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药膳录》
    “杀,给我杀了这个杂种!”方桦从地上爬起来,指着莫弃怒喝,脸上传来的剧痛让他失去了理智。

    几名内门弟子对视一眼,决定一起动手。

    谁知莫弃猛地一跺脚,咚得一声巨响,宛如天崩地裂,大地轻微震颤。

    嗖!

    莫弃消失在了原地,身如闪电,瞬间出现在了方桦身旁,一把捏住他的脖子,把他拎了起来。

    好快的速度,好强大的力量!

    几名内门弟子大惊,莫弃参加考验的时候,他们不在场,并不知道莫弃的底细。

    现在见到莫弃如此生猛,顿时不敢妄动。

    “我说过,若是再听到有辱牛叔的话,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我就骂了,我还踩碎了他的牌位,那又怎样?一个月后,王浩必杀你!”方桦态度依旧嚣张,他不相信莫弃敢对他怎么样。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来救我,杀了这个废物!”方桦大声怒斥。

    几名内门弟子翻了翻白眼,一个杂役总管而已,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

    废物?如果这种人都能叫废物的话,那你是什么?废物中的废物?

    他们的确接到王浩的指令,来教训和试探莫弃,但不意味着需要听从方桦。

    “聒噪!”莫弃手中稍稍用力,方桦就像一只被捏住脖颈的鸭子,说不出话来。

    又是连续两脚,踢碎了方桦的膝盖。

    方桦疼得眼珠子差点蹦出来,但脖子被莫弃捏着,他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侮辱牛叔,踩碎他的牌位,你去地底跪他面前忏悔吧!”莫弃杀意凌然。

    听到这话,方桦是真的怕了,莫弃真的敢杀他!

    他面露惊慌,硬是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眼:“饶……命……”

    “现在知道求饶,晚了!”

    咔嚓!

    莫弃一把捏碎了方桦的脖子,摘下了他的脑袋。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杀的还是一位老熟人。

    闭上眼睛,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将鼻尖的血腥味想象成牛羊的血。

    本来还想出手的几名内门弟子,见到这一幕后,打消了这个念头。

    谁也不敢保证莫弃没有能力杀死他们,这个险,他们敢不冒。

    莫弃没有理会他们,找回了牌位的碎片,装在盒子里,离开了。

    “走吧,回去复命,就说莫弃不是我们能对付的,方敏的父亲被杀,她怕是要暴走了。”

    “跟我们又没关系,谁让这老家伙手脚那么贱,嘴巴还那么臭,别说莫弃了,就是我听了都想打他。”

    “唉,希望王浩公子不要怪罪才好。”

    ……

    莫弃来到外门弟子区,随意找了处空房,安置了下来。

    太虚门对弟子的管理采取放养模式,只要不互相残杀,不犯门规,就没有人来管你。

    因为在拜师之前,所有的资源都要靠自己去获取,而且也不会涉及太虚门的核心,并不用担心奸细什么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莫弃终于把第一次杀人带来的不适给消除了。

    他知道,武道之路,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每一位强者都是从尸海骨山中爬出来的,如果连杀人这种最基本的东西都无法适应的话,很快就会被淘汰。

    将牛叔的牌位重新黏合装裱起来后,莫弃来到了武殿,他要挑选一门武技,顺便了解一下武道世界的基本常识。

    或许是王浩想让莫弃在所有人面前丢脸,两人约战的消息传遍了太虚门,再加上莫弃原本就因为厨艺小有名气,他在太虚门一下子成了人尽皆知的名人。

    当他来到武殿的时候,所有人都认出了他。

    “他就是和王浩约战的莫弃?入门考验完成度八十分?!看样子也不怎么样啊,炼气修为都不到,怎么和王浩打?”

    “修炼天赋怎么样我不知道,不过他的厨艺确实没得说,那味道令人难忘,你新来不久没尝过,否则一定会觉得非常可惜,可惜了一位天才厨师。”

    “感觉一个月后的战斗会毫无悬念啊,王浩是炼气九重天,而且三长老肯定赐给他不少宝贝,莫弃拿什么打?”

    “天知道,看看看,莫弃进入武殿了,不知道他会选什么功法。”

    “什么武技都没用,真正的好东西是需要贡献点兑换的,免费领取的都是一些地摊货。”

    莫弃没有理会众人的议论,他并不需要功法,他想要的一门基础武技。

    他认为,武道和厨师是一样的,基础才是最重要的。

    有了一才有二,有了二,才会有后面的三四五。

    就比如说厨师的刀功,他并没有刻意去学如何切菜,如何雕花,如何让鸡鸭鱼肉骨肉分离。

    他只是对着头发丝不断地练习劈、斩、挑、刺这些基本动作,但是当他能将一根头发劈成十根丝、一百根丝、一千根一万根的时候,他已经能够随心所欲地让食材变成自己想要的各种形态。

    所以,在武殿逛了一圈之后,他没有选择那些看上去威力很强,来历很大的武技,而是挑选了一本《棍法基础》。

    他没有选择刀法,因为刀是他的底牌,而且万法皆通,一通百通。

    以他在刀功上的造诣,学会了棍法基础,推演出刀法是没有问题的。

    随后,他又在武殿中翻阅起了一些关于武道的书籍。

    “原来武道之初有三炼,炼精、炼气和炼神。”

    “炼精即为淬体,打通经脉,开辟出丹田后是为炼气,将气导入脑海,激活精神力量,化识为海,便是炼神,在炼神之上还有更加强大的无垢境界。”

    “王浩是炼气九重天,比我多出了真元之力,但我也有优势,我的体魄比他强大十倍,反应速度和战斗意识也比他优秀,若是能够近身一战,便能把他打个措手不及。”

    “一个月,我必须在这段时间内把基础武技消化吸收,否则此战必败。”

    挑选完《棍法基础》莫弃便准备离开,但在离开前,他的目光瞥到了一本藏在角落的旧书《药膳录》。

    《药膳录》上铺满了灰尘,显然很长时间没人翻看过。

    如果不是莫弃对“膳”这个字眼非常敏感的话,也不会注意到。

    “药膳录?什么东西?拿药做菜吗?”

    一提到做菜,莫弃立马来了兴致,抹去《药膳录》上的灰尘,如获至宝地捧在手里,小心翼翼地翻开了书页。

    《药膳录》是六千多年前,一名天才炼丹心血来潮,脑洞大开著写而成。

    他提出药补不如食补的理念,在《药膳录》里记载了很多经由丹方改制而成了药膳配方。

    不过因为制作药膳的过程不如炼丹严谨,药效会流失七成以上,造成巨额浪费,此事一度沦为丹药界的笑话,药膳改革不了了之。

    不过这本《药膳录》却是保存了下来。

    “妙啊,我以前怎么没想到?”莫弃一拍大腿,以前太虚门的“土豪”给他送来天材地宝,他光顾着做成美食,任由《混沌经》把药力变成灵气,却从没想过还有药膳这么一回事。

    如果能制作出完美药膳,他的修炼或许会比任何人都轻松。

    “正所谓隔行如隔山,若是由我来制作药膳,说不定药效不会流失那么多。”想到这里,莫弃大喜过望,没想到武殿一行还有意外收获。

    最后,他带着《棍法基础》和《药膳录》来到了登记处。

    当在此等候的众人看到他选择了这两本书的时候,全都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随之而来的是哄堂大笑。

    “哈哈哈,逗死我了,他竟然选择了《棍法基础》,那能管什么用?难不成他还想用基础棍法打赢王浩?”

    “我弟弟今年五岁,《棍法基础》倒着耍都能打得有模有样,他这是放弃挣扎了吗?”

    “我觉得《药膳录》才是亮点啊,莫大厨不愧是大厨,挑选功法都不忘记做饭,哈哈哈。”

    “懂什么,人家这叫专业和不忘本,这叫……嗤……我编不下去了,哈哈哈。”

    负责登记的管事也是一脸懵逼,他好心提醒道:“这位弟子,你确定选这两本,不换一下吗?那边那本《修罗拳法》就很不错。”

    莫弃笑着摇头道:“多谢管事提醒,不用换了,我就要这两本。”

    “那好吧,你在这里签个字,记得一周之内要还回来,否则刑堂的人可不会客气。”莫弃坚持,管事也不好多说什么。

    “莫大厨,如果你研究出什么药膳的话,记得喊兄弟们饱餐一顿啊。”有人忍不住调笑说道。

    有点常识的人知道,《药膳录》虽然名头很大,但并没有什么用,当年就连它的作者也都放弃了。

    之所以放在武殿,唯一的作用恐怕就是充数字。

    莫弃轻笑:“如果你们有灵药,又放心给我烹饪的话,我很乐意效劳。”

    说完,在众人看白痴一样的目光中,离开了。

    ……

    “爹,你死得好惨啊!”

    太虚门杂役管事大殿,方敏抱着尸首分离的方桦嚎啕大哭。

    一旁的王浩脸色十分难看,听着那几名内门弟子的汇报。

    “一群废物,你们就眼睁睁看着?”

    “王浩公子,非是我等不想出手,实在是莫弃的速度太快了,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方桦已经死了。”其中一人苦笑道。

    “哼,事情没办成还那么多借口,滚!”王浩挥了挥手,赶走了这几名内门弟子。

    他想起了入门考验时莫弃恐怖的反应速度,也知道这事不怪他们,要怪就怪方桦做人太嚣张。

    “莫弃,我要你死!”方敏红着眼,满脸狰狞。

    王浩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放心,一个月后,我会取他首级,为你父亲报仇。”

    “不,我不想等一个月,我要亲手杀了他!”方敏冷声怨毒说道。

    王浩皱眉:“你想怎么做?现在整个太虚门都在关注着他。”

    方敏站起身,褪下衣裙,露出了精致迷人的身躯,她一步步走向王浩。

    “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放心,此事不会牵连到你,全是我一意孤行。”方敏藕臂伸出,环住王浩的脖子,娇声细语,却充满了决绝。

    王浩眉头一挑,一股燥热从小腹位置升起,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他大手一挥,真元涌动,关上了大殿门窗。

    “好,这事我答应了。”

    两条花白的身躯缠绵在一起,做着原始运动,声音高亢激昂,不远处是被白布蒙上的方桦尸体,鲜血渗透白布,猩红刺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