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男儿有泪
    山峦重叠,密林深处,一名光着膀子的憨厚少年,站在一颗需五人合抱的参天大树面前,单手持着锈迹斑斑的砍柴刀。

    阳光落下,照射在他身上,刀削斧劈般的健壮身躯反射出道道精光,纹理清晰的肌肉线条好似虬龙盘踞。

    “呵!”

    少年弓起身子,口中低喝一声,如出笼的猛兽,挥刀斩向大树。

    咔!

    电光火石间,大树从根部齐整断裂,向前倒去。

    这一刀的力量怕是超过了万斤。

    少年却如同做了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动作迅速地斩去多余的枝条,将树劈斩成一条条胳膊粗细,一尺长的木柴。

    这么一颗大树,砍出的柴火堆砌在一起,像座小山。

    少年就地取了些藤蔓,将柴火打包完成后,四周瞧了瞧,没有他人。

    沉思片刻,他拔下一根头发,丢向空中。

    提起沾满了木屑的砍柴刀,迅速斩击出去。

    唰唰唰!

    一时间,密林中刀光四溢,少年哪里还有半分憨厚模样,双眼泛着精光,神情无比专注,整个人就像一柄出了鞘的神剑,锋芒毕露。

    因为挥刀的速度太快,只能看到无数虚影划过。

    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划过,滴落下来,粗壮的青筋因为用力过猛而极速跳动着,但他混不在意,挥刀持续了足足半柱香的时间。

    “呼~”

    收刀,少年长舒一口气,穿上衣服,背起小山似得柴火,慢条斯理地下山了。

    没有人知道,在他挥刀的地方,一根头发被劈成了一万三千六百丝,每一丝的长度都和原来分毫不差,散落一地,细到肉眼无法察觉。

    “成功了!一万三千六百丝,牛叔,你在天上看到了吗?我做到了!”

    莫弃摇身一晃,整了整背上小山似得柴火,抹了把湿润的眼睛。

    “牛叔,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承受不了无法修炼的打击,才编出了这么一个谎言。你告诉我,什么时候能够将一根头发劈成一万三千六百丝,便是刀功大成之日,到那时候,即便感应不到灵气,无法修炼,也会受到宗门的青睐。”

    “你一定想不到我真的能做到吧。一万三千六百丝,这么恐怖的数字你也敢说出口,那可是头发丝啊!”

    “我不记得我娘长什么样子,但我记得她说过的一句话,给我取名莫弃,就是让我无论什么时候,面对多大的困境,都不要放弃!”

    “五年,我足足练习了五年!”

    “牛叔你放心,我对练武修道不感兴趣,我会替你完成心愿,将你老牛家的手艺发扬光大,以厨神之名,让你的名字响彻整个大陆!”

    莫弃,太虚门首席厨师长,今年刚满十六岁。

    名头看上去很大,其实就是在太虚门打杂,为太虚门的弟子烧火做饭。

    太虚门,山海帝国四大宗门之一,莫弃很小的时候和家人走散,被回乡探亲的杂役厨子牛叔遇上,心生怜悯,便把他带上了山。

    从那开始,莫弃便跟着牛叔,成了太虚门的小杂役,这一做就是十年。

    太虚门有规定,所有杂役,做满十年,便有机会真正加入太虚门,正式成为弟子。

    不过需要通过一定的测试和考验,而且考验有风险。

    五年前,牛叔便是因为干满了十年,想要正式加入太虚门,结果没能通过考验,有去无回。

    莫弃因此接替了他的位置,成了太虚门的后勤厨师。

    对于杂役,太虚宗虽然不重视,但也会下发一份基础功法,用作强身健体,更好的服务他们。

    莫弃尝试过,这十年里,他从未感应到功法中所说的天地灵气,换句话说,他没有修炼天赋。

    在这个武道盛行,实力至上的世界,不能修炼意味着永远没有出头机会,只能一辈子呆在社会的最底层,干最低贱的活。

    每个人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拜入一方宗门,修炼有成,成为人上人。

    也正因为如此,牛叔担心莫弃受不了打击,编制了一个美丽的谎言。

    殊不知,莫弃对练武修道,打打杀杀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对烹饪情有独钟。

    因为他身上有一个秘密,一个谁都没敢告诉的秘密。

    当年他和母亲走散,晚上发高烧,导致神志不清,昏死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被牛叔带进了太虚门,而且脑海中多了一件东西:《混沌经》。

    只因“混沌”二字的偏旁三点水,字迹潦草,又受到牛叔厨子身份的影响,被莫弃误认成了“馄饨”。

    莫弃以为自己走了大运,得到了天赐菜谱,没敢声张。

    说来也怪,从那天起,他对厨房里的每一种食材,都有着发自灵魂的熟悉。

    明明很多东西他从未见过,脑海中却能自动浮现这些东西的名称、来历、属性、与哪些食材搭配最佳等等。

    也正是凭此手段,短短数月,他就学会了牛叔的所有手艺,而且青出于蓝,做出来的菜肴让牛叔这个当了一辈子的厨师都赞不绝口。

    正因如此,牛叔身亡后,他成了太虚门的首席厨师长。

    就连宗门内很多早已辟谷多年,辈分极高的强者,偶尔也会吩咐他做上一桌子酒菜,打打牙祭。

    他也因此从那些强者手中获得了不少好处,比如一些有益修炼的丹药、心得等等。

    不过这些丹药他都没有自己服用,而是送给了一名叫做方敏的姑娘。

    方敏是杂役总管的女儿,容貌姣好,性格温柔,比莫弃要小上一岁,今年十五。

    莫弃被牛叔带进太虚门后不久,两人便成了朋友,一起玩耍,一起成长。

    不过和莫弃不同的是,方敏是拥有修炼天赋的,而且天赋不弱。

    她常常告诉莫弃,等她通过考验,正式成为太虚门的弟子后,便会带他一起进入宗门腹地,免去杂役的身份,两人永远在一起。

    莫弃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高兴得紧,也一直期待着这一天。

    他不在乎杂役的身份,他只在乎方敏这个人,只要两人能够在一起,哪怕做一辈子的杂役他也心甘情愿。

    把柴火交接给其他人后,莫弃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他远远看到,几道身影徘徊在他住处门口,其中一人十分眼熟。

    “敏儿你来啦。”莫弃咧嘴憨笑,快步上前,那道熟悉的倩影正是方敏。

    他从怀中掏出一只小瓶,递给方敏,笑道:“这是昨日给余师祖送餐得到的奖赏,送给你。”

    瓶中装的是十枚聚气丸,适合初入武道的修者修炼所用。

    这样的事情,几年来已经发生过不知多少次。

    为了帮助方敏修炼,让她早日成为太虚门的正式弟子,莫弃每次给大人物送餐,都会绞尽脑汁烹饪出新的菜肴,用尽一切方法令那些强者满意。

    为的就是得到一些赏赐,然后送给方敏。

    若是以往,方敏早就欣喜地接过小瓶,然后扑进他怀中,娇呼一声莫大哥。

    但是今天,方敏低着头,第一次没有伸手接。

    她脸色怪异,有愧疚,有难堪,更多的是坚决。

    “嗯?”莫弃一愣,也发觉到了方敏的不对劲,关心问道:“敏儿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他没有注意到,和方敏一同前来的几人,皆露出了不屑冷笑,他们身上穿着的是太虚门正式弟子的服饰。

    方敏深吸一口气,似乎做出了某个决定,她抬起头,直视莫弃,道:“莫大哥,我今天通过宗门的考验了。”

    “是吗?那太好了!”莫弃大喜,这可是方敏十几年来最大的心愿。

    他跨步向前,想要像往常那样握住方敏的手,与她庆祝,但方敏退后一步,躲开了。

    “敏儿你?”莫弃一头雾水,他不明白今天方敏是怎么了。

    “行了,你个废物厨子,敏妹从今天开始就是我太虚门的正式弟子了,你这什么聚气丸就别再拿出来丢人了,连丹药都算不上的垃圾货色,也就你把它当宝。以后敏妹修炼,用的都是聚气丹,灵元丹这一类的丹药,你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滚回去做好你厨子该做的事吧。”

    方敏身后,一名身材高大的少年,丰神俊秀,面若冠玉,搂住了方敏的腰,居高临下,戏谑地看着莫弃说道。

    他叫王浩,是太虚门三长老的亲孙,地位显赫,天赋过人,在年轻一辈中能够排进前十。

    对于王浩的搂腰,方敏只是身躯微微一僵,并未躲开。

    “就是,方敏嫂子通过考验时获得了70分的完成度,是近几十年来分数最高的天才,她注定会成为翱翔九天的神凤,而我们浩哥,乃人中之龙,两人绝配,假以时日,必定能够威震整个山海帝国。”

    王浩身后的几名跟班一边拍着马屁,一边不断地贬低莫弃。

    “再看看你,废物一个,低贱的杂役,这辈子也就只能烧饭做菜,干干这些娘们才做的活儿。”

    莫弃如遭雷击,宛如晴天霹雳把他给霹傻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回想起十年来和方敏一起经历的种种,难道都是骗人的?

    他不愿相信,但方敏的沉默和无作为让他不得不信。

    他死死盯着方敏,想听她亲口说。

    方敏好似知道莫弃的想法,轻声道:“对不起,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呵~”莫弃惨笑,连连后退,他捂住心口,感觉心脏像被万剑穿过,痛得不能呼吸。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早先你为什么不说?撒娇问我讨要丹丸修炼的时候为什么不说?

    为什么要给我那些虚假的承诺?!

    “嗤~”

    莫弃急火攻心,一口逆血上涌,吐了出来。

    两行清泪落下,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啪!”

    手中的小瓶被他捏碎,瓷器碎渣刺破皮肉,鲜血直流,但莫弃恍如未觉,相比心中的痛,这点伤算不了什么。

    “为什么?”莫弃还是问了出来。

    他的凄惨模样让方敏心有不忍,但一想到两人今后身份的差距,她的目光便冷了下来。

    “真是个蠢到家的可怜虫。”王浩冷笑,“敏妹之前凤落鸡窝,积聚一飞冲天之姿,之所以陪你玩了那么久,不过是为了你手里那点修炼资源,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说着,王浩一拍脑门,道:“你看看我这记性,也对,不管怎么说,敏妹能凤回天际,也算有你一份功劳,这样吧,这瓶灵元丹就当是给你的奖励好了,这可抵得上数万瓶聚气丸,记住了,从现在开始,敏妹不欠你什么。”

    一个质地上佳的玉瓶落在莫弃跟前,王浩搂着方敏,带着一群跟班扬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