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熊虎斗
    一切正如莫弃预料的那样,《混沌经》发威了。

    风行虎的骨骼、心脏以及血液在特殊的力量中逐渐溶解在了汤汁中,一身精气被牢牢锁住,没有半点溢出。

    烧火打下手的刘辉疑惑万分,不对劲啊,为什么没有香味?

    他常年奔波在外,煮饭烹饪虽说不精通,但也会两手。

    虎骨熬汤,必然汤香味浓,可此时此刻,他竟是没有闻见半点味道。

    不过他并不关心这些,他关心的是莫弃如何帮他摆脱先天短板。

    莫弃按照《混沌经》提供的方法将虎骨汤熬炼成了奶白色,半透明的汤汁中隐隐散发出耀眼的银光,沸腾产生的每一个气泡中都夹杂着虎啸。

    默默计算着时间,莫弃将处理好的熊掌投入锅中,熊胆捏碎,挤出胆汁精华,滴进汤中。

    血灵花有特殊的处理方式,因为常年吸收游离于天地间的气血,必然会沾染死气。

    这些死气化作茎膜包裹在血灵花表面,莫弃要做的就是在不损伤血灵花的前提下,将这层茎膜剔除。

    一把崭新的菜刀出现在他手中。

    对于能把一根头发劈成一万三千六百丝的他来说,剔除茎膜并不是什么难事。

    仓!

    菜刀出锋,清脆的呼啸声让专心烧火的刘辉下意识探出脑袋望去。

    这一看差点吓破他的胆。

    只见莫弃单手持刀,对着血灵花斩去,眼睛都不眨一下。

    “不!”刘辉大惊失色,血灵花是他最后的希望。

    能得到一株已经是走了大运,根本不可能再找到第二株

    “给我住手!”

    刘辉悔恨交加,不该如此轻信他人的。

    他手持烧火棍,明知不是莫弃的对手,毅然决然地出手了。

    莫弃正处于剔除茎膜的关键时刻,不可能分心和刘辉解释什么,一旦损坏血灵花,哪怕只是一点点,也会前功尽弃,《混沌经》都无法补救。

    所以当攻击临身之时,莫弃腾出另一只手,一把抓住袭来的烧火棍,从刘辉手中强行抽出,对着他的脑门上去就是一闷棍。

    嘭!

    刘辉身子一软,两眼白翻,晕死了过去。

    莫弃丢下棍子,专心处理起了血灵花。

    ……

    “刘辉,莫弃,我要你们死!”

    被绷带包裹成木乃伊的齐云目眦尽裂,咬牙切齿道。

    今天发生的事,对他来说太过耻辱。

    因为激动,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老大,那莫弃太厉害了,我们打不过他啊。”一名跟班苦着脸说道。

    莫弃单手就把炼精九重天的齐云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他们这些炼精六七重的不会有半点想法。

    报仇?不存在的。

    “要不,咱把这事告诉齐天大人?”有人提议道。

    齐天是齐云的哥哥,精英弟子,有着炼神修为,而且对齐云这个弟弟非常疼爱。

    若是让齐天知道齐云被人打成这副德行,一定会为他出头。

    “不行!”齐云一口否决。

    他之所以想要得到风行虎和大地山熊,为的就是达成完美炼精,缩短和齐天之间的差距,不再活在他的光辉下。

    “可是老大,我们不是莫弃的对手啊。”

    齐云瞪了那人一眼,道:“这个我当然知道,可是不要忘了,莫弃真正的对手是王浩,一个月后,他必然会死在王浩手中,我们要对付的,只有刘辉。”

    众多跟班恍然大悟。

    如果只是刘辉的话,事情就简单多了。

    一个炼精八重天,翻不出多大的风浪。

    “以前不过是怕麻烦罢了,刘辉还真以为我不敢杀他,这次,我要连本带息让他付出代价!”

    齐云取出一枚淡金色丹药,十分肉疼地吞下了肚。

    半个时辰之后,齐云从绷带中挣脱出来,面色红润,伤势痊愈,气息比之以往更盛了一分。

    ……

    太虚门深处某座大山之中。

    “来人,让那莫小厨明日送一份吃食过来。”说话之人是一名青袍老者,须眉皆白,身后是一座一丈高的巨大炉鼎,炉鼎中燃着熊熊大火。

    “启禀余师祖,莫弃今日成功通过了入门考验,正式成为外门弟子,已经卸去了厨师之职。”

    余良眉头微皱,捋了捋胡须,语气很是不甘:“这么说来,岂不是以后都吃不上他做的菜了?”

    下方之人沉默,没有应答。

    以余良的身份,即便莫弃已经成为正式弟子,只要他老人家一句话,莫弃还是得乖乖给他做饭。

    但余良不是一个喜欢滥用职权的人,更加不会仗着身份欺压小辈弟子,哪怕莫弃只是个外门弟子。

    “你说,如果老夫收他做弟子,徒弟给师傅做饭,天经地义的吧?”

    下方之人依旧沉默,您老怕不是在逗我吧?

    太虚门中不知多少人眼巴巴盼着拜您为师,你都给拒绝了,现在竟然因为美食就要收一名外门弟子为徒?!

    如果不怕被人背后说闲话,您老开心就好。

    余良是太虚门首席炼丹师,虽然实力不是很强,但论地位,在太虚门绝对是属于最前列的。

    武道世界,没有什么比炼丹师这个职业更受欢迎了。

    无论是修炼还是疗伤,哪怕是平时的生活,全都离不开丹药。

    “那小子入门考验多少完成度?”余良对着身后的炉鼎打出几道手印,随口问道。

    “八十分。”

    余良心中一颤,手指一个不小心抖动了一下,手印结错。

    轰!

    炉鼎中传来一声闷响,一股焦香以散开来,这炉丹药炼废了。

    但余良满不在乎,声音陡然拔高:“多少?”

    “八十分的完成度。”

    “八十分?!不对呀,八十分为什么仅仅是个外门弟子?”

    底下之人将莫弃不能凝聚真元的事情,包括他和王浩之间的约战详细讲述了一遍。

    “有点意思。”余良背着手来回走动,“莫小子不是个蠢人,既然敢约战,必然是有底气的,不过王兴龙那老匹夫阴毒得很,肯定不会允许王浩出事。”

    “这样吧,你取一瓶气海丹送给莫小子,不管怎么说,他做的菜很对老夫胃口,能不能把握住机会,就看他自己的了。”

    “遵命。”

    ……

    当刘辉再次醒来的时候,入目看到的是一只璀璨放光的熊掌。

    热气氤氲升腾,化作一虎一熊,在空中缠斗,栩栩如生。

    热气散开,缠斗画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扑鼻香味。

    “嘿嘿,醒得正是时候,刚好出锅。”莫弃蹲坐在刘辉跟前,咧嘴一笑。

    刘辉甩了甩巨疼的脑袋,目光瞥见餐盘汤汁中漂浮着一朵熟悉的花瓣。

    等等!这不是血灵花的花瓣吗?!

    昏沉的脑袋陡然清醒过来,记忆如同闪电般劈进他的心房。

    我的血灵花被做成了菜肴!

    “莫弃!我跟你拼了!”

    刘辉怒不可遏,炼精八重天的气势陡然迸发出来,一个鲤鱼打挺从地面跃起,眼看着就要暴走。

    莫弃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刘辉顿时歇菜了,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只觉得身上压着一座大山。

    刘辉这才意识到,他和莫弃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打是肯定打不过的。

    “为什么?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骗我?”刘辉叹了口气,认命问道。

    “如果你想要血灵花,完全可以问我要,为什么要给我一个虚假的期待?”

    莫弃收回手,挠了挠头,笑道:“刘辉兄弟,你误会了,我说过能够解决你的先天短板,就一定能解决,来来来,尝尝这道熊虎斗,或许会有惊喜哟。”

    刘辉冷冷地盯着莫弃,误会?你都把血灵花煮成菜了,还说误会?

    没有了血灵花,拿什么解决先天短板?

    就在这时,面前的“熊虎斗”飘来一阵香风,钻进刘辉鼻子,勾出了他的食欲,实在是太香了,前所未有的香!

    明知道不合时宜,可刘辉还是本能地咽了口口水,肚子里传来“咕噜噜”的鸣叫声。

    羞耻啊!太羞耻了!

    刘辉老脸一红,虽然他此时内心万分愤怒,恨不得掀桌子,暴打莫弃,可一见到“熊虎斗”那诱人的汤汁光泽,线条分明的肉块酥筋,他再次口舌生津,咽了一口。

    莫弃见此早有预料,别说是做成药膳,就算是做成普通的菜肴,也很少有人能抵挡他的手艺。

    “尝尝吧!”莫弃再次提醒,“对了,最好能在一分钟内吃完,然后收敛心神,抱元归一。”

    说完莫弃便离开了。

    刘辉一怔,好似明白了什么,但又难以置信。

    可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办?

    他拿起筷子,轻轻一夹,熊肉软而不烂,被轻松夹起。

    入口,一种前所未有的奇香狠命抽打着他的味蕾,顺着喉咙传递到鼻腔。

    无需过多咀嚼便迫不及待咽下,一股暖流从小腹升起,波及四肢百骸,如同泡在温泉之中。

    爽!

    刘辉忍不住大喝一声,手中不停,不断将熊肉夹进嘴中,速度越来越快。

    “好吃,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美味?!”

    到后来,筷子已经无法满足刘辉,他索性捞出熊掌,捧在手里啃了起来。

    一分钟?太长了。

    不到半分钟,熊掌连肉带骨被刘辉全部吞进了肚子,盘中的汤汁更是一点没剩,盘底被他舔了无数遍,光亮剔透,比洗了还干净。

    就在这时,刘辉神色大变,他感觉到一股无比雄浑的精气从腹中传递开来,一直折磨着他的先天短板竟是有了被补足的征兆。

    “这……”

    刘辉想起了莫弃的话,虽然依旧不敢相信,但他知道自己错怪他了。

    来不及多想,刘辉陷入了深层次的修炼当中,他有预感,此事之后,他的人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