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对策
    “你想如何?”莫弃不愿跟方敏废话,两人立场不同,谈是非对错都是枉然。

    既然方敏把自己引到此处,必然有着后手。

    方敏丢出一把刀,落在莫弃跟前。

    “很简单,自己挑断手脚筋。”方敏咬牙挤出一句阴狠毒辣的话。

    她已经知道莫弃不再是从前的莫弃,体魄强得可怕。

    莫弃捡起刀,问道:“我若是照做,你就把牛叔的尸骨还我?”

    “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方敏伸出三根手指,“我数到三,你若是还干站着,我便放狗了。”

    “当然,你也可以不管不顾,转身离去,我不会拦你。”

    话音刚落,不给莫弃思考的时间方敏直接数了起来。

    “一。”

    “二。”

    没等数到三,莫弃手起刀落。

    “嗤~”

    四道声音重叠在一切,他挑断了自己的手脚筋。

    莫弃知道这是阴谋,方敏绝不会放过牛叔的尸骨,更加不会放过自己。

    但他不允许牛叔的尸骨出现意外,哪怕明知前方是坑,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跳。

    手脚传来的剧痛并没有让莫弃的心产生波澜,他不屑地看向方敏:“然后呢?”

    “然后将刀插进你的琵琶骨。”莫弃的眼神让方敏非常不爽。

    “嗤~”

    又是皮肉开裂的声音,莫弃反手将刀插进了琵琶骨,动作干净利落,那股狠意让方敏莫名的不安。

    她身后的青年第一次睁开了眼睛,正视莫弃,这是一个足以得到他尊敬的男人。

    如果是平时,顾东绝对会与莫弃把酒言欢,因为只有真正的男人才懂这种情谊。

    可惜,他的师尊是王浩的爷爷王兴龙,他是被派来作为最后的杀手锏的。

    顾东,精英弟子,炼神一重天境界。

    “就这种程度吗?”莫弃冷笑一声,看向方敏的目光越发不屑。

    方敏像被人踩住了尾巴,气得直跳脚。

    这不是她想看到的画面,她要的是莫弃跪伏在她脚下,哭着喊着,低声下气地求饶。

    绝不是这种硬骨头。

    “你给我跪下!跪我面前来!”

    方敏气疯了,不等莫弃有所动作,直接闪身来到他面前。

    “我知道你厉害,我不是你对手,可你空有一身蛮力,四肢被废,琵琶骨被锁,现在还能蹦达吗?”

    方敏揪住莫弃的衣领,面对面,鼻尖几乎贴在一起,冷声喝问。

    莫弃没有搭理她,方敏气得一脚将他踹飞出去,取出腰间的长鞭,对着莫弃一顿猛抽,抽得他皮开肉绽。

    顾东并未阻止,只是叹了口气,为莫弃不值,更是想不通王浩为何会看上这种女子。

    方敏不想让莫弃死得那么轻松,她要折磨莫弃,让他低头。

    她要让莫弃承认自己错了,不该跟她做对,更不该对她有想法。

    她是天之娇女,不该有莫弃留下的污点。

    以往她还被仅存不多的廉耻心约束,但是从方桦死去,她将身体送给王浩的那一刻开始,她便抛下了所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可惜莫弃除了一次次被她抽飞,一次次冷眼不屑,没有半分求饶和痛苦的迹象。

    “啪!”

    莫弃再次被抽飞,这次落下的地方距离牛叔的尸骨仅有不到十丈远。

    方敏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紧随其上,一脚踏在莫弃胸口,居高临下,神情高傲。

    “莫弃,你注定是个废物,只配被我踩在脚下,如果你一直安分守己,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许你荣华富贵,可惜你没有珍惜,偿我父亲的命来!”

    长鞭卷起莫弃的胳膊,她想活生生撕裂莫弃的四肢,以卸心头之恨。

    便在这时,莫弃嘴角上扬,忌惮地看了一眼远处的顾东。

    “这个距离刚刚好。”

    被卷住的手臂发力,猛地一拽。

    方敏猝不及防,感觉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将她拉倒,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莫弃捏住了喉咙,提了起来。

    “你!你怎么还能动?”方敏大惊失色。

    手脚筋被挑断,琵琶骨被锁,别说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了,即便是那炼神之上的无垢境,也会变成得手无缚鸡之力。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方敏才敢靠近莫弃的。

    莫弃没有理会她,取下定住琵琶骨的刀。

    他当然不会告诉方敏,这些年为了练习刀功,他被自己砍伤了不知多少次。

    别说手脚筋了,就是整条胳膊和大腿,他都好多次差点整条卸下来。

    好在有《混沌经》在,总是能够为他疗伤。

    现在,他修炼了“造化金身诀”,九转成灵练到第二转活胎,身体机能被激活,具有极强的可塑性。

    两者相结合,无论是手脚筋还是琵琶骨,受到的伤在方敏抽打他发泄的这段时间里早就痊愈了。

    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也是故意为之,借着方敏一次次将他抽飞,不断调整方向,目的就是靠近牛叔的尸骨。

    至于那些鞭痕,不过都是皮外伤罢了。

    一直看戏的顾东这才反应过来,他也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莫弃还留有余力,这根本说不通。

    他敬佩莫弃,同情莫弃,甚至看不起方敏,但他不能让方敏出事,因为他是王兴龙的弟子,王浩的师兄。

    他必须执行师尊的命令。

    “莫弃,放开方敏,我可以做主今日放你一条生路。”顾东沉声说道。

    “不要动,否则我拧断她的脖子!”莫弃指着顾东厉声喝道。

    顾东给他的感觉非常危险,这是一位能够对他造成生命危险的强者,他不敢疏忽。

    顾东依言没有乱动,劝道:“莫弃,不要自误,方敏是王浩的女人,他什么身份你应该清楚,这里面水很深,猛龙过江你游不过去的。”

    他相信,莫弃会是一个识时务的人。

    可惜,他低估了牛叔在莫弃心中的地位。

    方敏虽然被制,却不相信莫弃敢对她怎么样。

    抛开王浩这层关系不说,光是太虚门的门规就如同利剑一般悬在半空,让莫弃不能做出逾越之事。

    她和父亲方桦可不一样,方桦不过是个杂役总管,算不上正式弟子,死了也就死了。

    但她可是正式的外门弟子,若是莫弃敢杀她,自己也会受到裁决。

    “莫弃,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方敏仗着门规挑衅,“今日你不杀我,他日就再没有机会了,一个月后的比斗你必然会被王浩杀死,到那时候,我照样能够挖出姓牛的尸骨喂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