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你确认要这样?
    朱红霞刚进屋,二傻就淡淡扫了一眼围住他的几个人,沉声说道:“几位,这事情就是一个闹剧,我不想闹大,我觉得你们还是直接让我走了比较好!”

    “放你娘地臭狗屁!”

    二傻一句话刚说完,一个五十左右的女子就破口大骂起来。

    二傻认不得这些人,不过他大致还是能够判断出,这个女子应该是廖元梅的婆婆。

    在场的一共有两男三女,只有这个女的年龄最大。

    另外两个女的,一个看样子是四十出头,应该是朱红霞的母亲,廖元梅的婶婶,另外一个二十七八的,很可能是廖元梅的嫂嫂。

    两个男子年轻的那个很可能是廖元梅的哥哥,那个四五十岁样子,应该不是廖元梅的公公,就是她的叔公了。

    二傻来的时间不怎么凑巧,过来刚好是九点多到十点的样子,这时候这些人都在准备午饭了,所以廖元梅这几嗓子一吼,他们就都围了过来。

    咒骂二傻的老女人,手里还拿着一把滴油的锅铲,挥舞起来样子相当吓人。

    “孩子她妈,这事……”

    听到那个老女人这么骂,旁边那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连忙出声劝阻。

    可他才刚出声,那女子就一锅铲拍在那个男子身上,转火开始骂这个男人,“滚你这个老乌龟,当了一辈子窝囊废,如今你的儿媳妇差点被人欺负了,你难道还想做老好人么?你这老狗东西,除了一天会讲什么张公百忍得金人之外,还他妈有什么用?”

    “就是啊!”

    另外那个中年妇女也咬牙切齿的摇头,“大哥,嫂子骂你你就是活该!做好人也是有限度的!这种事情,怎么能够随便敷衍?你知不知道,女子最重要的就是名声,这事情要是真让这小狗东西得逞,梅儿以后哪还有脸见人?”

    “爸,这次的事情,真的不能和稀泥了!”

    那个青年男子也大声附和,“妈和小婶说得对,这种人,一有机会,就会暗中下手!将他留在村里,就是个祸害!我们不能动手打他,把他赶出这个村子,谁也不能帮他说理。这种人,绝对不能让他留在这个村子!”

    “洪武,为什么不能打,打死都是轻的!”

    那个青年男子的话刚落下,那个老女人就大声吼起来。

    “是啊,洪武,你以前还挺有主见的,这次怎么也想学老爹做老好人了呢?”

    老女人的话刚落下,旁边那个青年女子也大声质问出来。

    “这个……”

    被称为洪武的青年男子刚要开口,一直听着他们吵闹的二傻突然淡淡开口,“各位,你们就没想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么?”

    “混蛋,狗东西,畜生,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是觉得有法律保护,我们就不敢动手是么?”

    就在这事,房门口突然响起朱红霞的声音。

    众人闻声朝门口看去,顿时一个个怒容满面。

    只见朱红霞扶着批了一件外套,梨花带雨的廖元梅,手里还提着被撕破的纱衣。

    这件纱衣被撕成了三四块,傻子都能看出是被暴力撕裂的。

    “狗东西,老娘打死你!”

    老女人见状,怒吼一声,挥舞着锅铲,就要朝二傻冲过来。

    “妈,妈啊!”

    洪武连忙伸手抱住他老妈,连连摇头,“您听我说,这社会是有法律的,您要是把人打伤了,您自己也得坐牢。为了这个么东西,实在范不着,我们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把他带走就好了!”

    “我报你妈个警!”

    老女人一边狠狠挣扎,一边大声臭骂,“这种畜生,让警察抓走他,就是便宜他了!就该打死他,将他丢进莫家河去喂鱼!”

    “洪武,你放开妈!”

    那个年轻女子走过去一边拉朱洪武一边轻声说道:“一般的人,的确不能随便打,要送到警察局去处理。这个二傻子不一样,他没有任何证件,警察也不会怎么理会他的死活,只要不真闹出人命,打了也就是白打了!”

    “田秀,别拉扯了!”

    朱洪武抱着他老妈,轻轻摇着头,“你看妈这个样子,出手还会注意分寸么,万一闹出人命,不管有没有证件,警察也不会随便了之的。现在不同以往,没人能碰触法律!”

    “老子打死你这个混蛋!”

    就在朱洪武抱住老妈,劝说他媳妇的时候,之前还想阻止老女人的老男人突然怒吼一声,从旁边拾起一根木杵,就朝二傻冲过去。

    “爸,不要啊!”

    朱洪武吓了一跳,连忙松开他老妈,可他一松手,那个老女人也挥舞着锅铲冲了过去。

    “大哥,嫂子,你们干嘛呢,怎么又吵起来了?我这么远都听到了,你们也是一家人了,能不能别这么闹啊?”

    就在两人挥舞着东西,要打到二傻身上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齐依琳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朝二傻冲过来的两个人都放下工具,转头朝门口看去。

    看到齐依琳过来,那个老女儿立即朝齐依琳说道:“二婶,您来得正好,您去把二叔叫过来,他是当官的,让他帮忙评个理。这混蛋大白天的,居然跑到屋里想欺负我家元梅,我就想问问二叔,这种人该不该打?”

    “什么?”

    齐依琳惊呼了一声,转头看了眼朱红霞手里的破碎纱衣,忍不住怒骂起来,“二傻子,亏我上次听你说得井井有条,还以为你真是个东西呢!原来你真是这种畜生,看来老娘当初还真没看走眼!”

    “齐阿姨……”

    二傻转头看了眼齐依琳,刚开口要解释,齐依琳就狠狠摆手打断他,“小畜生,别瞎叫,我不是你什么狗屁阿姨!你做出这种事,被打死活该!”

    狠狠说了句,齐依琳朝那两个年长的人一摆手,“这事用不着去找我家那个窝囊废了,我就能作主,你们尽管打就是,哪里重朝哪里招呼,打死了我负责!”

    “妈,你付得起这个责么?”

    齐依琳的话刚落下,朱红丽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

    看到朱红丽走进来,齐依琳走过去一把拉住朱红丽,沉声说道:“红丽,你来得正好,之前你一直说这个二傻子怎么地怎么地,今天就让你看看他的本来面目,看你以后还跟着这个畜生瞎跑?”

    这些人群情激奋,二傻却依旧神色丝毫不动。

    看到朱红丽过来,二傻突然转头看向廖元梅,沉声问道:“廖元梅,你确认要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