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比贫穷更可怕的
    听到肖芸问出这话,二傻忍不住眉头一皱,沉声呵斥了一句,“你这丫头,怎么能那么想?”

    “我……”

    肖芸闻言露出一丝委屈之色,刚要开口说话,二傻就轻轻摆手,“抱歉,忘记你这丫头不是医生,也不是读的医药方面的专业了!”

    说了句,二傻轻轻摇头,“其实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医生,不过在我看来,作为一名医生,首先就得明白,医生的职责是什么,医生是一种职业,但是医院不是一种产业,而是一个服务单位!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帮病人祛除病魔,而不是赚钱,”

    说到这里,二傻沉吟了一下,才接着说道:“当然,医生也是人,也需要衣食住行,所以治疗患者需要收一些手术费作为工资,治病收费,无可厚非,但是医生决不能把赚钱当成主要目的!为了治病而赚钱,赚得问心无愧!为了赚钱而治病,那样听起来也无可厚非,但是功利性太明显,很可能就会违背初衷,说起来,这做医生,就和学画画,搞写作一样,学画画的是为了把自己内心的东西,还有自己眼见所见的,通过画面展示给观众,搞写作的是为了通过文字,来把自己的内心世界,还有这个可观世界发生的一些事情描述给读者,这些行业,都能赚钱,但是为了赚钱而去做,就违背了做这些事情的初衷,等于失去了灵魂,”

    见三个女子都陷入沉思,二傻喝了口茶,接着说道:“学画画的,没有灵魂,画出来的东西,会缺少神韵!搞写作的没有灵魂,写出的东西会枯燥无味!但是这并不妨碍这两种职业产业化,唯独医生不行,医生关乎人命,医生的灵魂就是医德,没有了医德,就算医术再好,那么他也很可能是是一个害人的医生,只要有医德,即便是医术差一些,也可以去治普通病,也一样是在贡献自己的力量,当然,一个真正有医德的人,就会以治好患者为己任,自然也就会不断去提高自己的医术,而相反的,一个没有医德的人,早晚会钻到钱眼里去,也就没心思去研究怎么治病救人,医术也不可能高明到哪里去!”

    肖芸沉默了一会儿,才好奇的问二傻,“师傅,那你呢?”

    “我么?”

    二傻微微眯上眼,轻轻摇头,“准确的说来,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医生!医术吧,看病应该算比较准的,但是眼睛应该准不过仪器,这看病的技能怕也只能在这种没有先进仪器的地方有点用,至于另外的方面,中药算是知道药材的基本用途,能治一些常规病症,手术方面针灸和推拿只算略懂,西医方面,我想我只能算一个药师,也就会用药,外科手术方面并不精通,总体来说,我的医术很一般,至于医德,应该算勉强有吧!至少在遇到一种病症的时候,我想的是怎么去治好患者,而不是怎么靠这个来赚钱,”

    “能做到这一点,那就不叫勉强,应该说难能可贵了!”

    朱红丽说了句,轻轻摇头,“现在这社会,没钱寸步难行,不管做什么职业的,又有几个第一个想法不是赚钱?就像你所说的画画的,还有搞写作的,那些人也基本上都是为了赚钱,舍弃了自己的灵魂,基本上我知道的,绝大部分画画的,都是看什么风格的画能卖出高价,就去画什么,写作的也差不多,基本上都是什么热门去写什么,从来不想自己追求的是什么,也忘记了自己要表达什么,甚至很多的人,为了快速赚钱,只追求量,不追求质,让这些本身应该是艺术的东西,完全变成了赚钱的产业,医生就更不说了,各种为了赚钱,不顾患者死活的事例屡见不鲜,病人进医院,还没开始治疗,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费用,一个小小的感冒进一次大医院,也得做全身检查,光是那个全身检查,就是好几千,还美其名曰是设备使用费……”

    “好啦,红丽姐!”

    胡艳伸手拉住朱红丽,轻轻摇头,“有些东西,我们都清楚,就没必要说出来,虽然这个社会言论自由,但是说过了,人家只会觉得你偏激,这里都是几个朋友,说说也无所谓,要是在外面那么说,理解的叫你愤青,不理解的说你抱怨社会,医院收费高,也是没办法,现在各种开支都高,出门就要钱,医生也是人,也得吃住用行不是?真正要说黑心的,是那种不给红包就不卖好药,甚至不给说出病症实情的,那种医生,才是真正侮辱了白衣天使这个称呼!”

    “唉!”

    朱红丽闻言,忍不住无奈的摇头,“纸醉金迷迷人眼,灯红酒绿腐人心!”

    “不不不!”

    听到这话,二傻微微摆手,“红丽,别太偏激了,应该是繁华纷扰都是梦,人间依旧有真情!”

    胡艳看了眼朱红丽,又看了眼二傻,没好气的摇头,“你们一个个,好好的聊天,怎么突然就变成吟诗作对了?”

    说了句,胡艳轻轻笑起来,“不过这四句连到一起,倒还真是像那么回事,纸醉金迷迷人眼,灯红酒绿腐人心,繁华纷扰都是梦,人间依旧有真情!”

    “平仄韵律对仗什么都没有,也就算一首打油诗!”

    二傻笑了笑,轻轻摆手,“不说这个了,继续说下正题吧,这次的事情,揭露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里的小孩子,很可能没有接种某些常规传染病的疫苗,我隐约有点印象,在很多年之前,乙脑疫苗就应该普及了,基本上小孩子都会接种才对的,这种疫苗算是终生的,和天花疫苗一样,接种一次就不会再感染,乙脑发病率算是相当低的,而这村里却有那么多人患病,那就说明,村里基本上应该是没接种这种疫苗了,”

    “这事我知道!”

    肖芸接过话题,轻声说道:“接种疫苗的事情,都是我爸负责的,有些疫苗,比如百白破,还有流脑疫苗,都是免费接种,村里的孩子都接种过,但是有些不常见的传染病,是要付钱接种,疫苗都相当昂贵,需要先询问村里人意见,才会去进货,村民们很多都没听过那些病,自然不会花费高价,给孩子接种这种疫苗了!”

    “唉——!”

    二傻闻言长长叹了口气,轻轻摇头,“难怪人们都为钱疯狂,贫穷的确可怕至极,不过比贫穷更可怕的,是愚昧和无知!看样子,接下来得想办法,给村里人配制一些常规疾病的预防药分发下去,虽然中药效果不如疫苗,也算聊胜于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