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滚吧
    “给我上,拿下他!”方敏摆了摆手,一声令下,数十名跟班扑向了刘辉,其中不乏炼气境界的好手。

    刘辉虽然完美炼精,但在诸多炼气境界修士的围攻下,很快落败被擒,几乎没有反抗之力。

    “齐云,这个人就交给你处置了,做得干净点。”方敏冷声说道。

    齐云大笑:“哈哈哈,嫂子放心,代我跟王浩大哥问好,后会有期。”

    说完,他带上被封了修为和行动力的刘辉,和一群跟班浩浩荡荡离开了。

    那一声嫂子让方敏面纱下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你们都给我守在这里,任何人不准放进来!”

    吩咐完后,方敏独自进了莫弃的屋子。

    屋子里空荡荡一片,除了正堂中间摆着牛叔的牌位,其余什么东西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方敏皱眉,她可是在王浩面前保证过的,一定会有所收获。

    她不敢想象,若是空手而回,等待她的会是什么下场。

    如果没有毁容,一切都还好说。

    可是毁容后,又找不到莫弃的秘密所在,王浩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她。

    “不,这不可能!一定是藏在哪儿!”

    方敏的目光落在牛叔的牌位上,毫不犹豫地挥鞭将它击了个粉碎。

    然而除了一地木屑,什么都没有。

    方敏脸色惨白,口中不断念叨:“不不不,这不是我想要的!”

    “老废物和小废物全都是厨子,或许秘密在厨房?”

    想到这一点,方敏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疯了一般冲进了厨房。

    一进厨房便看到了两样东西,一个装置丹药的玉瓶和一个食盒。

    拿起玉瓶,拔开瓶塞,从里面倒出了三枚白色丹药。

    “气海丹?”方敏跟在王浩身边那么久,见识长了很多。

    她知道,气海丹比灵元丹更加珍贵,而且非常难得,就算王浩手里也没几颗,因为整个太虚门只有余良祖师能炼制。

    “这个废物竟然有三枚气海丹!”方敏大惊,似乎想通了什么,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哼,看来这个废物自私鬼从大人物身上得到了不少好处啊,连气海丹这种奢侈品都有,更别说其他宝贝了。以往竟然只给我一些丹丸,亏我还感激了他那么久,真是瞎了眼了。”

    方敏不仅不感恩莫弃以往的馈赠,还认为他无比自私。

    她不知道的是,这瓶气海丹是小半个月前余良第一次命人送来的。

    她也不会去想,若是没有莫弃以往那些丹丸的支持,她此刻或许还只是个小杂役。

    毫不客气地收起气海丹,方敏的目光落在了食盒上,里面装的是最后一份“熊虎斗”。

    如果硬要说这是莫弃的秘密,那也没错。

    正当方敏想要打开食盒的时候,一只白嫩的玉手抢先一步拿走了它。

    “谁?!”方敏大惊,有人靠近她那么近,竟然没有发现。

    而且她已经下令,不许任何人进来,可是她并没有听到有人强闯的动静。

    难道是个高手?

    一名穿着破烂衣服,脸上脏兮兮的少女手持食盒,一脸戏谑地看着方敏。

    不是柳如烟,又是何人!

    “你是谁?”方敏看到柳如烟这般模样,顿时松了口气,厉声喝问道。

    看柳如烟的装扮模样,应该是丫鬟一类的下人。

    柳如烟秀眉一挑,方敏不认识她,她可认识方敏。

    “我是谁你不用管,因为你这种下作的人,没有资格知道。”既然遇上了,柳如烟肯定要为莫弃出一口气。

    方敏气极反笑:“这个世道是怎么了,一个不知哪跑来的臭丫头也敢骂我?你找死!”

    方敏挥鞭便打,抽的还是柳如烟的脸蛋。

    虽然柳如烟脸上很脏,但光是显现出来的轮廓就让方敏十分嫉妒。

    她知道,柳如烟若是收拾干净,会比她漂亮十倍!

    这让毁容之后的方敏无法忍受,她想要毁掉柳如烟的容颜,想法很病态。

    啪!

    长鞭并没有像她预期的那样,抽烂柳如烟的脸,反而被她一把抓住。

    方敏瞳孔猛地一缩,她虽然来自杂役区,但这段时间经过王浩的培养,已经达到了炼气一重天。

    这种修为在她这个年纪算不上最顶尖,但也属于前列。

    柳如烟看上去比她还要小一些,却能轻松接住她全力抽打的鞭子,这让方敏的嫉妒心更重了。

    “她明明只是个下人,为什么也会比我强?!”方敏内心在咆哮,她不服。

    想要收回鞭子,却发现怎么也收不回来,柳如烟的力气大到她不敢想象。

    “你到底是谁?我是王浩公子的人,惹恼了我,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方敏怒斥道。

    柳如烟微微皱眉,她感觉现在的方敏已经变得不可理喻了,就像一只逮谁都会咬两口的疯狗。

    顿时没有了教训她出气的兴趣,打这种人简直脏了自己的手。

    “滚吧!”柳如烟甩开长鞭。

    方敏却以为柳如烟怕了,指着食盒道:“那是王浩公子要的东西,你最好交给我,再跪下自扇一百个巴掌请罪,否则你背后的主人也保不了你!”

    柳如烟面色怪异,指着自己:“你要我跪你面前请罪,还要自扇一百个巴掌?”

    “没错!”

    “哈哈哈。”柳如烟捧腹大笑,笑得花枝乱颤,“别说什么王浩,就算他爷爷王兴龙,太虚门的门主云虚子在这里,也没有资格和胆子跟我说这些。”

    方敏哪里肯信,叫嚣道:“臭女人,你有本事跟我走一趟吗?”

    柳如烟眼中寒光一闪,她没有教训方敏的兴趣,不代表可以容忍她出口成脏。

    “聒噪!”

    柳如烟一巴掌将方敏抽飞了出去,面纱下是一张令人作呕的恐怖脸颊,没有皮肉,颔骨森白,牙齿外露,夹杂着血肿。

    “晦气!”柳如烟甩了甩小手,“如果你想报复,尽管来找我,记住了,我叫柳如烟!”

    方敏如同沙包一样飞出了莫弃的院落,重重砸落在地上。

    失去了面纱的她,容貌吓到了所有人。

    方敏连忙用衣袖挡住侧脸,气急败坏道:“全都给我进去,里面有个女人,把她给我杀了!”

    所有人进去后找了一圈,却什么也没发现。

    和柳如烟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个食盒。

    “柳如烟,我不会放过你的!”方敏恨恨道。

    她没有看到的是,在她说出“柳如烟”三个字的时候,周围的人都身躯一震,大眼瞪小眼,说不出的怪异。

    ……

    “你说抢走莫弃秘密的人是谁?”王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一把揪过方敏的衣领。

    方敏隐隐感觉不妙,她想起了柳如烟说过的那句话。

    “别说什么王浩,就算他爷爷王兴龙,太虚门的门主云虚子在这里,也没有资格和胆子跟我说这些。”

    难不成她说的是真的?可是她为何又是那番打扮?

    “她说她叫柳如烟。”

    王浩太阳穴上青筋猛然一抖,咬牙再次问道:“什么模样?”

    “衣服破烂,脸上很脏,看上去就像个下人……”

    “啪!”

    话还没有说完,方敏就被王浩一脚踹飞了出去,狠狠砸在大殿的柱子上,不知断了多少骨头。

    方敏一口鲜血吐出,睁大眼睛看着王浩,不敢相信他会下手那么重。

    “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贱人!”王浩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一掌毙了方敏。

    在太虚门,那种乞丐打扮,又刚好叫柳如烟的,只有一位,名誉太上长老柳鸿的亲孙女,柳如烟。

    柳鸿是谁?敢让山海帝国皇帝吃闭门羹,还要坚持热脸贴冷屁股的人,是太虚门的禁忌存在。

    作为柳鸿的亲孙女,别说在太虚门了,就是在整个山海帝国,柳如烟也能横着走。

    若是让其他人知道,他王浩的人敢对柳如烟动手,还叫嚣着要报仇,不用其他人动手,他爷爷王兴龙就能打断他的腿,然后断绝爷孙关系。

    王浩很后悔,怎么就摊上方敏这个蠢女人了。

    “你知道柳如烟什么身份吗?”王浩一字一顿说道,“只要她一句话,别说是你我,就算是太虚门也会一夜之间破灭。”

    王浩的话如同雷霆落在方敏心头,把她给劈傻了。

    那么牛逼的人,是出于什么恶趣味要把自己打扮成那副模样?!

    如果让方敏知道,柳如烟那般打扮,只是为了和被她抛弃、视为废人的莫弃套近乎,扮可怜,获得一丝怜爱,不知道她会做何感想。

    “蠢货,给我详细说说当时的情形!”王浩强忍着怒气。

    柳如烟为何会出现在莫弃房中?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莫弃会和柳如烟拉上关系。

    方敏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当即强忍着伤痛,把当时的情形一丝不落地讲述了一遍。

    “这么说来,她并没有提到莫弃?之所以打你,也是因为你先动的手,而且还叫嚣让她跪下自扇耳光?”王浩冷冷问道。

    方敏点了点头,她知道王浩在担心什么。

    “浩哥,柳如烟和莫弃之间是不可能有关系的,否则莫弃又怎么会当了那么多年的杂役?而且这些年我也从未听莫弃提起过他还有其他朋友。”

    王浩讥讽:“你也从没发现他的秘密啊。”

    方敏无言以对。

    王浩深吸一口气,一摆手:“滚吧,看在我们一夜露水情缘的份上,这事我帮你摆平,不过从现在开始你我之间再无任何瓜葛!”

    王浩真的那么大方因为有过一夜情就放过方敏?

    当然不是。

    一方面毕竟方敏入门考验七十分完成度,是活跃在太虚门高层眼中的,轻易不能动。

    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方面,虽然柳如烟和莫弃之间不可能有关系,可万一呢?万一沾上了那么一丁点关系,到时候也好把方敏推出来背锅。

    反正莫弃的死,他王浩可以撇得干干净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