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杀王浩
    面对玄级中品武技“惊雷枪”,莫弃手持烧火棍,做了个基础枪法的起手动作,动作不算快也不算慢,中规中矩,非常标准。

    “天呐,真的是基础枪法!”

    下方众人已经不忍直视,不愿看到莫弃的悲惨下场。

    一个是由玄级长枪施展出来的玄级中品武技,一个是用烧火棍起手的,连低级武技都算不上的入门棍法,两者相遇,结果可想而知。

    就在众人都以为莫弃要棍毁人亡,王浩已经露出胜利者微笑的时候。

    当!

    一声轻响,金属交响声回荡在众人耳边。

    莫弃手中的烧火棍并未被毁,反而挑开了王浩的长枪。

    “惊雷枪”被“基础棍法”起手式挡下来了!

    “这……”全场一片死寂。

    王浩脸色不变,语气轻嘲:“运气不错啊,下一招我看你怎么挡!”

    莫弃嘴角上扬,运气吗?或许吧。

    “惊雷三式!”

    王浩舞动长枪,卷起无尽风暴。

    枪芒亮起,如同烈阳高悬,不断积攒威势。

    轰隆隆!

    雷声响起,长枪忽然消失不见,连带着王浩也没有了踪影。

    下一秒,三道枪芒同时出现,一前一后一上,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刺向莫弃。

    莫弃不紧不慢,握住棍尾,出手便是棍法基础中的“横扫”,一举荡开了前后枪芒,紧接着顺势收棍上撩。

    当!

    又是清脆声响,莫弃毫发无伤。

    王浩长枪不停,围着莫弃快速游走,不断出击。

    莫弃站在原地,或打、或揭、或劈、或盖、或压、或拨、或穿,没有复杂的武技,也没有精妙的棍法,全都是基础动作。

    但就是这些基础动作,让王浩从半空中跌落下来,连连后退,双手虎口崩裂,长枪颤抖悲鸣。

    “怎么可能!你为什么能看穿我的枪迹?”

    没有和莫弃交过手,永远不会知道他的反应有多快,力量有多强。

    无论王浩什么时机出手,招式有多刁钻,都能被莫弃轻描淡写挡下。

    而且力量还大得惊人,光是反震就够王浩喝一壶的。

    莫弃给他的感觉就四个字:稳如泰山。

    完全找不到突破口。

    “呵呵,还是那句话,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莫弃笑道。

    “你不要太嚣张,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王浩怒道。

    莫弃微微一笑,眼中寒光闪过。

    既然已经试得差不多,也是时候结束了。

    没错,之前的交手,莫弃只不过是在试验自己的实力。

    嚎哭深渊一行之后,他的修为达到九转成灵第五转养神,经过交手,莫弃估测自己的实力应该可以媲美普通的炼神巅峰。

    当然,如果遇上天赋极佳的修士,又得另说。

    “轮到我进攻了吧。”

    莫弃手持烧火棍走向王浩,举棍,下劈。

    就是这么个连小孩子都能耍出来的动作,落在王浩眼中却怎么也无法闪避。

    明明看上去漫不经心,速度却快得惊人。

    王浩只来得及将长枪横头顶,试图抵挡。

    咚!

    震耳欲聋的撞击声让下方所有人头皮发麻。

    王浩整个人被砸进地底,赌斗台彻底崩塌,四分五裂。

    一条长十丈,深一丈的鸿沟顺着莫弃的棍子方向延伸开来,无数泥砖飞溅,在半空中碎成粉末。

    这还是人吗?这得多大的力量?!

    就连一旁观战的刑堂裁判老者也眼皮直跳。

    他们哪里知道,莫弃手中的烧火棍看上去不起眼,实际上光重量就有一万五千斤。

    再加上莫弃非人的力量,造成如此恐怖的破坏力也就顺理成章了。

    “王浩不会被一棍子打死了吧?”有人小声问道。

    “不会,别忘了他有玄级甲胄,没那么容易死的。”

    似乎为了印证他的话,一道身影从鸿沟中飞出,悬浮在半空。

    飞行是达到炼神境界的标志,炼神之前,修士最多能做到飞檐走壁,踏雪无痕,但那只能叫轻功,还远远称不上飞行。

    只有达到炼神境界,能够沟通天地之力,修士才能够不需要借助外力,凭空飞行。

    此时的王浩头发散乱,满脸鲜血,一只手臂扭曲变形,看上去狼狈不堪,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意气风发。

    玄级甲胄防御力的确是强,但也仅仅只能护住躯干。

    没有被甲胄包裹的四肢和头颅,可得不到保护。

    “下来一战!”莫弃棍指王浩,冷声喝道。

    不仅王浩想杀莫弃,莫弃也必杀王浩。

    王浩一次次地挑衅,一次次地越过做人的底线,一次次地想杀他,两人之间已经没有和解的可能。

    王浩喘着粗气,没有动作。

    他知道自己不是莫弃的对手,刚刚那一棍子,如果没有玄级甲胄护体,他已经死了。

    继续战斗是不可能的。

    莫弃看出了王浩的退意,但他不可能因此就放了王浩。

    无论是牛叔坟墓被刨,还是他被迫跳下嚎哭深渊,此仇必须用王浩的血来洗刷。

    “莫弃,这次我认栽,不过你也不要得意,不能凝聚真元,你仍旧是废物,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把你宰了!”王浩怨毒地盯着莫弃说道。

    “你没有以后了。”莫弃手持烧火棍,身子下压,双腿猛地用力。

    轰!

    大地颤动,莫弃如同离弦之箭纵身跃向王浩。

    王浩脸色微变,想要躲闪,但为时已晚,只能单手持枪横在胸前,扭转身躯,拿玄级甲胄去抵挡莫弃的攻击。

    轰!

    烧火棍与玄级甲胄来了个亲密接触,王浩如同陨石般坠落,砸进地面,形成了一个方圆数丈的坑洞。

    莫弃降身落下,王浩已经站了起来。

    “你杀不死我的!”王浩怒声说道。

    “喔?是吗?难道你的四肢和头都能像王八一样缩进壳里去?”莫弃大步向前,冷笑问道。

    王浩一愣,随后瞳孔猛地一缩。

    莫弃消失在了原地,撕心裂肺的剧痛瞬间袭上王浩心头。

    漆黑的烧火棍落下,齐肩劈断了王浩的双臂。

    当啷!

    长枪落下,两条手臂飞出,鲜血洒落一地。

    “啊!我的手,我的手!”

    王浩悲愤欲绝,惨叫咆哮。

    他不敢相信莫弃竟然真的敢动手。

    “你敢废了我的手臂?!我要你死,不,我要你生不如死!”

    莫弃仿若未闻,口中喃喃道:“这两棍是为牛叔打的,刨人坟墓,罪该万死!”

    接着他再次提棍横扫,从膝盖位置扫断了王浩的双腿。

    “这一棍是因为你派人设套杀我!”

    王浩几乎晕厥,失去了四肢的他,如同一滩烂肉趴在地上。

    下方围观众人傻眼了,他们有想过很多种情况,却从未想到过会是这种结局。

    “完了,莫弃彻底完了,三长老不会放过他的。”

    “以三长老的脾气,莫弃恐怕真的会生不如死。”

    莫弃来到王浩跟前。

    “被你眼中的废物打得像条死狗,请问你是什么?废物中的废物?”

    王浩满眼怨恨,咬牙道:“我爷爷不会放过你的。”

    莫弃耸了耸肩,说道:“可惜,你等不到那一天了。”

    说完举棍对着王浩的脑袋砸去。

    “住手!”

    棍子在距离王浩脑袋只剩一寸的地方被一只干枯的大手牢牢握住,出手之人正是刑堂的裁判老者。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当众残害同门!”裁判老者呵斥,他的心已经跌落到了谷底,王浩变成这样,他这个裁判难辞其咎,王兴龙肯定会问罪于他。

    他根本没想到莫弃出手会如此干脆和狠辣。

    如今只有将莫弃擒住,交给王兴龙处置,或许还能将功补过。

    莫弃眉头一皱,道:“生死约战,赌斗台上各安天命,这是我们太虚门的规矩。敢问前辈,残害同门从何说起?”

    裁判老者语塞,但一想到王浩的身份,还是沉声道:“王浩已经不是你的对手,得饶人处且饶人,用不着下死手吧?”

    莫弃闻此冷笑:“之前他身披玄级甲胄,手握玄级长枪,所有人都认为我必败,会死在他手里的时候,你怎么没出面阻止他?现在又凭什么要求我放他一马?”

    裁判老者道:“他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你能跟他比?”

    “呵,是啊,他是堂堂三长老的亲孙,我只不过是个杂役出身的厨子。”莫弃自嘲一声,随即又道:“可那又怎样,不还是被我打得跟死狗一样?前辈,您是要公然挑衅我太虚门的规矩吗?”

    “你!”裁判老者大怒,小小的外门弟子竟然敢威胁他,“你最好识相一点,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废了他,现在就废了他!所有罪责,我一人承认!”王浩挣扎着怒吼道。

    他已经失去了理智,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折磨莫弃,将自己受到的苦难千倍万倍地还给他。

    裁判老者犹豫了,他既想不担负挑衅门规的责任,又想妥善处理此事,给王兴龙一个交代,一时间很是为难。

    莫弃双眼眯起。

    “王浩,你不会以为自己安全了吧?”

    话音落下,莫弃心念一动,幽冥烈焰从掌心飞出,阳火发威,使得烧火棍的温度急剧攀升。

    裁判老者吃痛下意识松开了手。

    烧火棍长驱直入,捅进了王浩嘴巴,贯穿了他的头颅。

    王浩,陨。

    完了!

    裁判老者脑子一片空白,莫弃竟然当着他的面把王浩给杀了。

    这下不仅莫弃死定了,王兴龙连他也不会放过的。

    “啊!”一声怒吼从太虚门深处传来。

    一道流光破空而出,夹带着无尽威势与怒火。

    “是谁杀我孙儿?”王兴龙如同受伤的野兽从天而降,双眼泛着血光。

    当他看到王浩的凄惨模样后,两行浊泪落下,泣不成声。

    下一秒,他的目光便落在了一旁细心擦拭烧火棍的莫弃身上。

    王兴龙知道今天是王浩和莫弃的约战之日,但他从未放在心上。

    他对王浩有足够的信心,更何况还身怀玄级甲胄、武器和武技。

    无垢境之下,无人能要王浩的性命。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莫弃这个从未被他正眼瞧过的新晋弟子,竟然把他引以为傲的亲孙给杀了,而且还是单方面的虐杀。

    “是你杀了我孙儿?”

    莫弃点了点头,道:“光明正大,万众瞩目下,生死一战,是我杀了他。”

    “好一个光明正大,好一个万众瞩目,好好好。”王兴龙怒极反笑。

    莫弃咧了咧嘴,道:“你也觉得好?我也这么觉得,炼神修为,穿着玄级甲胄,手持玄级长枪,施展玄级枪法,却连我一个不能凝聚真元的外门弟子都打不过,这种废物孙子我劝你还是赶紧再生一个,免得败坏你老王家的名声,不用感谢我帮你清理垃圾,举手之劳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