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柳鸿的震惊
    考验第三关为精神韧性,身处特殊的阵法中,经受阵法施加的精神压迫,过程会非常痛苦,痛苦程度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加剧。

    成绩则是按照坚持的时间长短计分,每一分钟算一分,能坚持到二十分钟便是满分。

    莫弃刚刚踏入阵法范围,眼前一黑,脑海中传来一阵剧痛,就好像有只手要将他的灵魂抽出体外。

    他咬牙坚持着,和这股力量作斗争。

    他知道,如果无法抵御这股力量,一旦灵魂被抽出,这一关也就结束了。

    疼痛很快蔓延到了全身,每时每刻仿佛有无数刀片从他身上划过,刺激着他的神经。

    “额……就这种程度吗?”莫弃稍稍适应了一下便习惯了。

    这些年,为了练成牛叔所说的刀功,把一根头发劈成一万三千六百丝,他吃过的苦头算都算不过来。

    很多时候,挥刀太快,力量太强,难以控制,他会收不住手砍在自己身上。

    常常一根头发练习下来,他会被自己砍上几百刀。

    失误严重的时候,很多次差点把自己给大卸八块。

    若非有“土豪”们送来的宝贝食材,又有《混沌经》为他滋养肉身,他恐怕早就把自己给练死了。

    所以第三关的考验如果仅仅是这些习以为常的皮肉伤痛,他甚至能在这种环境下安然入睡。

    精神韧性,这是他最不缺的东西。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随着时间推移,疼痛逐渐加剧,莫弃微微皱眉,虽然痛苦已经远超寻常的皮肉伤,但还远远达不到他的极限。

    “为什么他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大殿中,有人指着光幕问道。

    “何止是没有表情,你没看到他连一滴汗都没流吗?”

    “不正常啊,我记得昨天方敏参加考验的时候,可是惨叫了很久,最后差点小便失禁呢。”围观过方敏参加考验的人当中,有人说道。

    听到这话的方敏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对方既然敢当着她的面讲出来,自然是不怕王浩的。

    “这该死的废物!”最终,她把所有的恨意全都转移到了莫弃身上,“真是个低贱的下人,天生吃苦的命!”

    “长老,恕弟子冒犯,还请您验证一下阵法是否正常启动。”王浩忍不住向监察长老提议道。

    监察长老虽然心有不满,但他同样非常好奇,难不成第三关的阵法真的出了问题?

    他还从没见过有人能够在第三关的折磨下毫不变色的。

    “既然你怀疑,那么就由你去验证好了。”

    话音落下,不等王浩反对,监察长老打开黑曜石大门,把他扔了进去。

    王浩还没反应过来,一阵天旋地转跌进了阵法中。

    海啸般的痛苦瞬间淹没了王浩的心神,这可不是刚开始的痛苦程度,这是已经进行了十多分钟的精神压迫。

    如果一步步慢慢来,以王浩的修为是可以承受的,但是突然间来那么一下,他连一秒钟都没坚持住就被阵法扯出了灵魂,淘汰!

    当监察长老将王浩从阵法中捞出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虚脱,脸色煞白,一股腥臊味从他胯下传出,竟是被疼痛给刺激得尿了裤子。

    众人一片哄笑,堂堂三长老的亲孙尿裤子,这种场面可不多见。

    “有点意思。”二楼柳鸿摸了摸胡子,右手迅速掐出一道阵符,趁着黑曜石大门关上之际打入了第三关的阵法中。

    动作隐蔽,其他人都没发现,包括监察长老。

    “怎么样,阵法还正常吧?”监察长老冷笑问道,心中却被莫弃的表现给震惊到了。

    这人要么真的性格坚韧到了极致,要么就是个疯子。

    王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眼中闪过一抹怨毒。

    他要报复!他要莫弃死无葬身之地!

    不仅仅是莫弃,还有监察长老,同样不会放过。

    如果说一开始王浩只是抱着戏耍的心态来面对莫弃,那么现在,他开始正视莫弃了。

    真元烘干衣裤,他冷着脸,回到了方敏身旁。

    虽然这次脸丢大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王浩没有离开,他要亲眼看着莫弃死。

    “力气大,不惧疼痛,那又怎样,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过第四关!”

    入门考验之所以有风险,死亡率极高,就是因为第四关考验的是战斗意识,真刀真枪的战斗,要么成功通过,要么死亡。

    “不对,莫大厨有动静了!”

    一直关注着莫弃的人突然发现莫弃脸上出现了痛苦神色。

    不知为何,在见到莫弃有了反应过,众人反而松了口气。

    他的体魄基础已经吓坏了所有人,如果精神韧性依旧无懈可击的话,还让不让人活了?要知道,他只是个杂役啊!

    阵法中,莫弃原本还在盘算着,按照疼痛加剧的速度,别说二十分钟,就是两个时辰他也能坚持住。

    但是突然间,阵法的精神压迫方式发生了变化。

    如果说一开始只是拉扯他的灵魂,产生一些皮肉伤痛来折磨他。

    那么现在,就像有一柄开天巨斧,对着他的灵魂就是一顿猛劈。

    而且每一斧都能从他灵魂上劈下一块。

    被劈下来的灵魂碎片并未消失,而是分散了莫弃的心神力量,就好像强行让他一心二用。

    随着斧子不断落下,莫弃在承受灵魂被撕裂的剧痛同时,心神被不断瓜分。

    一心三用……一心四用……一心五用……

    如果换个人,心神被不断分裂,意识早就迷失在痛苦中了。

    但莫弃不一样,他不知道将一根头发劈成一万三千六百丝需要一心多少用,他只知道,在短暂的适应期过后,新的精神压迫并不能压垮他。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大殿二楼,柳鸿用力捻着胡须,声音颤抖小声数着什么,因为激动,一个不小心揪下了一撮胡须。

    “爷爷你怎么了?”柳如烟察觉到了柳鸿的异样。

    “没……没什么……”柳鸿连连摆手,只觉得嗓子发干。

    “已经一百五十了,天呐,这小子还能坚持,他到底能够一心多少用?!”柳鸿之前也就抱着游戏的心态篡改了阵法,谁知道莫弃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两百了!这小子简直就是天生的阵法师!”柳鸿看了一眼柳如烟,没想到这丫头看人的眼光还挺准。

    “不过此事不急,且先看看他的品行如何。”

    莫弃并不知道,他已经被未来的爷丈给盯上了。

    当他灵魂被分割成两百三十二份的时候,二十分钟到了,阵法自动停下。

    所有疼痛如潮水般褪去,莫弃恍惚中重见到了光明。

    他感应了一下,一切正常,意识完整,灵魂也没有被分割,仿佛刚刚经历的一切都是幻觉。

    “阵法之道果然神奇。”莫弃赞叹道。

    毫无争议的,第三关莫弃再次拿到了满分二十分。

    走出阵法范围,呈现在莫弃眼前的是一条长约百丈的长廊。

    每隔十丈,便有一头妖兽,或是一具人形傀儡。

    莫弃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考验中最难的关卡来了,这一关考验的是战斗意识。

    五年前,牛叔便是倒在这一关,被第一头妖兽撕成了碎片。

    长廊口,两排兵器左右排列,供挑战者选择。

    莫弃挑了一根精钢制成的长棍,通体金黄,他拿在手里颠了颠。

    “比我那烧火棍好看多了。”

    他没有学过战斗法门,更加不曾学过武技,虽然刀功是他最拿手的,但还是选了能攻能防,攻击范围较大一点的棍子作为武器。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战斗,虽然说不上害怕,但还是挺紧张的。

    “你们说莫大厨能闯过去吗?”

    “不好说,以他表现出来的体魄强度,按理说问题不大,可关键问题是,他只是个厨子啊,空有一身力气,如果不知道怎么战斗,是不可能通过这一关的。”

    “我赞同,我记得莫大厨以前有个姓牛的师傅,五年前就是死在第四关的,想来不会有人教他如何战斗。”

    听着众人的议论,王浩和方敏露出狞笑。

    “莫弃啊莫弃,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通过这一关!”

    莫弃拎着长棍,走进了长廊。

    第一个十丈等着他的是一头浑身雪白的妖虎,虽然还算不上真正的妖兽,但已经有了几分灵智,懂得一些浅显的修炼法门,相比于一般的野兽,这头妖虎要强大得多。

    见到生人,妖虎眼中凶光四溢,站起身来,高度超过两米,身长更是将近五米。

    在它面前,莫弃就像一个小不点。

    “我认得你,五年前,就是你杀死了牛叔。”莫弃平静地看着妖虎,双眼眯成一条缝。

    不管今天结局如何,他都会拼尽全力,杀死妖虎,为牛叔报仇。

    不过他没有立刻出手,因为他没学过攻击的法门,也不知道妖虎有什么手段,与其摸瞎乱打,倒不如让妖虎先动手,自己伺机寻找机会和破绽。

    妖虎打了个响鼻,没有急着攻击,而是围着莫弃转圈,眼中满是戏谑和不屑,显然是能够听懂人话。

    一时间,一人一虎反而陷入了僵局。

    大殿中,众人皆是一脸疑惑。

    “莫大厨为什么还不行动?这可是与时间赛跑啊,通过这关,用时越短,成绩才越好。”

    “我看他是被妖虎给吓住了,两腿发软不敢动弹。”王浩的一名跟班终于逮到机会,讥笑道。

    “他会和他姓牛的师傅一样,被这只妖虎撕成碎片,哈哈哈。”

    王浩和方敏对视一眼,露出了笑容,这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剧本。

    不远处的监察长老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拍脑门。

    不好,我没告诉这小子第四关的规则,他不会不知道吧?

    入门考验的第四关,并不需要打败长廊里的妖兽和傀儡,只需保证自己不死,从它们手里逃出长廊即可。

    成绩是根据逃脱的时间长短来判定。

    虽说长廊里的妖兽和傀儡境界不高,实力也不是很强,但战斗意识都是一流的。

    对付强者可能没什么作用,但若是对上刚刚踏入武道的菜鸟,那必然是毁灭性的。

    就在监察长老想要打开黑曜石大门,提醒莫弃的时候,妖虎失去了耐心,咆哮一声,闪电般扑向了莫弃。

    “他完了!”

    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因为这头妖虎的名字叫做风行虎,以速度快著称。

    在面对风行虎的时候,特别是低阶修士,如果在它出手前,没能解决掉,那么死的只会是修士,逃都逃不掉。

    嗤~

    皮肉被撕裂的声音从光幕中传来,那些认为莫弃必死的人,全都僵住了。

    画面定格,妖虎被莫弃手中的长棍从口中穿入,从脑后穿出,挑杀在半空,动作却还停留在扑上去的那一瞬间。

    “这……这怎么可能?你们看清楚刚刚发生什么了吗?”

    “我看到,好像是妖虎自己撞上长棍的,没错,就是它自己撞上去的。”

    虽然很可笑,但眼见为实,就连已经达到炼气九重天的王浩也不得不相信这个说法,因为他就是见到了这一幕。

    只有监察长老和二楼的柳如烟爷孙俩知道,什么狗屁自己撞上去的,那是莫弃的动作太快,妖虎刚刚作势要扑,莫弃就已经把长棍塞进它的嘴里了。

    妖虎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一头扎了上去。

    这是何等恐怖的反应速度和执行速度?!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根本无法相信。

    “我就说,莫哥哥是最棒的!”柳如烟展颜一笑,倾国倾城,松开了因为紧张而出汗的手掌心。

    长廊内,莫弃把妖虎的尸体放下,拔出长棍,心中有些疑惑:动作有些慢啊,牛叔怎么会死在这畜生手里?难道是因为前面几关让他耗尽了体力?

    如果让外面那些人知道,莫弃竟然嫌弃风行虎速度慢,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半柱香的时间,凭空将一根头发劈成一万三千六百丝,中途不间断,不掉落。

    莫弃自己都没意识到,完成这个过程需要多么强大的神经反应速度和动手执行速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