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没有资格说不
    王兴龙的心在滴血,王浩是他唯一的孙儿,倾注了他所有心血。

    可是现在王浩死了,而且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屈辱地被莫弃这个不能修炼的外门弟子给杀死的。

    他恨不得现在就拍死莫弃,但是他不能。

    因为他是除了王浩、方敏和顾东之外,唯一一个知晓内情的人。

    莫弃曾经跳下嚎哭深渊,现在不仅没死,反而实力大增,连王浩都不是对手。

    王兴龙怀疑他在嚎哭深渊中获得了逆天机缘,甚至发现了巨大宝藏也说不定。

    否则,莫弃连真元都无法凝聚,凭什么能击败炼神修为、一身玄级装备的王浩?这根本说不通。

    想到这里,王兴龙的心思活络了起来。

    嚎哭深渊是什么地方?禁地!

    不仅仅是太虚门的禁地,更是整个山海帝国的禁地。

    当年无数人闯入想要寻宝,但没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来。

    就连山海帝国联合太虚门在内的四大宗门一起出手,都没能窥得嚎哭深渊的秘密,反而损兵折将,最后不了了之。

    由此可见,嚎哭深渊绝非善地,肯定藏着天大的机缘和秘密。

    若是能把这份机缘掠夺到手,什么太虚门,什么山海帝国,通通都要臣服在自己脚下。

    王兴龙强忍着杀死莫弃的冲动,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先撬开莫弃的嘴。

    在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前,莫弃不能死。

    但是心中的怒火需要发泄啊,莫弃太弱了,一不小心被打死就不好了。

    所以,一旁惴惴不安的裁判老者成了王兴龙的目标。

    “你这个废物!”

    王兴龙一掌拍出,顿时风起云涌,天地之力暴动,本就昏暗的天彻底黑了下来,仿佛世界末日。

    裁判长老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了个半死,血肉模糊倒在地上,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莫弃浑身寒毛树立,王兴龙出手的一瞬间,虽然不是针对他,却让他感受到了无尽的压力,嗅到死亡的气息。

    他知道,若是王兴龙要杀他,哪怕自己底牌尽出,也绝对无法幸免,而且是被秒杀。

    “现在轮到你了!”王兴龙看向莫弃。

    莫弃眉头微皱,但没有丝毫畏惧。

    “三长老,太虚门门规,赌斗台生死战,一旦登台,生死各安天命,恩怨立消,任何人不得插手,不得事后报复,您这样做置门规于何地?莫非,三长老觉得您已经凌驾于太虚门之上了?”

    莫弃在王兴龙面前不卑不亢,侃侃而谈,甚至拿出门规质问他。

    下方诸多弟子,无论一开始是什么态度,现在全都打心底敬佩他。

    而且,他们也迫切想要知道,王兴龙最终会如何处置莫弃,门主云虚子会不会插手。

    “黄口小儿,还想用门规束缚本长老?”王兴龙冷笑,“小小的外门弟子,竟然如此嚣张,今日本长老就要好好教导你,什么是尊师重道!”

    说着,王兴龙便要动手擒拿莫弃。

    就在这时,一声龙吟响彻云霄,耀眼的金光冲破黑暗。

    一道浑身闪烁着光芒的魁梧身影出现在莫弃跟前,与王兴龙对峙。

    “想伤主上,先过我这关。”刘辉激发了体内的龙气,变身化龙,金色的鳞片覆盖全身,双臂化作龙爪模样,整个人看上去犹如天神降临。

    所有人都被刘辉的举动震撼到了,王兴龙也不例外。

    “他是谁?为什么从来没见过?”

    “很眼熟,有印象,但又想不起来。”

    “那是什么功法武技?看上去好厉害!”

    没有了先天短板,刘辉的个头比之原来拔高的二十多公分,再加上化龙神通,气质大变,即便原来和他相熟之人,现在也认不出他了。

    王兴龙的表情阴晴不定,他的见识要比下面的弟子广得多。

    他听得出来,刘辉现身时的动静是传说中的龙吟声。

    而且刘辉的模样,很显然不是功法或者武技能达到的,很可能是血脉!

    如果真的是血脉中含有龙血,哪怕只是一丁点,也会引起轩然大波。

    如果被山海帝国知道,绝对会第一时间派遣强者前来接引。

    “你是谁?师从哪位长老?”王兴龙问道。

    王兴龙误以为刘辉是门中某个大人物的弟子。

    刘辉满脸傲气地瞥了他一眼,道:“我是主上的下属,没有师尊,现在是外门弟子。”

    此话一出,许多暗中观察着这一切的大人物坐不住了。

    天呐,这种好苗子竟然在外门?而且还没有师尊!

    至于刘辉两次提到的主上莫弃,则自动被所有人无视。

    就连隐匿在暗处的柳鸿也忍不住起了爱才之心,但相比于刘辉,他的目光更多的集中在莫弃身上。

    “爷爷,你快放我出去,莫哥哥有危险!”柳如烟急得满头大汗,使劲揪着柳鸿的胡须。

    柳鸿恋恋不舍地闻了一下已经空了的食盒,拍开柳如烟的手,道:“放心,如果有必要,我会出手的。”

    柳如烟愣住了,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柳鸿不止一次说过,在太虚门,他不会出手帮助莫弃。

    拿手搁在柳鸿额头。

    “爷爷你不会发烧了吧?”

    柳鸿没好气地瞪了柳如烟一眼,紧了紧手里的食盒暗道:“他如果早点烹饪出这好东西,哪会等到现在?”

    看出柳鸿不是开玩笑后,柳如烟放下心来,展颜一笑,倾国倾城。

    “王兴龙,你注意点,别伤了我未来的弟子,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王兴龙,别怪老夫没提醒你,如果你敢伤了老夫的弟子,休怪老夫翻脸。”

    “王兴龙,注意分寸……”

    ……

    短短几个呼吸,已经有不下十道神识给王兴龙传音,内容没有例外,全部一致,要求他不能伤了刘辉,而且个个以刘辉的师尊自居。

    王兴龙没有拒绝,毕竟这群老狐狸没有现身也是在给他面子。

    刘辉摆明要保莫弃,若是他们现身收徒,肯定会和王兴龙对上。

    与其如此,倒不如等王兴龙先解决了莫弃再说,反正刘辉又跑不掉。

    王兴龙随意摆了摆手,刘辉便感觉一股无比磅礴的力量从天而降,将他禁锢到一旁。

    别说挣扎了,就连话他都说不出来。

    和王兴龙相比,刘辉实在太弱了,弱到对方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他。

    “莫弃,既然你提到门规,那么你目无尊长,杀害同门又该当何罪?”王兴龙喝问道。

    莫弃冷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赌斗台,生死由命,杀害同门不成立!”

    “三长老说的不是王浩,而是崔宇!”沙哑的声音响起,一名目光阴翳的瘦削老者出现,他是掌管刑堂的四长老徐鹤。

    徐鹤和王兴龙关系甚好,此次前来便是得到了王兴龙的会意。

    “根据我们得到的线索,一个月前,你在杂役区斩杀了内门弟子崔宇,并且残忍地割下了他的头颅,按照我太虚门门规,此罪当诛,现在跟我们走一趟吧。”

    徐鹤的话如同一记重磅炸弹,在围观的人群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莫弃竟然杀害了一名内门弟子?!

    如果是今天以前,没有人会相信,毕竟莫弃是一个不能凝聚真元的废物。

    但是炼神境界的王浩都被他杀了,杀一名内门弟子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莫弃回想起了跳下嚎哭深渊当晚,那名忘恩负义偷袭他的炼气境修士。

    现在看来,方敏刨开牛叔的坟,设计圈套杀他,背后不仅仅有王浩的支持,还有王兴龙的影子。

    “我拒绝。”莫弃顿了顿又道,“四长老,您要拿我,最起码也要先亮出证据吧?”

    徐鹤阴冷一笑:“拒绝?这可由不得你!至于证据,跟我回了刑堂你自然能看见!”

    王兴龙冷笑,太天真了。

    没有权势,没有背景,没有靠山,就没有说不的资格。

    只要进了刑堂,莫弃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任由他宰割。

    到那时候,他有一万种方法从莫弃嘴里得到嚎哭深渊的秘密。

    一旦得到秘密,他会让莫弃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为王浩报仇雪恨。

    莫弃见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只能暗中呼唤:“猪皇,江湖救急啊!”

    猪皇是他现今最大的底牌,他可不相信猪皇真的只会吃、睡和说话,否则在嚎哭深渊凭什么霸占着那么一大块福地?

    “哼唧,本皇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猪皇不满的声音出现在莫弃脑海,“就知道剥削本皇!哼唧!”

    “所以你是有办法的对吗?”

    “哼唧,打架本皇不在行,不过逃跑嘛……”

    莫弃深知猪皇的脾性,当即保证:“以后但凡烹饪出来的药膳,优先给你吃。”

    “成交!哼唧!”

    就在徐鹤想要擒拿莫弃,柳鸿掐出阵法准备随时出手,猪皇准备带着莫弃跑路的时候,一身白袍的余良出现了。

    “给老子住手!”一声爆喝。

    和余良相熟的诸多大佬全都震惊了,不是惊讶于余良的出现,而是他们生平第一次听到余良爆粗口。

    要知道,身为炼丹师的余良,最不缺的就是脾气和耐心。

    再加上他本性温和,向来是平易近人,别说爆粗口了,就是生气这种情绪,都极少出现在他身上。

    余良从天而降,落在莫弃跟前,怒视着王兴龙和徐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