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你来早了
    赌斗台,太阳西斜,莫弃依旧没有出现,广场上的众多弟子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那些被吸引过来,准备看好戏的太虚门高层早已离去多时,包括门主云虚子以及一干长老。

    “莫弃到底来不来,这不是瞎耽误工夫吗?”

    “都这个时辰了,我看他一定是怕了,不敢来。”

    “真是扫兴,既然不敢迎战,当初为什么还要提出生死战?简直可笑!”

    “你知道的,有些人脑子一热就容易上头,这一上头就会作死。”

    “哼,以后最好不要让我遇见他,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别这么说,莫大厨还是有支持者的,别忘了,他那一手厨艺可是征服了很多人。”

    “嘁,上不了台面的野路子。”

    众人议论纷纷,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莫弃依旧没有出现。

    人群有失望,有不屑,有庆幸,当然更多的是愤怒,任谁被戏耍了也不会高兴。

    王浩看时机看不多了,便登上了赌斗台,面向大众。

    “诸位,一个月前,杂役莫弃,以八十分的超高完成度通过入门考验,按理说,这是我太虚门的幸事,值得大家举杯同庆。”王浩声音洪亮,语气抑扬顿挫,再加上一副好看的皮囊,顿时让无数女弟子眼泛桃花,满是崇拜。

    “但是!”王浩一个转折,面带微怒,“众所周知,莫弃无法凝聚真元,虽然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得到了八十分,但我认为,为了太虚门的未来,为了不影响我太虚门千百年来积攒的威名,他必须证明自己。”

    “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顿了顿,王浩接着说道:“我王浩不才,甘愿当他证明自己的试金石。当时在场的人都能证明,是莫弃主动约战的,如今一月期限已到,他却龟缩不出,不仅把承诺当儿戏,更是戏耍了所有人。”

    “你们说,这种人有资格与我等同门吗?”

    王浩说得大义凛然,就差声泪俱下了。

    “没有,这种人就应该把他逐出太虚门!”当有第一个人跳出来发声后,人群接二连三地起哄,最后引发了一场巨大的喧嚣。

    “驱逐莫弃,太虚门的败类!”

    “太虚门的耻辱,不配做正式弟子!”

    “支持王浩,食言者不得好死!”

    王浩嘴角上扬,一切都在向他计划的方向发展。

    暗处,柳如烟气得当时就炸毛了,如果不是柳鸿拦着,她已经一巴掌拍死王浩和那些叫嚣者了。

    竟然敢诋毁她的莫哥哥?!

    “别拦我,快点撤去阵法,我要教他们做人!”柳如烟瞪向柳鸿。

    柳鸿刚想劝说,神识里出现了一道身影,当即大袖一挥,撤去了束缚柳如烟的阵法。

    “乖孙女,稍安勿躁。”柳鸿拦住即将发飙的柳如烟,指着一个方向,笑道:“你看那是谁?”

    柳如烟顺着方向看去,朝思暮想的身影让她鼻子一酸,捂住小嘴,无声地哭泣起来。

    “莫哥哥……”

    因为激动和开心,就连柳鸿从她储物戒指里掏走了所有零食和食盒也没有在意。

    赌斗台上,王浩风光无限。

    虽然这场约战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经过他暗中推波助澜,让他得到了不少同门的认可。

    “莫弃啊莫弃,还真要感谢你,经过此事,我在同门之中的人气将会暴增,或许还能借此成为核心弟子。”

    就在这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起,虽然不高,却压过了所有喧嚣声。

    “我说,一天有十二个时辰,现在太阳还没下山呢,就算下山了,距离子时也还有一段时间吧?这一天才过去一大半,你就以胜利者的身份自居,不合适吧?”

    莫弃站在广场入口处,很是无语地看向这群高喊要驱逐他的人。

    刘辉跟在莫弃身后,一言不发,看向众人的眼神充满了高傲和不屑。

    “莫弃?!”

    所有人都震惊了,尤其是王浩。

    “你……你不是已经?”王浩指着莫弃,满脸的难以置信。

    莫弃冷冷一笑:“我不是已经死了?呵呵,恐怕令王大少爷失望了,我这个人命贱。知道什么是命贱吗?就是比命硬的还要硬。像王大少爷这种富贵命,恐怕还不能了解,不过没关系,马上我会让你亲身体验的。”

    众人又是一惊,再没有人出声议论,从对话中看得出来,这里面有隐情和故事啊。

    王浩脸色一变,不过很快恢复了镇定,仿佛没有听懂莫弃的话,责问道:“莫弃,你姗姗来迟,让那么多人等了你一天,是何居心?难道不把诸多同门放在眼里吗?”

    又是一顶帽子扣下。

    莫弃翻了个白眼,指了指脑袋:“我说你这里没毛病吧?还是听不懂人话?距离今天结束最起码还有三个时辰,何谈姗姗来迟?明明是你来得太早了!”

    是你来得太早了……你来得太早了……来得太早了……得太早了……太早了……早了……了。

    王浩虽然恼火,却无言以对。

    “更何况,约战是你我之间的事,与他们何干?”莫弃指向围观群众,“我有请他们来观战吗?还是说,是某人故意煽动的?”

    这个某人虽然没有明确指出是谁,但所有人都知道,莫弃说的就是王浩。

    “胡说八道!”王浩气急,“白天那么长时间你不出现,让那么多人干等着,你还有理了?”

    莫弃将猪皇抛给刘辉,纵身一跃,跳上了赌斗台。

    猪皇很是不满地哼唧了一声,窝在刘辉脑袋上,呼呼大睡。

    刘辉的傲气可以针对任何人,唯独莫弃和猪皇除外,因为他知道,救他一命的黄龙鬼婴饭团,当初是猪皇拿出来的。

    “白天那么重要的时光,当然要拿来做有意义的事了,我不要洗澡吃饭的啊?”莫弃理所当然反问道。

    王浩气得七窍生烟,合着你所谓的有意义的事就是洗澡吃饭?

    约战反而是没意义的?

    “你……”

    “你什么你,废话那么多,还打不打?不打不要浪费时间,你看看他们,望眼欲穿,花儿都等谢了。”莫弃指着台下众人说道。

    王浩感觉自己快疯了,到底谁废话多啊?人家望眼欲穿,还不是因为你?!

    王浩自我感觉城府还算可以,但面对莫弃,不知为何,他总是能够轻易被激怒。

    “死来一战!我到要看看,你的实力是否和嘴皮子一样利索!”

    王浩率先出手,炼气九重天的强大威压从他体内绽放出来,引得天地灵气剧烈波动,宛如沸腾了一般。

    他五指张开,缓缓抬起,一只由真元形成的巨大手掌对着莫弃拍去。

    这招极费真元,华而不实,一般炼气境界的修士很少会用,除非对手的实力远远低于自己,意在羞辱对方。

    显然,在王浩眼中,莫弃根本不值得他全力一战。

    他要以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轻易镇压莫弃,彻底摧毁他可笑的自尊心。

    然而莫弃只是伸出一根手指,举在头顶。

    “他在干什么?想一根手指接下那一掌吗?”

    围观的众人一脸懵逼。

    他们都看得出来,莫弃体内是没有真元波动的,也就是说,他的修为顶破天也就炼精九重天。

    面对炼气九重天境界的王浩,他没有任何机会。

    王浩见到莫弃的举动,讥笑道:“看来你是放弃了,如果你跪下求我,我或许会放你一条生路。”

    嘴上这般说,可拍下的真元手掌却速度不减。

    轰!

    真元手掌落下,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莫弃会被拍成肉酱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莫弃毫发无伤,他的手指戳穿了真元手掌。

    真元手掌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轻飘飘落下,四分五裂,很快归于平静。

    这……

    不仅是围观者愣住了,就连王浩自己也傻眼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完全没感觉到莫弃的反击,真元手掌莫名其妙消散了。

    “咳。”莫弃干咳了一声,“我说,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你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既然你出了一招,下面轮到我了吧?”

    话音落下,王浩还没反应过来,视线里就失去了莫弃的踪迹。

    同一时间,王浩浑身寒毛树立,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让他下意识激发了王兴龙送给他玄级甲胄。

    在武道世界,武技功法划分等级,武器甲胄自然也有好坏之分。

    和武技功法一样,武器甲胄也分天、地、玄、黄四个品级,至于天级以上,那就不叫武器,而是灵器了。

    王浩身上的虽然只是玄级下品甲胄,却足以让他抵挡无垢境以下的任何攻击。

    换句话说,无垢境以下,王浩就算站在那不动,任由敌人打杀,也休想伤他分毫。

    当!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王浩感觉到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轰击在他胸口,令他连退三步。

    “好恐怖的速度,好恐怖的力量!”王浩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这件玄级下品甲胄,刚刚那一拳,他即便不死也会重伤。

    莫弃却感觉自己一拳砸在了硬板上,震得他手臂发麻。

    一招无效,莫弃迅速后撤,没有丝毫留恋。

    下方众人却是一片嘘声。

    “太不要脸了吧,炼气九重天对战炼精修士,竟然还穿着玄级甲胄,这还怎么打?”

    “就是,站着不动,莫弃也伤不到他啊。”

    “这有失公正了吧?”

    莫弃听到下方的议论,面露冷笑:“王大少爷,说你是富贵命,你还真不客气啊,玄级甲胄,你怎么不弄一副天级的?那更厉害,怕是门主也打不过你吧?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