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坑爹的猪皇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莫弃每天的工作就是喂猪、练习棍法,再喂猪、再练习棍法。

    练习的难度逐渐加大。

    一开始,他在棍子另一头搁置巨石,挑在半空,保证一个时辰不落。

    后来,当他九转成灵的第四转淬骨完成,突破到第五转养神之后,他索性将黑曜石打造的锅、菜刀、长勺一件件加了上去。

    这三件,每一件的重量都不比烧火棍轻。

    到最后,莫弃能单手同时挑起厨房三件套,持续六个时辰纹丝不动。

    进步是巨大且迅速的,但是莫弃知道,这种机会不多。

    在征得幼猪的同意后,他用周围的天材地宝,每天为自己专门烹饪一锅药膳。

    一旦走出嚎哭深渊,可就没那么多好东西供他挥霍了。

    而且随着莫弃在烹饪药膳方面越发熟练,不仅速度比原来提升了数倍,成功率也从七成变成了九成。

    再加上幼猪胃口极佳,来者不拒。

    原本遍地的天材地宝,几乎被吃光了。

    距离和王浩约战的一月期限也只剩最后三日。

    是时候离开了。

    莫弃不知道幼猪会不会放他离去,但他必须尝试一下。

    “猪皇,我想离开。”

    幼猪咂嘴,回味着药膳的美味,淡淡地瞥了莫弃一眼。

    然后纵身一跃,跳上了莫弃的肩膀,找了个合适的位置趴着。

    这……啥意思?

    “还愣着干啥,你还想抛下本皇一个人离开不成?”幼猪不满地哼了哼,“别忘了,你还欠我一朵天火!”

    莫弃先是一愣,随后大喜。

    “你要跟我一起走?”

    猪皇可是灵兽啊,以后有它在,岂不是能横着走了?

    猪皇似乎看出了莫弃的想法,泼冷水道:“别想那么多,本皇可不会打架,没什么战斗力的。”

    莫弃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堂堂灵兽不会打架?

    没有战斗力为什么能在嚎哭深渊底部拥有一块地盘?而且其他凶兽、阴灵鬼物都不敢靠近。

    猪皇当然不会告诉莫弃,那些都是幽冥烈焰的功劳。

    “也就是说,你没法将我送上去?”莫弃指了指嚎哭深渊上方,他还指望幼猪能够施展神通,将他一下子送回地面呢。

    “废话,要是能上去,我特么早走了,谁会待在这鬼地方?”幼猪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着莫弃。

    “那你会什么?”莫弃弱弱问道。

    “吃、睡、说人话,还不够吗?”猪皇理所当然道。

    莫弃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难道这些天我都是在伺候这么一位极品吗?每天还心惊胆颤的。

    它到底是什么品种?能说话,灵智极高,还能承受住那么多药膳的药力。

    莫弃第一次有了这样的疑问。

    “万寿龙猪,幼年体,零战斗力,对能量波动极为敏感,可吞万物,肉质鲜美,大补,非常有意思的生灵。”

    《混沌经》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把莫弃给看傻了。

    知道猪皇的品种为什么不早说?害得我像伺候祖宗一样伺候了它将近一个月!

    而且肉质鲜美,大补是什么鬼?

    因为《混沌经》的介绍,莫弃看向猪皇的眼神都变了。

    竟然真的没有战斗力,就连《混沌经》都觉得大补,肉质鲜美,那肯定不是一般的补。

    听听这名字,万寿龙猪,多棒的食材啊!

    猪皇被莫弃看得心底发毛,缩了缩脖子。

    “喂喂喂,你那什么眼神,别忘了,你还欠本皇一朵天火呢!”

    莫弃顿时没了脾气,幽冥烈焰的确是他欠它的。

    “好吧,那我们怎么上去?”莫弃抬头望天问道。

    他还没有理解《混沌经》所说的非常有意思的生灵,到底是什么意思,等他明白的那一天,他才真正知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和造物主果然神秘莫测竟然是那么解释的。

    猪皇抬了抬眼皮,哼唧了一声,道:“笨,当然是爬上去了。”

    “爬?”莫弃想现在就炖了猪皇,但他还是忍住了,“就没有其他捷径?”

    “没有。”

    莫弃叹了口气,只能来到嚎哭深渊崖壁前,准备攀登。

    “也不知道三天时间能不能赶上。”

    猪皇再次开口提醒道:“把剩下的那些食材全都带上吧,路上用得着。”

    莫弃:“……”

    ……

    对太虚门很多人来说,今天是不平凡的一天。

    杂役厨子莫弃,入门考验高达八十分,却是个不能凝聚真元的废物。

    王浩,三长老王兴龙的亲孙,天之骄子,炼气九重天,内门弟子排行前十的存在。

    就是这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今天要在所有人面前生死一战。

    自从一个月前,莫弃在武殿里挑选了《棍法基础》和《药膳录》之后,整个人仿佛消失了一般,再没有人见过他。

    绝大部分的人都觉得莫弃怕了,躲起来不敢迎战。

    只有王浩知道,莫弃早就死了。

    太虚门不允许弟子私斗,但也提供了解决矛盾的平台,比如说可以生死一战的赌斗台。

    一旦踏上,便相当于签了生死状,生死由命,恩怨立消,任何人不得插手,更加不能事后报复。

    已经日上三竿,围观的弟子人山人海,挤满了广场。

    “那莫弃还来不来了?这都什么时辰了?”

    “就是,如果不敢就明着认输,当缩头乌龟算什么本事?”

    “废话,人家不能修炼,也没法凝聚真元,和王浩打明摆着是找死,换了你,你敢出现吗?”

    “话不能这么说,既然不敢迎战,当初就别装逼主动约战啊。”

    “明知必死,就算食言又怎么样,和性命比起来,一点点名声算什么?”

    众人议论纷纷,王浩老神自在地等在赌斗台旁,捧着茶杯,悠闲地喝着茶。

    已经一个月了,柳如烟并没有找他,也没有因为方敏的事怪罪谁。

    看来方敏的事算是告一段落,柳如烟和莫弃那个废物也应该没有关系。

    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柳鸿拦着,柳如烟早就大闹太虚门了。

    莫弃没有露面不算什么,可整整一个月,柳如烟找遍了太虚门都没找到他,那问题就大了。

    她知道,莫弃肯定出事了。

    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当然就是王浩。

    按照她的脾气,非把王浩抓起来严刑拷问不可。

    但柳鸿阻止了他,柳鸿说,这是莫弃踏上武道的必经之路。

    他们可以出手帮他一次,两次,但不可能一直庇佑他。

    如果莫弃连小小的太虚门这一关都闯不过去,那也没有资格和柳如烟在一起。

    柳如烟气急,当时就没收了柳鸿所有零食,就连“熊虎斗”也没有给柳鸿品尝。

    柳鸿虽然无比眼馋,但涉及原则问题,他没有退让半步。

    柳如烟已经决定,如果今天莫弃没能出现,哪怕柳鸿阻止,她也会不惜一切,从王浩口中问出莫弃的踪迹。

    如果莫弃被害,她要整个太虚门陪葬。

    暗处,柳鸿捋着胡须,不断摇头,天地间最难闯的关就是情关。

    “乖乖孙女,那天我看你带回来一个食盒,里面装的什么?是不是莫弃那臭小子做的菜肴?”

    “哼!”

    柳如烟撇过脸去,不理睬柳鸿,还在生闷气。

    柳鸿干笑了一声:“我观那小子不是短命相,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柳如烟哪里肯信,还是冷着脸一言不发。

    柳鸿苦着脸,对自己这个孙女,他毫无办法。

    ……

    莫弃的住处,刘辉血肉模糊地被扔了进来。

    他四肢被折断,身上没有一块地方是完好的,小腹上一个拇指大的血洞不断往外渗着鲜血,那是丹田位置。

    齐云单脚踩在刘辉脸上,笑眯眯道:“本来我想直接杀了你的,可转念一想,让你做个废物,像蝼蚁一样苟延残喘岂不更好?”

    刘辉虚弱得说不出话来,但眼神无比坚毅,充满了恨意。

    齐云混不在意,笑道:“真心希望你的这种眼神可以一直保留下去,对了,今天是王浩和你那所谓的主上生死一战的日子,我要去见证他被王浩抹杀的场面,可惜,你见不到。”

    说完,齐云放声大笑,转身离开。

    刘辉不知从哪来得力气,挣扎着想要起身,但丹田被废,受到无尽折磨的他,已经没有能力站起来,甚至连爬行都做不到。

    两行血泪落下,不是疼得,也不是气得,而是急的。

    “莫弃啊莫弃,我刘辉欠你的这辈子看来是无法还清了。”

    与其做个废人,倒不如一死了事。

    就在刘辉想要咬舌自尽的时候,一到身影砸破院墙飞了进来,正是刚刚离去不久的齐云。

    齐云此刻满脸的恐惧,顾不得狼狈,不断后退。

    “你……你不是应该去和王浩生死战的吗?”

    一名衣衫褴褛的少年走了进来,肩头趴着一只巴掌大小的幼猪,正是从嚎哭深渊底部爬上来的莫弃。

    他浑身衣物破烂不堪,蓬头垢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哪个杂沓跑出来的乞丐。

    猪皇可把他给坑惨了,这三天,他面对的不仅仅是深不见底的崖壁,还有各种未知的危险。

    如果不是关键时刻,幽冥烈焰发威,他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莫弃没有理会齐云,径直来到刘辉身旁,检查他的伤势,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齐云想借机溜走。

    “你若敢逃,我就要你的命!”

    莫弃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话,吓得齐云止住了脚步,不敢动弹。

    一个月没见,他发现莫弃变得更加恐怖了,用深不可测来形容都不为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