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证明
    “八十分,他的完成度竟然高达八十分!”

    再想想自己的七十分,虽然只相差了十分,却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想到之前对莫弃的嘲笑,方敏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就像被人狠扇了一巴掌。

    废物?蠢货?癞蛤蟆?

    多么的讽刺啊!

    莫弃被众人的热情给吓了一跳,同时他也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了人情冷暖。

    众人的贺礼他一一收下,笑着点头回应,反正不要白不要,白要谁不要?

    “我说……你开心得早过头了吧?”一道声音不冷不热地传了过来。

    王浩来到莫弃跟前,瞥了一眼周围众人,道:“我劝你们拍马屁前先搞清楚一件事,莫弃是得到了八十分的完成度不假,但是别忘了,他是没有修炼天赋的,连真元都没法凝聚。”

    “体魄强?挨得住痛?反应快?灵气亲和度高?不能修炼又有什么用?体魄再强能强到哪儿去?最多能在凡人里算个武林高手,可在练武修道的世界里,还是垫底的存在。”

    王浩的话让众人为之一震,是啊,怎么把这点给忘了?

    武道之初有三炼,炼精、炼气和炼神。

    炼精便是熬炼体魄,打磨基础的阶段,是修士踏足武道的第一步,更是重中之重。

    可再重要,也不过是武道之初的第一个小环节。

    莫弃这种情况,没有修炼天赋,无法凝聚真元的话,练到死也就炼精九重天,不可能踏入炼气境界。

    即便他的体魄远超其他人,甚至王浩炼气九重天也自愧不如,但如果真打起来,王浩有信心一招秒杀莫弃。

    这是因为炼精和炼气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

    炼精的攻击手段太过单一,无非就是凭着蛮力进行强袭。

    但炼气不同,炼气境已经在体内开辟出丹田,能够真元外放,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都会有一个质的提升。

    简单来说,同样把一块石头打爆,莫弃需要使出两万斤的蛮力,但王浩只需一千斤的力道外加一缕真元。

    好比王浩原本的体魄只能承受五千斤的攻击,但若是有真元护体,可能五万斤的力量也打不死他。

    就更别说到了炼神境界,甚至炼神以后了,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众人的热情因为王浩的话语一下子消失不见,几个送出贺礼的人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恨不得扇自己俩巴掌。

    手怎么就那么快呢!

    几乎崩溃的方敏一下子又活了过来,满脸欣喜。

    “八十分完成度又怎样,他还是一样废物!真可笑,我怎么会因为他而产生后悔的情绪,我没有错!”

    “监察长老,这样的人恐怕无法成为正式弟子吧?”王浩冷笑问道。

    按理说无论莫弃得到多少分,哪怕最终完成度只有一分,只要通过考验,就应该成为正式弟子。

    但关键问题是,他的灵根天赋是零啊!

    如果这样都能收为正式弟子,肯定会被人说闲话。

    “王浩,本长老如何决定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莫弃既然通过了考验,按照规矩,就应该成为正式弟子,不仅如此,他还会直接晋升为核心弟子。”

    监察长老的话让众人一片哗然,太虚门的正式弟子也是有等级划分的。

    一般来说,炼精境界归为外门弟子,炼气境界归为内门弟子,炼神境界归为精英弟子。

    而在精英弟子之上还有地位更高的核心弟子。

    核心弟子不按修为划分,只有天赋足够强的人,才能晋升成为核心弟子。

    王浩,年轻一辈当中能排进前十,更是三长老的亲孙,即便如此,他也没资格成为核心弟子。

    如果莫弃成了核心弟子,岂不是打他的脸?

    “长老,这事你说了不算,我已经将此事上报给了掌门以及诸多长老,他们自会定夺。”王浩手握传讯牌说道。

    “哼!”监察长老大怒,王浩此举无疑是越俎代庖,质疑他的权威。

    “看来你是被老三惯上天了,今天不给你一点教训,他日你能在本长老头上拉屎!”

    监察长老大袖一挥,天地灵气仿佛沸腾了一般,汇聚成巨大的手掌,拍向王浩。

    王浩大惊失色,想逃却被一股从天而降的威压禁锢,不能动弹。

    眼看着手掌就要落下,一名老者突然出现,挡在王浩跟前,一拳轰碎了手掌。

    “二师兄,多年不见,你脾气还是那么暴躁。”老者身着青袍,面带笑意说道。

    他就是王浩的爷爷,太虚门三长老王兴龙。

    “爷爷,你总算来了,他要杀我!”王浩躲在王兴龙身后,指着监察长老,想让王兴龙为他做主。

    王兴龙瞪了他一眼,“没大没小,待一边去!”

    随后换上歉意笑容,向监察长老拱了拱手:“二师兄莫怪,浩儿年幼,被我宠坏了,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莫弃这才知道,原来监察长老就是太虚门的二长老。

    这时候,大殿中又陆续出现三位强者。

    两男一女,为首的是一名身着道袍的中年男子。

    “弟子参见掌门。”

    所有弟子全都躬身对着中年男子行礼,莫弃也不例外,因为他便是太虚门的掌门,云虚子。

    “见过掌门。”监察长老也拱手行礼。

    “无需多礼,你们谁是莫弃?”云虚子开口问道。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莫弃身上,莫弃脸色不变,站出列,直视云虚子,不卑不亢道:“回禀门主,弟子便是莫弃。”

    云虚子上下打量了莫弃一番,看得出来,莫弃这份镇定不是装出来的。

    “你无法修炼?”云虚子问道。

    “回禀掌门,弟子能修炼,只是暂时无法凝聚真元。”

    王浩忍不住出声讥讽:“什么暂时,在掌门面前你也敢撒谎?零分,你就是没有修炼天赋!”

    “住口!掌门面前岂容你放肆!”监察长老呵斥道。

    王兴龙瞥了监察长老一眼,淡淡道:“二师兄,浩儿不过是揭穿此子的谎言,何来放肆一说?更何况,老四也在这里,他掌管刑堂,你问问他,浩儿有没有错。”

    “王浩虽有插言不敬之意,但意图无错,无罪。”云虚子身后,一名目光阴翳的瘦削老者说道。

    他叫徐鹤,太虚门四长老,掌管刑罚,和王兴龙交情很深。

    “哼,谁不知道你们俩是穿一条裤子的,莫弃说的是实话,何来谎言一说?”监察长老怒道。

    “够了!”

    云虚子一抬手,阻止了这场闹剧。

    他盯着莫弃,问道:“你现在不能凝聚真元?”

    “是的。”莫弃没有否认。

    云虚子暗叹一声可惜了,八十分的完成度,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对于莫弃所说的暂时,云虚子并没有当真,天赋这东西,不是说变就能变的。

    “诸位怎么看?”

    监察长老道:“没什么好说的,一切按照规矩来,莫弃他不仅通过了考验,还取得了八十分的完成度,理应成为核心弟子。”

    “我不同意!”王兴龙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灵根天赋为零,这种废物别说核心弟子,就是外门弟子都不收,什么狗屁八十分完成度,简直就是个笑话。”

    监察长老反驳:“规矩就是规矩,我不管莫弃灵根天赋是多少,他以八十分完成度通过入门考验,就应该位列核心!”

    “呵呵,一个成长极限在炼精九重天的核心弟子,二师兄你觉得合适吗?”徐鹤不阴不阳冷笑反问。

    “这……”监察长老无言以对,“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还是坚持原来的意见,这是身为监察长老的职责,你们若是觉得我有错,这个位置大可让给你们。”

    监察长老的话让众人皆是一惊,他们从未想过,他会为了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如此较真,甚至以监察长老一职威胁。

    莫弃心中一暖,监察长老的话让他想起了那个永远站在他前面,为他遮风挡雨的牛叔。

    自从牛叔身死道消之后,就再没有长辈对他那么好了。

    他很想劝监察长老收回刚刚那句话,但此时此景,根本没有他说话的份。

    “二师兄,你这么说可就有些无赖了。”王兴龙皱眉说道。

    监察长老冷哼一声,不说话,只是看向云虚子,等待他的决定。

    “阮师妹,你怎么看?”云虚子看向身后一名美妇问道。

    美妇身着鹅黄色长裙,丰臀细腰,柳叶弯眉,略施粉黛的脸美艳而又成熟。

    她是太虚门唯一一位女性长老,名叫阮梦舞,排行第五。

    “我倒是挺支持二师兄的,不过三师兄和四师兄说得也都在理,小妹很是为难。”阮梦舞轻笑道。

    很显然她谁都不愿意得罪,两边划水,说了等于没说。

    云虚子这下有些为难了,监察长老明显是一副你不按我说的做,我就撂摊子不干的架势,王兴龙和徐鹤也不愿让步。

    “启禀掌门,弟子有话要说。”王浩突然开口说道。

    “喔?说来听听。”

    “核心弟子意义非凡,代表着我们太虚门的牌面和新生代的最高标准,无一不是绝伦逸情的天之骄子。如果莫弃要成为核心弟子,我想首先得证明一下他自己吧?”

    云虚子点了点头:“此话有理。”

    “八十分的完成度还不足够证明吗?”监察长老反问道。

    王浩笑了笑,成竹在胸,道:“正是因为对这八十分有争议,所以才需要莫弃另加证明啊。”

    “你想说什么?”

    “我年龄与莫弃相仿,若是他能战胜我,便证明他的天赋比我强,有资格成为核心弟子。相反,如果他连我这个内门弟子都打不过,再划分到核心弟子里面,恐怕就说不过去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