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方敏的威胁
    “轰!”

    一声巨响,莫弃的院门被人以巨力击碎。

    数十道人影鱼贯而入,将屋子团团围住,为首的正是伤势复原的齐云。

    手下有眼线来报,莫弃离开了住处,留下刘辉一人。

    齐云当机立断,带着人找上门来。

    “刘辉,我知道你在里面,出来受死吧!”

    刘辉正沉浸在先天短板祛除,修为提升的喜悦之中,听到齐云的话之中走了出去。

    “你?你是刘辉?!”

    刘辉此刻模样大变,不仅身材魁梧,精神饱满,而且因为刚刚突破修为,有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令人心生敬畏。

    “齐云,你是记吃不记打啊,伤势这么快就好了,怎么,又是你哥出手救的你?”

    完美炼精修为的刘辉一点不虚齐云,哪怕他带足了跟班,甚至刘辉隐隐有些期待。

    齐云最烦的就是有人拿齐天出来说事,衬托他的无能,可偏偏这些又都是事实。

    他疗伤的那枚丹药确实是齐天送给他傍身的。

    “刘辉,我不想与你做口舌之争,今日我便要你死在这里!”齐云满脸厉色。

    “呵,你可以来试试。”

    “你以为个子长高一点就有用了吗?”齐云气极反笑,“我倒是要感谢你和莫弃,如果不是莫弃将我打伤,我还不会服下那枚丹药,更加不会那么快就触摸到完美炼精的门槛。”

    “嗯?你要完美炼精了?”刘辉脸色有些怪异。

    “怎么,怕了?”齐云得意地伸出一根手指,“最多一天,我就能完美炼精,本来想让你多活一天的,可是我等不及了。”

    “我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完美炼精!”

    齐云低喝一声,挥拳便打,拳风呼啸,如猛虎下山,气势的确比早先强横了几分。

    刘辉身子一侧,避开了齐云的攻击,抬腿一脚踹在他的小腹,将他踹飞了出去。

    动作连贯,举重若轻。

    “不,不可能!”齐云狰狞咆哮,不敢相信这一切。

    “运气,一定是运气!”

    他再次冲了过去,并且用上了高级武技“爆裂兽拳”,出拳的速度一下子提升了一倍,体内精气凝聚,拳头表面竟是有虎狼呼啸之声。

    “死!”

    刘辉依旧是侧身、出脚,一气呵成。

    嘭!

    齐云来得快,回去得更快。

    这次刘辉用出了七成的力量,齐云感觉肠子全都拧在了一块,五脏六腑都被踹得移动了位置,重重摔在地上,疼得他爬不起来。

    周围的跟班全都是见了鬼的表情,这怎么可能?他真的是那个瘦削的刘辉吗?

    论天赋,刘辉比齐云要强得多,否则也不可能在身怀先天短板的前提下,还能拜入太虚门,更是修炼到炼精八重天的地步。

    现在他是完美炼精九重天,本身修为就强齐云一头,再加上这些年寻找血灵花,常年游走于生死之间,战斗经验足得可怕。

    根本不是齐云这种温室的花朵能比的。

    “你……你炼精九重天了?而且……完美炼精?”齐云缓过来之后,难以置信问道。

    刘辉耸了耸肩:“如你所见,还要继续吗?”

    齐云想哭的心都有了,什么情况啊?我追求了那么久的完美炼精,凭什么刘辉刚突破炼精九重天就达到了?

    继续是不可能的了,齐云虽然纨绔,却不傻。

    他站起身,一咬牙:“今天我齐云认栽,不过你等着,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们走!”

    齐云带着一群跟班灰溜溜离开了。

    刘辉没有阻止,他知道自己不可能留下齐云。

    不是没那个能力,而是齐云身后还有一个非常恐怖的齐天,他和莫弃惹不起。

    “莫弃,我刘辉因你而获得新生,从现在开始,我会为奴为仆跟随你,直到报完恩情。”刘辉对自己的天赋非常自信。

    没有了先天短板,他就像解除了枷锁的神龙,总有一天会遨游九霄。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恩情并没有因为他的跟随而减少,反而越积越多。

    而且抛开恩情不谈,在未来的日子里,品尝过莫弃的厨艺,获得了无数好处之后,就算有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他都不肯离开,死皮赖脸硬要为奴。

    也不会有人知道,未来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魔厨暗卫首领,就是诞生在这个平凡却又不平静的夜。

    ……

    太虚门,杂役区极东之地,与禁地嚎哭深渊接壤。

    嚎哭深渊深不见底,常年被雾气笼罩,传闻但凡掉落下去的生物必死无疑,被太虚门列为禁地,所以很少有人会来这里。

    但莫弃与方敏以前经常来这里约会,是他们的定情之地,也是方敏口中的老地方。

    莫弃赶到的时候,牛叔残缺的尸骨被悬挂在一颗大树上。

    白骨森森,夜风中飘荡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

    下方是一群被拴住的野狗,全都虎视眈眈望着牛叔的尸骨蠢蠢欲动。

    方敏身着白色衣裙,面色憔悴,双眼通红,看到莫弃出现时,绽放出了无比仇恨的光芒。

    在她身后,一名青年闭着眼睛,面无表情。

    “站住!”

    看到莫弃想要靠近,方敏厉声喝道。

    但莫弃不管不顾,他现在眼中只有牛叔的尸骨。

    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夺回牛叔的尸骨,让牛叔顺利安葬地下。

    “我在姓牛的尸骨上撒了五香肉粉,你若是再敢前行一步,我便解除这群饿了三天的野狗的束缚,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速度快,还是这群野狗的速度快。”方敏冷声威胁道。

    莫弃跨出的脚收了回来,他此刻距离牛叔的尸骨足有三五十丈远。

    他不敢保证,那么远的距离,他能及时从野狗口中夺回牛叔的尸骨。

    “方敏,你我之间的矛盾,为什么要波及牛叔,他在世的时候对你如何你心里清楚,你怎么忍心刨开他的坟,让他死后得不到安宁?”莫弃死死捏紧拳头,恨不得能够穿梭空间,夺回牛叔。

    方敏冷笑:“现在知道打感情牌了?你杀我父亲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他以前对你如何?”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莫弃更气。

    这对父女真的是极品到家了,在没有攀上王浩这根大腿的时候,为了从自己手里得到修炼资源,各种虚伪奉承。

    刚搭上王浩便立马翻脸不认人,难不成这种假装的感情也能当作筹码?

    更何况,莫弃不是没有给过方桦机会,可方桦咄咄逼人,不仅出言侮辱牛叔,更是踩碎了他的牌位。

    当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