人骂,他并不想因此连累到胡艳这个朋友,也就拒绝了邀请。

    对于他提高药价的事情,村里反应异常之大,很多人都骂得特别恶毒。

    最令二傻无奈又郁闷的是,骂得最凶的,赫然是那些以前低价买过他的药。

    甚至连一些他免费治疗过的,也参与其中。

    他也知道这事情肯定是有人暗中唆使,可连免费治疗的人都要咒骂,着实让他很无语。

    其实光骂他本人,二傻也不会这么生气,最关键是那些人一点口德都没有,把吴秀莲老人也给骂了进去。

    最恶毒的是,还有人说吴秀莲是老不知羞,当了半辈子寡妇临死晚节不保。

    听到这种话,二傻就算脾气再好,也没办法淡定。

    他能忍住不直接冲到那些造谣生非的人家里动手揍人,已经算是克制自己了。

    想到最近那些日子听到的那些零言碎语,二傻就忍不住暗暗捏紧拳头。

    “呀——!”

    他正走着,突然被人撞个正着。

    反应极快的他第一时间后退半步,扎了个马步,没有被撞倒。

    可他这一稳住,撞到他的人却是被撞得往后倒了下去。

    被撞了一下,回过神来的二傻才发现撞上自己的竟然是一个熟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次与朱发青和王春翠一起陷害他的刘芳。

    因为刘芳不是主谋,事先也不清楚他们具体的环节,情节不恶劣,只被带去关了几天就放了回来。

    对于陷害过自己的人,二傻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感。

    不过看到她是个女孩子,摔得还挺惨的,二傻也就没和她多计较,走上前去准备伸手拉她起来。

    “你这人走路……”

    摔倒的刘芳骂了一半,才发现是二傻,顿时住了口,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

    “抱歉,刚才在想事情!”

    虽然是刘芳自己撞上来的,可二傻当时在走神,的确没看前面,而且他走得也不算慢,算起来也有些责任,所以他直接道歉,也就是不想和这个女子争论。

    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和这种人,二傻不想废话。

    “算了,算了!”

    刘芳完全没觉得这事是自己不对,随意摆了摆手,轻声说道:“本来我是打算去找肖医生的,不过你也是医生,遇到你了就找你吧。我弟弟突然今天突然喊头疼得厉害,麻烦你过去帮忙看看吧!”

    “没空,你去找肖医生吧!”

    这次骂得特别凶的,就有刘家,二傻根本不想理会,摆了摆手就准备和刘芳错身而过。

    “哼,装什么……”

    刘芳闻言冷哼着,正要绕开二傻朝前走,二傻忽然转过头来叫住她,“等等!”

    “怎么?”

    刘芳转头冷冷盯着二傻,“二傻子,是不是因为上次那个事情,还想趁机报仇?”

    “我没那么无聊!”

    二傻没好气摆了摆手,扫了一眼刘芳,沉声说道:“我是告诉你一句,你弟弟患上的,恐怕是传染病,你现在也传染了。只是你年龄较大,这种病只会潜伏,发作几率比较小。”

    “什么意思?”

    刘芳闻言皱着眉头看着二傻,不解的问道:“什么叫只会潜伏,发作几率很小,不发作那还叫病么?”

    “也可以说不叫,准确的说是隐性感染!”

    二傻解释了一句,接着说道:“其实说得通俗易懂一点,就是病原携带者,也就是说你也携带了这种病毒,只是自身抗性比较强,不会发病。但是你依旧有能力,把这种病传染给别人,这可能是你弟弟传染给你的,也有可能是你传染到了你弟弟。他应该年龄不大,抵抗力比较弱,所以病症显示出来了。”

    解释了两句,二傻沉吟了一下,才轻声说道:“虽然你这人不怎么讨人喜欢,不过这种传染病相当可怕,对小孩子威胁极大。如果治疗不及时或者治疗不当,留下后遗症可能性非常大。在以前医学不发达的时候,这种传染病致死率在三成,治好之后留下后遗症的可能性也在八成。现在医学虽然发达了很多,但是也决不能掉以轻心。你去找肖医生,就和他说是乙脑,他是这边老中医,或许有办法治疗的。”

    说完这话,二傻暗暗叹了口气,转头准备离开。

    “等等!”

    刘芳闻言一把拉住二傻,沉声问他,“你这么了解这个病,那你有没有治疗办法?”

    “有,可是……”

    “还可是什么?”

    刘芳一把拉住二傻,沉声说道:“既然你有这个能力,又是医生,那就赶紧去啊!肖医生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家不在家呢!都说医者父母心,亏你还是个医生,居然这样!”

    二傻看着刘芳,沉默了一下,才轻轻摆手,“算了,那病的确挺麻烦的,一旦发病就是重症,弄不好就会出人命,的确不能太随意了。”

    看到刘芳带着二傻过来,她母亲也没什么好脸色,不过她知道二傻是医生,也没有多说什么。

    刘芳已经十七八岁,而她弟弟还只有六七岁的样子,比她小了一大截。

    二傻进去的时候,这个小孩正满头大汗躺在床上,嘴里说着一些含糊不清的话,时不时还会发出惊叫声和痛哭声。

    二傻伸手摸了一下小孩子的头,轻声说道:“这孩子发病已经有了一点时间了,病情已经比较严重,现在伴随着高热和惊厥症状,随时可能晕过去,也可能出现痉挛。现在治疗,已经稍微有些晚了,希望还来得及,不会留下后遗症吧!”

    解释了一句,二傻快速写了一张纸条扔给刘芳,“去吴奶奶家里,按照上面编号取药材过来。”

    等刘芳接住纸条,二傻朝刘芳的母亲淡淡说道:“过来把小孩翻身过来,我要先给他进行针灸活血,免得他脑袋烧糊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