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稳步提升
    “浩哥,你不能抛下我!”

    听到王浩要与自己断绝关系,方敏天都要塌下来了。

    为了讨好王浩,她绝情地抛弃了莫弃,成了很多人眼中无情无义的烂人。

    父亲方桦也因此丢了性命,她自己的容貌也毁了。

    如果王浩再不要她,她就真的无依无靠了。

    顾不上伤痛,她爬到王浩脚边,抱住他的腿。

    “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我不奢求做你的妻子,只求让我待在你身边,哪怕做个婢女也好。”

    王浩心头一软,毕竟是自己的女人,可是当他低头看到方敏那张没有掩饰的侧脸后,什么恻隐之心通通烟消云散。

    太恶心太吓人了,容貌被毁成这样,当婢女都嫌膈应。

    “滚!不要再让我看见你!”王浩一脚蹬开方敏,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离开前,王浩丢下一句话:“最好管好自己的嘴巴,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王浩并不担心方敏把事情败露出去,因为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真正参与其中,顶多算是发表了一些看法,提供了一些支持,而且方敏还拿不出证据。

    以他王家在太虚门的地位,别说没有证据,就算证据确凿,又能拿他怎么样?

    王浩离去,方敏脑海一片空白。

    完了,一切都完了。

    虽然没有明说,但王浩那句“不要再让我看见你”,意思就是让她自行离开太虚门。

    失去宗门的庇佑,方敏将很难在武道世界立足,特别她还是个女人。

    留下是不可能的,方敏非常清楚王浩的性格,如果赖着不走,等待她的,莫弃的下场就是榜样。

    “莫弃,全都怪你,如果没有毁容,王浩又怎么可能赶我走!”

    方敏将所有的罪责全都推在莫弃身上,从未反思过自己。

    直到现在,她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毁了我的未来,你也别想好过!”

    方敏想报复莫弃,可是莫弃已经死了,怎么报复?

    简单,她决定找到牛叔的家人,将他们全部杀死,为方桦和自己的未来陪葬。

    刘辉也得死,所有和莫弃有关交好的人,都要死!

    “莫弃,我倒想知道,你在地下怎么跟那姓牛的老废物交代,哈哈哈!”

    ……

    幽冥烈焰的阳火用来烹饪再合适不过了。

    由黑曜石打造而成的厨房四件套通体黝黑,看上去非常普通,很不起眼,没有半点宝贝该有的样子。

    但就是这么个组合,让莫弃在烹饪过程中前所未有的享受。

    黑曜石密大质硬,无坚不摧,再加上《混沌经》的改造,能吃得住幽冥烈焰的炙烤。

    不仅如此,幽冥烈焰和莫弃心意相通,能够随时变化出他想要的温度。

    在制作药膳时,哪怕使用的全都是品阶极高的至宝,莫弃也能做到七成的成功率。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数不清的宝贝供他练手,药膳的成功率也在稳步提升。

    对此,那头疑似灵兽的幼猪没有任何意见。

    因为失败的药膳,只是药效失败,味道都还在。

    而它看重的偏偏就是那一口美味。

    别看它个头只有巴掌大,胃口却大的惊人。

    经过莫弃三天三夜不间断地烹饪,无数天材地宝变成了美味佳肴,除了莫弃试菜的时候会品尝那么一两口,其余的全都进了幼猪的肚子。

    哪怕莫弃的药膳成功率只有七成,但累积起来的药效可是相当浩瀚的。

    要知道,这里的任意一株草药,都是以千年为单位来计算的。

    莫弃的见识即便再少也知道,就算是真的灵兽,也早该被这些药膳给撑爆了。

    但幼猪就跟没事人一样,不对,就跟没事猪一样,直挺挺睡在莫弃旁边,每当一份药膳做完,它便张口一吸,无比享受地吃下肚,咧着嘴等待下一份。

    莫弃也不是没有收获,仅仅是试菜吃了那么一丢丢,他的九转成灵便在这三天时间里突破了第三转吐息,达到了第四转淬骨。

    而且是淬骨巅峰,很快就能突破到第五转养神。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体魄和力量比三天前要强横一倍不止。

    “造化金身诀”的总纲就是不修经脉修体魄,以灵养身,以身入灵,感悟万法,铸就不灭金身。

    莫弃注定是要不停地吃,不停地收集天地灵物,不停地滋养肉身,把自己当作灵物来养,才能不断壮大。

    嚎哭深渊简直就是他的福地。

    而且他也看出来一些,幼猪并不像传闻中的灵兽那般自傲和威严。

    如果不是先入为主,知道这头幼猪不简单,他甚至会以为它就是一头只会吃了睡睡了吃的凡猪。

    “那个……猪皇。”

    猪皇是幼猪的自称,莫弃没有忘记跳下嚎哭深渊的目的,试着问道:“晚辈有亲人的尸骨掉落在此,可否准许歇息片刻,待晚辈寻回尸骨,继续为您烹饪菜肴?”

    幼猪睁开眼睛,摆了摆猪蹄,道:“去吧去吧,以后每天只需喂我六个时辰,剩余的时间你自便。提醒你一下,不要走出方圆十里。”

    幼猪也懒得解释什么,说完便继续睡着了。

    莫弃大喜,这样一来,不仅能寻回牛叔的尸骨,还能抽出时间练习《基础棍法》。

    他没有忘记和王浩之间的约战。

    方敏刨了牛叔的坟,带人杀他,肯定有王浩在背后支持。

    若非运气好,他早就魂归九幽了。

    此仇不报,天理难容。

    牛叔的尸骨很快被找回,莫弃准备把牛叔就安葬在这嚎哭深渊。

    在这里,总不会再被人打扰吧。

    挖好坑,将牛叔的尸骨小心翼翼放入。

    莫弃拿出那块玉佩,和牛叔贴身一起合葬。

    他跪在坟前,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牛叔,是我无能,让您死后还得不到安宁。您放心,从现在开始,不会再有宵小来打扰您。”

    “王浩和方敏,我会亲手把他们送入地下,让他们给您赔罪。”

    “您教我的手艺我会让它流芳百世千世,厨神之名您当之无愧。”

    莫弃絮絮叨叨在牛叔坟前跪了一个时辰,起身后他抹去脸上的悲伤。

    这段时间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仁慈和善良会限制一个人的想象力,实力是保证,但能力才是根本。

    如果他能力不够,厨艺无法打动那头疑似灵兽的幼猪,哪怕他拥有太虚门门主的实力,恐怕也于事无补,早就凉透了。

    很多人觉得实力才是一切,但如果没有与实力相匹配的能力,那么也就止步于此了。

    或许,那就是所谓的瓶颈吧。

    所以,莫弃在提升修为,增强实力的同时,烹饪药膳也要更进一步。

    打定主意后,莫弃回到了幼猪身边。

    他翻开《棍法基础》,开始学习。

    棍法,器械武术之一,讲究打、揭、劈、盖、压、云,扫、穿、托、挑、撩、拨等。

    练习棍法要求手臂圆热,梢把兼用,身棍合一,力透棍梢,表现勇猛、快速,“棍打一大片”的特点。

    《棍法基础》里详细介绍了打、揭、劈、盖、压、云,扫、穿、托、挑、撩、拨这些基础动作,并且配上文图介绍,有具体的招式要点。

    莫弃取出黑曜石打造而成的烧火棍,并没有立刻练习招式。

    他单手持着棍尾,手臂伸直向前,水平横举,一动不动。

    在他的理解中,无论是武技还是厨艺,都离不开最重要的基础。

    如果连棍子都拿不稳,还谈什么棍法?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彻底熟悉手中的烧火棍,做到动如蛟龙,稳若泰山,每个动作不能有半分半毫的偏差。

    就如同他的刀功一样,一个字,稳!

    由黑曜石打造的烧火棍重量达到了恐怖的一万五千斤,但在莫弃手中却纹丝不动,哪怕他的脸因为用力已经憋得通红。

    “两千九百九十八……两千九百九十九……三千!”

    莫弃计算着呼吸数,当他数到三千的时候,将烧火棍换到另一只手里,继续横举。

    又是三千个呼吸的时间过去了,莫弃累得瘫倒在地,大口喘着粗气,两条手臂肿得胖了一圈,但他神情异常亢奋。

    就是这种感觉!

    当年练习刀功之初,也是这般痛苦,令人怀念。

    这般超负荷练习,压榨的不仅仅是肉身,还有他的精神力。

    如果没有《混沌经》为他调养,莫弃早就因为肉身和精神崩溃而亡了。

    即便如此,那种痛苦也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更别说几年如一日的练习。

    但是莫弃坚持下来了,而且成功了。

    “牛叔,我一定会成功的……”

    因为体力耗尽,精神力干涸,莫弃躺在地上昏睡了过去。

    不远处的幼猪睁开了眼睛,看了莫弃一眼,又闭上继续呼呼大睡。

    数个时辰后,莫弃被一棍子敲醒。

    “本皇饿了。”

    幼猪丢下甘蔗一般的长棍,悠悠说道。

    莫弃捂着剧痛的脑门,十分无语,如果不是打不过,他恨不得暴揍幼猪一顿。

    还能不能愉快地相处了?知不知道有起床气这一说?

    莫弃活动了一下四肢,《混沌经》没有让他失望,所有酸痛全都消失。

    不仅如此,体魄比之昨天又增强了一点。

    莫弃长舒一口气,熟练地采摘天材地宝,为幼猪烹饪药膳。

    六个时辰后,他再次按照自己的方式练习棍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