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强势的监察长老
    王兴龙和徐鹤面面相觑,这是闹哪一出?

    “见过余师叔。”两人抱拳对着余良恭敬一拜。

    论辈分,余良要比他们高一辈。

    再加上余良是太虚门首席炼丹师,地位非比寻常,哪怕是很多太上长老见了也要礼让三分。

    “你们不能动他!”余良见莫弃完好无损,顿时松了口气,转而看向王兴龙和徐鹤,语气严肃道。

    不仅王兴龙和徐鹤傻眼,就连莫弃自己也懵了。

    余良是谁他当然知道,经常吃他烹饪的菜肴,算是被他厨艺征服的代表性人物。

    这些年供养方敏修炼的丹丸,大多就是出自余良之手。

    但即便如此,还不至于让他特意赶来为自己撑腰吧。

    “余师叔,此子罪孽深重,残害同门,目无尊长,按照门规应当带进刑堂审讯,然后公开处置!”

    王兴龙脸色微沉,亲孙王浩被杀,即便是余良出面,他也不会让步。

    更何况还涉及到嚎哭深渊的秘密。

    徐鹤也开口道:“余师叔,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门规不可废,刑罚不可拖,否则如何向广大弟子交代?”

    余良眉头一皱,他虽然一心炼丹,向来不会过问太虚门中的其他事宜,但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也不代表他没有情商。

    莫弃是什么性格的人,这些年接触下来,他再清楚不过了。

    别说他不可能残害同门、目无尊长,即便是真的,就凭那手“熊虎斗”,余良今天也保定他了。

    “你说他残害同门,有证据吗?人证还是物证,在哪?”余良问道。

    徐鹤语塞,崔宇的死,方敏和顾东亲眼所见。

    可问题在于,不可能让他们出来作证。

    余良是何人?首席炼丹师,灵魂力量强得可怕。

    在他面前,方敏和顾东不可能藏得住秘密。

    若是设计圈套狙杀莫弃的事曝光出来,那还怎么玩?

    身为刑堂的掌权者,徐鹤抓人向来不需要证据,嚣张惯了,一时间反倒不知怎么回答了,只能抓住第二点。

    “他目无尊长,顶撞我等。”

    余良笑了,说道:“莫弃是我弟子,论辈分和你们平级,别说只是顶撞,就算打了你们,也远远算不上目无尊长!”

    余良的霸气话语让所有人为之侧目,紧随其后的则是疑问。

    莫弃什么时候拜入余良门下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莫弃身上。

    “师尊好啊。”莫弃向余良招了招手。

    这时候他当然不会否认,除非他脑子有病。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是你弟子!”王兴龙咆哮,不敢置信地盯着余良。

    余良淡淡道:“怎么,你在质疑我吗?如果没有听错,王师侄,你现在才是目无尊长吧?”

    王兴龙脸色一变,但并不低头,道:“余师叔休要转移注意,我们现在谈的是莫弃。刑堂是维护门规,执行门规的地方,即便暂时证据不够充分,但只凭怀疑,就有权利让任何弟子配合调查。”

    说着,他向徐鹤使了个眼色。

    徐鹤会意,义正言辞道:“没错,现在我们怀疑莫弃和一桩内门弟子的命案有关,需要带他回去接受调查。余师叔,虽然您地位尊贵,但也不能干涉刑堂执法啊。”

    不等余良说话,王兴龙又道:“余师叔,我们敬重您才与您说了那么久,否则我们若是想强行带走莫弃,您拦不住的。”

    余良气极反笑:“怎么,你们还想当着我的面,抓走我的弟子?”

    王兴龙和徐鹤对视一眼,抱拳道:“余师叔,得罪了。”

    眼看着王兴龙和徐鹤要动手,余良是又急又气。

    虽然他辈分大,修为也略高一筹,可他毕竟只是个炼丹师,几乎没有修炼武技,也不懂如何对敌。

    正如王兴龙说的那样,如果他们强行动手,余良阻止不了。

    “你们若是敢动手,我敢保证,从现在开始,你们休想从我手中得到任何丹药,丹丸都没有。”余良怒声威胁道。

    如果是以前,王兴龙和徐鹤肯定不敢这般得罪余良。

    可莫弃身怀嚎哭深渊的秘密,两者相比,一点丹药根本算不上什么。

    “我看谁敢动手!”就在这时,一声怒喝从太虚门主峰上传来,那里是入门考验大殿的位置。

    一股滔天威压滚滚而来,有如万岳之重狠狠压迫在众人心田。

    无论是王兴龙二人还是隐匿在暗处的诸多强者皆是脸色一变,有震惊,有欣喜,有意外,也有不信。

    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人虚空而立,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不,这不可能!”王兴龙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惊恐万分,他看向半空中的中年人。

    “你的气血早已干枯多年,潜力耗尽,怎么可能突破?”

    徐鹤也是大惊失色,眼中惊魂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余良先是一愣,随后露出了笑容,道:“原来是二小子你啊,不错,没想到时隔那么多年,被你先迈出了那一步。”

    中年人正是吃了“熊虎斗”闭关修炼的监察长老,他成功突破了大境界,寿命翻倍,所以褪去了垂暮容貌,变回到了壮年时期模样。

    “杨明见过余师叔。”监察长老对着余良恭敬行礼,随后对一旁的莫弃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见过监察长老。”莫弃抱拳见礼。

    杨明连忙落下,止住了莫弃的动作。

    “无需多礼,说起来是我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更何况,你已经拜入余师叔门下,今后你我便是师兄弟,为兄就托大称你一声师弟了。”

    得,余良弟子这个身份算是彻底坐实了。

    莫弃的内心是拒绝的,但此时此景,他也不可能解释什么,只能硬着头皮应下。

    “见过师兄。”

    “哈哈哈,好!师弟在此等我片刻。”杨明很开心。

    一扭头,笑容不见,杀意满满。

    “老三老四,废话不多说,过来一战!”

    杨明遁入半空,指着王兴龙和徐鹤邀战。

    王兴龙和徐鹤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们和杨明师出同门,之前三人修为相仿。

    但杨明年纪比他们大很多,气血干涸,潜力耗尽,武道之路上,没有了继续突破的可能。

    这也是王兴龙二人看不起杨明的原因。

    可是现在,杨明的身体不仅回归到了巅峰状态,更是越过了那道拦住他们上百年的天堑。

    到了他们这种修为,别说大境界了,就是每个小境界之间,差距都非常大。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的杨明,一只手就能轻松镇压他们两个。

    这还打个毛啊?上去找虐吗?

    王兴龙和徐鹤不动手,可不代表杨明也不动手。

    众目睽睽之下,杨明双臂张开,脑后突然浮现出一口巨大的洞天,洞天之中精光四溢,一片片灵气凝聚而成的云朵散发出强大的威势。

    当这口洞天出现,王兴龙和徐鹤彻底没有了反抗的心思。

    “他竟然真的突破了那道坎!”

    “怎么办,三师兄?”徐鹤心生退意,杨明突破境界,达到了新的层面。

    别说他们了,从今以后就算门主云虚子也没有资格命令杨明。

    “分头走!”

    王兴龙不甘心地瞥了一眼莫弃,扭头便逃。

    徐鹤则向着相反的方向逃窜,然而两人逃跑的动作刚刚起步,就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禁锢在了原地。

    “还想逃?哼!”杨明冷哼一声,抬手做了个下压的动作。

    顿时,王兴龙和徐鹤感觉天塌地陷,双腿不由自主地弯曲,就这么跪了下来。

    “杨明,士可杀不可辱,你不要逼我!”王兴龙奋力抵抗,奈何两者差距太过巨大,无论他如何运转真元也不能撼动分毫。

    杨明从天而降,一脚把王兴龙踹到在地,脑后的洞天落下,不断靠近王兴龙。

    巨大的力量使得王兴龙连跪伏的资格都没有,直接趴在了地上,浑身骨头发出“噼啪”声响,血肉爆开,不断有血雾翻腾。

    王兴龙有心说出点场面话,奈何他连张嘴动动舌头都做不到。

    一旁的徐鹤也好不到哪去,狼狈地趴在地上,满身是血。

    莫弃不由惊叹,这也太强了吧,仅仅是祭出一口洞天,光凭气势就把王兴龙和徐鹤压得生活不能自理。

    他不知道的是,洞天逸散开的并不是什么气势,而是比气势更加强大和奥妙的意境!

    杨明踩着王兴龙的脸,却看向徐鹤问道:“重新给你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告诉大伙,莫弃需不需要去刑堂接受调查?”

    话音落下,徐鹤感觉身子一轻,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

    他满眼的惊恐,连忙摇头说道:“不需要,不需要。”

    杨明摸了摸下巴,似乎并不是特别满意,又道:“你这么敷衍会让我觉得,你是被迫才这么说的。”

    徐鹤内心翻了无数个白眼,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我可不就是被你逼迫的吗?

    当然,这话就算再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说出口。

    “不不不,绝对不是被迫的。”

    “可你之前说,有个内门弟子惨死了呀,叫什么来着?哦对,崔宇。”杨明慢条斯理,故作思考状,“你说凶手是谁呢?”

    徐鹤想哭的心情都有了,身为刑堂主宰,向来都是他审判别人,还从没这么憋屈过。

    关键他还不得不服,谁让人家拳头大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