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你能奈我何
    “我觉得这个建议很不错。”王兴龙笑道。

    “我也同意。”徐鹤抬了抬眼皮。

    “放屁!”监察长老破口大骂,“王兴龙你还能要点脸吗?你那孙子自小跟着你修炼,功法和武技都是最上乘的不说,他已经是炼气九重天。”

    “莫弃只不过是个杂役,修炼的是最基本的入门功法,没有任何人指导过他,他们两个打起来你觉得公平吗?”

    王浩笑道:“这样不是才能体现莫弃的天赋吗?否则他凭什么位列核心弟子?”

    听着双方辩论,莫弃感觉自己像是局外人。

    明明主题是他,他却没有资格发言,只能旁观,被动地接受他人的决定和安排。

    这种命运不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让莫弃非常难受。

    如果拥有足够的实力,强大到可以凭一人之力镇压整个太虚门,那么就不会存在现在这种状况。

    无论是为了生存,还是为了将来的厨神之路,莫弃知道,从他踏上武道之路的这一天起,他就必须为了实力而努力奋斗。

    “都别吵了!”云虚子制止了这场没有结果的争吵,他已经有了决定。

    “莫弃通过考验是事实,本座允许他成为正式弟子,不过天赋待定,就从外门弟子做起吧。至于和王浩的比斗,你们自行商议,就这么决定了!”

    说完,云虚子不再停留,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美妇五长老阮梦舞深深地看了一眼莫弃,也跟着离开。

    监察长老和王浩一行人虽然心有不服,但也无可奈何。

    别看云虚子平时很随和,一旦做出决定,谁也无法更改。

    “废物,你敢与我一战吗?”王浩挑衅般看向莫弃。

    今日发生的种种让他非常丢脸,莫弃一天不死,王浩心里就一天不舒服,特别是他当众尿裤子这事,恨不得把莫弃碎尸万段。

    莫弃眼中寒光一闪,恨不得立马答应下来,但他知道,自己不是王浩的对手。

    “造化金身诀”再强,也不过刚刚修炼了两天,在展现出超强的体魄之后,王浩依然敢提出与自己一战,必然是有十分的把握击败甚至杀了自己。

    莫弃虽然自尊心强,但他不是莽夫。

    即便要战,最起码等他熟悉一下武道世界的基本规则再说吧。

    莫弃不说话,王浩以为他怕了,讥笑道:“怎么,这就怂了?要不要我给你个三年五载好好练练?”

    莫弃皱眉,王浩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让他无法忍受。

    古人云,四大不共戴天之仇:亡国、灭门、夺妻、杀父。

    虽说方敏还算不上莫弃的妻子,但即便是女朋友被夺走,也是一件非常过分的事情,更别说后续还借此不断羞辱他。

    莫弃伸出一根手指,道:“一个月,无需三年五载,一个月后可敢与我生死一战?”

    “莫弃,不要冲动!”监察长老大惊,虽然相识时间很短,但他十分欣赏莫弃,不愿看到莫弃死在王浩手里。

    莫弃摇了摇头,给了监察长老一个放心的眼神,道:“我没有冲动。”

    “你……”监察长老叹了口气,做到这份上,他已经仁至义尽,既然莫弃坚持,他也没办法。

    “好,有种,我答应了!”王浩大笑,这个蠢货果然受不了激将法,“我就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希望到时候你别不敢出现。”

    “我们走!”王浩心情大好,搂着方敏带着一群跟班离开了。

    离开前,方敏怨毒而又快意地看了一眼莫弃。

    “一个月后,我会亲看看着你被杀死,哼,不识时务的废物。”

    王兴龙和徐鹤对视一眼,两个老狐狸露出了只有他们自己才懂的阴笑,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围观的其余弟子也都失去了兴致,在他们看来,莫弃只有一个月可活,面对王浩,他没有任何机会。

    “戏都看完了,走了走了。”大殿二楼,柳鸿伸了个懒腰,拉着依依不舍的柳如烟离开了。

    莫弃挠了挠头,看向监察长老:“长老,我需要做什么吗?”

    监察长老叹了口气:“既然你已经成为外门弟子,那么就有资格去武殿挑选一门功法和武技。”

    “一般的弟子是没有资格拜师的,要每年宗门大比的时候,表现出彩,被某位强者看上,主动收徒才行。”

    “你能做的,就是去任务大殿接任务,赚取贡献,贡献可以在宗门里兑换更高级的功法、武技、丹药等等,不断提升自己。”

    “不过现在的话,你还是想想怎么应对一个月后的王浩吧。”

    “多谢长老。”莫弃躬身向监察长老行了一个大礼,真心感谢。

    监察长老摆了摆手,没有再多说什么,沉着脸离开了。

    莫弃走出大殿,长舒一口气,许久未曾有过的紧张和压迫感让他动力十足。

    面对王浩的威胁,他不仅没有半分害怕,反而非常激动。

    “或许,这才是适合我的生活吧,王浩,一个月后,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绝望。”

    他当然不是头脑发热提出的一月之约,他现在欠缺的无非就是战斗技巧和经验,以及修炼武道上的一些常识。

    他相信,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他完成很多事情了。

    比如说九转成灵的第三转,吐息。

    吐息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修炼纳气,而是排除身体内的后天废气,让莫弃的肉身变得纯净无暇,到那时候,他的灵气亲和度将变成百分之一百。

    莫弃没有立刻去武殿挑选功法,他回到了杂役区,有些东西他必须带走。

    一路上,但凡见到他的杂役,全都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有敬佩,有质疑,更多的是怜悯。

    没有人上来打招呼,也没有人跟他说话,甚至所有人见他靠近全都躲得远远的。

    莫弃知道,他和王浩一个月后生死一战的消息传回来了。

    在这些人眼中,他就是一具尸体,而且是得罪了王浩的尸体。

    莫弃没有在意其他人的态度,他径直来到了已经成为废墟的住处,从里面翻出一只漆黑色的小木箱。

    打开木箱,里面是一枚锈迹斑斑的戒指,说是戒指,其实就是一铁环,没有装饰品,没有花纹,如果不说这是一枚戒指的话,谁都认不出来。

    牛叔告诉莫弃,这枚戒指是当年两人相遇的时候,用一根细绳串着,挂在莫弃脖子上的。

    可莫弃不记得他有过这枚戒指,牛叔说,可能是发烧烧糊涂忘了吧,不过这枚戒指是证明他身份的唯一信物,说不定能凭此找到失散的亲人。

    莫弃一开始还觉得很有道理,把戒指天天带在身上,但是,随着时间流逝,戒指慢慢生锈,他就失望了,这根本就是一枚非常普通的铁环。

    从那开始,这枚戒指就被他锁起来了,这一锁就是六年多。

    或许是心里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他决定带走这枚戒指。

    重新用细绳穿好,挂在脖子上,贴身带着,又在废墟中扒出了牛叔的牌位。

    “牛叔,当年你没做到的事,我帮你做到了,这仅仅是个开始,放心吧,厨神之名也会是你的。”

    “哟,这不是新生代妖孽莫弃,莫大天才吗?”熟悉的声音传来,方桦带着几名身着正式弟子服饰的青年走了过来。

    莫弃微微皱眉,不愿搭理这个依靠女儿上位的小人。

    方桦却不依不饶,按理说,莫弃成为外门弟子,他是不敢这样的,但谁让他攀上了王浩这棵大树呢?

    跟他一起来的几名弟子就是王浩派来的,此行也是得到了王浩的默许。

    “你这个痴心妄想的废物,通过了入门考验又能怎么样,八十分完成度?哈哈哈,笑死老子了,听说你连真元都凝聚不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方桦狞笑,当方敏选择和王浩在一起的时候,方桦就有了杀死莫弃的想法。

    因为只要莫弃还活着,方敏身上就永远贴着莫弃的前女友这种标签。

    这是方桦不能忍受的,他担心这事会影响方敏在王浩心目中的地位。

    他却忘了,方敏没有通过考验时,是谁辛辛苦苦供养着她,为她的修炼资源忙碌奔波。

    也忘了他这个杂役总管是怎么来的,如果不是莫弃的厨艺征服了很多高层的胃,又在那些高层面前替他美言,这种肥差哪里轮得到他。

    莫弃摇了摇头,准备带上牌位离开,在他眼里,方桦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丑,实在没有必要跟他废话。

    然而方桦上前一脚踩碎了牛叔的牌位,这让莫弃伸出去的手僵住了。

    “哟?不好意思,踩到姓牛的牌位了,不过我就是故意的,你能奈我何?哈哈哈。他和你一样,也是个废物,当年死得那叫一个惨,被妖兽撕得粉碎吧,就跟这牌位一样,碎成……”

    话未说完,莫弃骤然发动,一巴掌把方桦的脸扇得稀碎,整个人抛飞了出去,满口白牙掉了大半,半个下巴脱落,仅剩一点皮肉连接。

    莫弃的突然出手不仅方桦没想到,那几名跟着一起来的弟子也没反应过来。

    他们是内门弟子,有着炼气修为,不过都只有炼气一重天,是王浩派来教训一下莫弃顺便摸摸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