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魔厨”觉醒
    日落月升,灵雾缭绕。

    太虚门作为山海帝国四大宗门之一,占据的自然是洞天福地。

    晚风拂过,夹带着清新之气,令人心旷神怡,然而莫弃却感觉前所未有的寒冷。

    心寒、意冷。

    他靠坐在院落的矮墙旁,面向玉瓶,双目无神,脸色白削。

    不远处是一摊已经干涸的血迹,鲜红刺眼。

    脑海中不断浮现白天发生的一幕幕,王浩等人的讥笑与嘲讽,方敏眼中的坚决和沉默。

    “蠢货!”

    “低贱的杂役!”

    “废物厨子!”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之所以陪你玩了那么久,不过是为了你手里那点修炼资源!”

    一句句话,一个个字眼,如同一把把利刃,不断地在他心头剜过。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莫弃喃喃低语,“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可以明说,我莫弃不是不识时务的小气之人,也不是一个挟恩图报的人,更加不是不要脸的人。”

    “你通过考验,有了更好的未来,我不会妨碍你,更加不会纠缠你,我只会祝福你。”

    “可是,你为什么要带着新欢,来践踏我的尊严?!”

    “我莫弃虽然只是个杂役厨子,但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方敏,我倒想看看,你的心肠是什么做的!”

    “王浩,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废物,人中之龙?哼,那我便屠龙!”

    莫弃深吸一口气,颤颤巍巍站了起来,腰板挺直,如同一杆擎天长戟,势不可当!

    认输向来不是他的风格,虽然没有修炼天赋,但是莫弃相信,连把头发劈成一万三千六百丝这种近乎神技的事他都能做到,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谁也不会想到,日后威震天下,让无数人又爱又恨的“魔厨”,便是在这个平凡的夜觉醒了追求武道的决心。

    捡起地上的玉瓶,莫弃拔开塞子,里面躺着三枚花生米大小的白色丹药,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我的武道之路就从这三枚灵元丹开始吧。”

    一枚友情散,两枚情谊灭,三枚恩怨了!

    莫弃告诉自己,服下这三枚灵元丹,他和方敏再见便是路人。

    不是贪图丹药,而是一种类似割袍断义的仪式。

    丹药入口即化,但莫弃没有修炼过,更加谈不上打通经脉,灵元丹的药力找不到疏通发泄的途径,在他体内狂冲乱撞。

    莫弃并不担忧,类似的情况他已经历过很多次了。

    无论在什么地方,永远都不会缺的便是有钱人。

    就像王浩这种的,家世显赫,富得流油,否则也不可能随手丢莫弃三枚灵元丹。

    要知道,每一颗灵元丹都价值万金!很多修为低微的散修,可能一辈子都买不起一颗。

    太虚门中类似的“土豪”还有很多。

    因为莫弃的厨艺,很多“土豪”会把那些令无数人眼红的天材地宝送到他这里,让他做成普通的食物,只为满足口腹之欲。

    正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武道一路更是如此。

    当这些天材地宝变成普通的食物后,药效自然不会凭空消失,《混沌经》可以隔空将药效提纯出来,滋养莫弃。

    这也是莫弃在没有修炼任何功法的情况下,能把体魄熬炼到现在这种地步的原因。

    那些“土豪”并不在乎药效,只当是莫弃没有修为,制作菜肴的过程中,让药效流失了,反正他们只在意口感如何。

    丹药的药效,《混沌经》同样可以吸收,所以莫弃不担心灵元丹会对他造成困扰。

    然而当他像往常一样沟通《混沌经》的时候,脑海一阵剧痛,就像有人拿针扎穿了他的脑袋。

    “啊!”

    莫弃抱头惨叫,然后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他不知道的是,当他昏死过去后,脑海中被他当作“馄饨”菜谱的《混沌经》自动翻开了封面,一道金光飞出,融入他体内。

    随后《混沌经》重新闭合,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

    莫弃恢复意识的时候,觉得鼻子痒痒,被自己一个喷嚏给惊醒了。

    “哈哈,莫哥哥,你怎么睡在外面?”一个穿着破旧衣服,脸上脏兮兮的少女,咧着嘴,蹲在莫弃跟前,手里还捏着一根狗尾巴草。

    显然,喷嚏就是这位的杰作了。

    “如烟?你今天怎么有空来的?”莫弃甩了甩头,记忆有些混乱,似乎多出了些什么东西,但他来不及多想,而是把注意放在了面前这位女孩身上。

    女孩名叫柳如烟,和莫弃认识已经将近五个年头。

    两人的相识完全是一场意外,当时莫弃刚刚接手厨子的职位,躲在后山实验新厨艺。

    柳如烟就像逃难的野孩子,满身狼狈,顺着香味就找了过来,不由分说把还是半生不熟的菜肴给全吃下了肚。

    为此,当年还是小孩子的莫弃,和柳如烟打了一架,更是恨透了这个野丫头,那些食材他可是准备了好几个晚上。

    后来,柳如烟就像赖上了莫弃,经常找他,或者偷吃,或者明抢,两人一来二去反而成了朋友。

    柳如烟告诉莫弃,她是太虚门某个大人物的奴婢。

    莫弃见她模样凄惨,心生怜悯,便把她当妹妹一样照顾,经常给她做好吃的改善伙食。

    柳如烟也不客气,像只小馋猫,每次来都会缠着莫弃给她做各种美食。

    “想你了呗。”柳如烟抱着莫弃的胳膊,把他扶了起来。

    瞥到被他身体挡住的血渍后,柳如烟明眸深处闪过一抹寒光。

    “嘁!”莫弃伸手敲了柳如烟的脑袋一下,笑骂道:“你这疯丫头,我看是嘴馋了吧,还跟我打马虎眼。”

    柳如烟吃痛捂住脑袋,目光恢复了清澈,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人家就是想莫哥哥了嘛。”

    “好好好,你说怎样就怎样。”莫弃宠溺地揉了揉柳如烟的脑袋,因为方敏而产生的郁结之气消散不少。

    他走进屋里,拿出一大包早就准备好的特制零食塞给了柳如烟。

    “如烟,这是给你的,今天莫哥哥就不留你吃饭了。”

    “啊?”柳如烟接过零食,以往这些让她无比兴奋的美味,今天却没有了吸引力,“为什么?”

    莫弃正色道:“因为莫哥哥今天要去参加入门考验。”

    啪!

    零食掉落在地上,柳如烟愣住了。

    参加入门考验?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她可是清楚地记得,莫弃说过,他对练武修道不感兴趣,他的理想是把牛叔的厨艺发扬光大,做一名厨神。

    难道是因为昨天的事?

    柳如烟脏兮兮的小脸前所未有的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莫弃却以为她在担心自己,心头一暖,笑道:“放心吧,你莫哥哥强着呢,入门考验可难不住我。”

    柳如烟回过神,挥舞着拳头,展颜笑道:“那当然,莫哥哥是最棒的!”

    入门考验?她一点都不担心莫弃会失败。

    因为她是唯一一个亲眼看到过莫弃砍树劈柴场景的人

    也是惟一一个亲眼见识过他单手颠炒小房子一般大的锅,上万斤的菜肴,如同蝴蝶般上下纷飞,被均匀翻炒。

    单臂力量超过万斤,光凭这一点,别说一个小小的入门考验了,就是太虚门同龄人中最妖孽的那几位天才也比不上他。

    “那我不打扰莫哥哥啦,加油喔!”柳如烟捡起地上的零食,风一般跑出屋子,迅速离开了。

    看到柳如烟风风火火长不大的样子,莫弃笑着摇了摇头。

    此时,柳如烟已经出现在十里开外的山头上。

    如果让莫弃知道,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柳如烟就跑出去那么远,一定非常震惊,这可不是一般的高手能做到的。

    此时的柳如烟再没有半分调皮,她抬手轻轻一抹,脸上的污垢消失,露出一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

    细长的凤眉,一双眼睛如星辰般璀璨,玲珑琼鼻,粉腮微晕,樱桃般的朱唇仿佛能滴出水,完美无瑕的瓜子脸,肌肤色白如雪。

    “方敏,可笑如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不过正好便宜了本姑娘,莫哥哥是我的了。”

    “还有王浩,竟然把我莫哥哥逼得吐血,庆幸他没有出事,否则哪怕三长老护着,我也会杀了你!不过你等着,会有人收拾你的。”

    柳如烟神情地眺望了莫弃住处一眼,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莫哥哥,如烟等你哟。”

    ……

    柳如烟离开后,莫弃立马沉下心神,把混乱的记忆捋清楚。

    “造化金身诀?”记忆中多出了一个修炼法门,好似专门为他量身打造。

    不修经脉修体魄,以灵养身,以身入灵,感悟万法,铸就不灭金身。

    以莫弃的理解,简单来说,就是要不停地吃,不停地收集天地灵物,不停地滋养肉身,把他自己当作灵物来养,不断壮大。

    至于感悟万法什么的,他不懂,也许是境界不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按照“造化金身诀”的描述,修炼之初需要历经九次蜕变,洗净凡胎,肉身成灵。

    唯有肉身成灵,才算迈出了第一步,这叫九转成灵。

    第一转为通灵,无论莫弃朝什么方向修炼,也不管他修不修经脉,但凡踏入武道之途,必须先感应天地灵气。

    原本他是感应不到的,但是昨晚脑海中出现的剧痛,给他带来的可不仅仅是“造化金身诀”,还有一种开了窍的感觉。

    静心凝神,他便能感受到周围的空气中充斥着一种特殊的能量,在他的体内,每一缕血肉中都压缩着大量这种能量。

    如果没有猜错,这些能量便是天地灵气。

    正是因为有灵气傍身,他才能做到单臂一挥,超越万斤。

    想明白这一点后,九转成灵的第一转水到渠成。

    以往只是单纯地被压缩在血肉中的灵气,此时在“混沌金身诀”的引导下,尽数与他的血肉融合了。

    短短一刻钟的时间,一转通灵被他练至大成。

    毕竟这些年来,经过他手变成食物的天材地宝多到数不清,《混沌经》为他囤积了海量的药力灵气。

    若非第二转以后不能再单纯地依靠药力灵气修炼,莫弃恐怕能一口气突破好几转。

    咔咔咔!

    莫弃站起身,体内因为灵气过量,相互摩擦发出轻微地暴鸣声。

    他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体魄比之原来强大了一倍不止。

    猛地一捏拳头,竟是将空气捏爆,产生刺耳的轰鸣。

    “好强大,我觉得我能一拳打碎一座山!”莫弃有些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不过他知道,打碎一座山什么是不可能的,那是实力提升太快产生的错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