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道歉服软
    “凶手……凶手是……”徐鹤感觉自己已经上百年没那么烧脑思考问题了,凶手还能是谁,不就是莫弃嘛,可现在这种情况,他敢说出来吗?

    徐鹤满头大汗,目光不由地撇向一旁的王兴龙,脑中灵光一闪,有了!

    “凶手是王浩!经过刑堂再三调查取证,杀害崔宇的人就是王浩!”

    全场一片震惊加死寂,落针可闻。

    这个反转让所有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连当事人莫弃也一脸的懵逼。

    这特么也可以?

    虽然看上去很可笑,不过非常解气!

    让你们仗势欺人,现在知道了吧,老子也是有后台的人!

    不知道是伤势所致,还是被气到的,趴在地上的王兴龙一口鲜血喷出,呼吸加重。

    徐鹤不敢看他,内心暗道:三师兄啊三师兄,别怪小弟,小弟也是被逼的,反正王浩已经死了,再背负一项罪名也没什么大不了,对我们大家都好。

    “哦?这就有意思了,你确定是王浩?”杨明也没想到徐鹤会这般说辞。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证据确凿!”徐鹤豁出去了,连连点头。

    “你不要觉得勉强啊,我可没有逼你喔。”杨明提醒道。

    徐鹤无言,只想呵呵。

    如果你的洞天没有悬在我脑门上,我会更愿意相信你没有逼我。

    “如此说来,我莫师弟并没有杀人了?”

    “当然没有!”

    杨明满意地点了点头,徐鹤也松了口气。

    杨明脚下微微用力,将王兴龙的脸踩进了地底。

    他抬头望向虚空某处,道:“看了那么久的好戏,再不出来,我可就要踩碎他的脑袋了!”

    随着杨明话音落下,一名中年人苦笑着现身了,正是太虚门的门主云虚子。

    “二师弟,你的脾气还是那么火爆。”

    杨明讥笑:“当然不如你左右逢源,高高在上了。”

    云虚子知道杨明在责怪他明知莫弃被恶意打压,还任凭王兴龙和徐鹤胡作非为。

    他不想解释什么,也没法去解释。

    身为太虚门门主,他必须顾全大局。

    相比于一个不能凝聚真元的外门弟子,他当然会更加偏袒王兴龙和徐鹤。

    对他来说,太虚门的利益是放在第一位的。

    就像杨明出关后强势镇压王兴龙和徐鹤,甚至加以侮辱,云虚子也照样没有阻止。

    就是因为突破境界后的杨明,对太虚门的作用比王兴龙和徐鹤更大,所以云虚子能包容他的种种行为。

    不过王兴龙和徐鹤毕竟是长老,杀死是不被允许的。

    “从现在开始,莫弃晋升成为核心弟子,享受最高待遇。”云虚子当众宣布了一个惊人的决定,随后又看向莫弃,道:“莫弃,这件事王兴龙和徐鹤有错在先,本座也有责任,不过你放心,从今以后,他俩绝不会再找你半点麻烦,这是本座的承诺。”

    “鉴于今日你受到的委屈,本座也替王兴龙和徐鹤对你作出补偿,十万下品灵石,外加一万贡献点如何?”

    云虚子知道,要想平复杨明的怒火,关键点还是在莫弃身上。

    下方众人一片惊呼。

    先不说核心弟子的身份,光是那十万下品灵石和一万贡献点就足以让所有人眼红。

    灵石是什么?武道世界的硬通货币,修炼的基础保障!

    十万下品灵石,很多弟子可能一辈子都赚不到那么多。

    至于一万贡献点,这么说吧,一般的外门弟子每年也就能赚一二十点贡献,内门弟子百八十点,精英弟子五百左右。

    可以说,莫弃一夜暴富了。

    但莫弃本人并没有什么感觉,他不在乎灵石和贡献点,也不是很相信云虚子的承诺。

    他确信,王兴龙绝不会放弃报复。

    至于说核心弟子的身份,很牛逼吗?

    “呵,马后炮的赔偿。”杨明冷笑一声,“不久的将来,你会知道,小看我莫师弟,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云虚子摇头轻笑,没有在意杨明的冷嘲热讽,他在等待莫弃的回复。

    莫弃不傻,他还要在太虚门生活,不能驳了云虚子的面子。

    “多谢门主。”

    云虚子点了点头,目光移向不远处的刘辉,看了一眼,并未多说什么,身形闪过,消失在了原地。

    “你还不道歉吗?”杨明收回洞天,脚尖一挑,将半死不活的王兴龙踢飞。

    恢复了行动力的王兴龙勃然大怒,当时就要不顾一切出手,但被徐鹤死死拉住。

    “三师兄,来日方长啊!”徐鹤传音提醒,“杨明已经突破,我们就算自爆丹田也不是他的对手,不要做无谓的斗争。”

    王兴龙深吸一口气,知道徐鹤说的是事实,只能强压下心中的怒火。

    “哟,还不服气吗?不服来战啊!”杨明非常乐意王兴龙动手,他正找不到借口杀人呢。

    王兴龙满眼的憋屈和怒火,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正如他之前施加在莫弃身上的那样,没有足够强的背景和实力,就没有资格说不。

    “对不起!”王兴龙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

    “跟我说什么对不起?”杨明不依不饶,懒洋洋道:“过去和我莫师弟说!”

    如果不是徐鹤拉着,王兴龙差点又要暴走。

    但最终,他还是来到了莫弃跟前,憋红了脸,声音很小。

    “对不起莫师弟,师兄错了。”

    “你说什么?声音太小,我没听到。”莫弃侧了侧脑袋,一副没听清的样子。

    既然已经注定为敌,莫弃当然不会放过羞辱对方的机会。

    要知道,如果不是“熊虎斗”恰好激活了杨明的生机,杨明又刚好赶上突破,他今天就不仅仅是被王兴龙二人羞辱,还会被抓进刑堂,遭受非人的折磨,最后惨死。

    如果不是实力不够,又不想让杨明为难,莫弃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杀了王兴龙和徐鹤,斩草除根。

    崔宇的恩将仇报让他认清楚了武道之路的艰险和残酷,心软的人是活不到最后的。

    王兴龙再也忍不住了,被杨明羞辱也就算了,那是人家的本事,可你小小的莫弃,凭什么?

    “莫弃,你不要欺人太甚!”王兴龙怒道。

    莫弃冷笑:“你孙儿王浩挤兑我,让我主动约战的时候,你怎么没觉得他欺人太甚?刨我牛叔坟墓,用他尸骨威胁狙杀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欺人太甚这四个字?他穿着玄级甲胄,手持玄级长枪,使出玄级武技,以炼神修为战我这个连真元都没凝聚的外门弟子时,你怎么没觉得欺人太甚?你堂堂三长老,和四长老一起针对我,扬言要抓我去刑堂的时候,怎么还是没觉得自己欺人太甚?”

    “现在让你道个歉,就欺人太甚了?怎么,是你飘了,还是我杨明师兄握不住刀了?”

    说着,莫弃看向杨明:“师兄,他好像不太愿意道歉啊。”

    杨明会意,非常配合地再次祭出洞天。

    王兴龙当时就没有了脾气,索性把心一横,咬着牙,一字一顿吼道:“莫师弟,对不起,我错了!”

    莫弃挖了挖被声波震到的耳朵,笑道:“这就对了嘛,早点这样,你孙子也不会死了呀。”

    王兴龙担心继续留下来会被逼疯,黑着脸,也不管徐鹤,身形一闪,没入云霄,离开了。

    徐鹤讪笑,也不停留,跟着离去。

    刑堂,王兴龙和徐鹤前脚后脚落下。

    “三师兄,门主作保,不允许我们出手,真的就这么算了?”

    王兴龙眼中满是杀意和冷光:“算了?哼,此仇不报,我王兴龙誓不为人!”

    他没说出来的是,报仇只是顺带,关键还是要得到嚎哭深渊的秘密。

    赌斗台前,王兴龙和徐鹤离开后,一道道强横的气息出现,每一位都目光灼热地盯着刘辉。

    “好好好,真是一棵好苗子啊。”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满目精光,不断打量着刘辉,就像看见了美女的色狼,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小伙子,本座乃是太虚门传功大长老,你可愿拜我为师?”

    虽然是询问,可语气却不容置疑。

    “喂喂喂,我说周老家伙,你还要不要脸了,竟敢挖我墙角,他是我弟子!”另一名满面红光的老者不满说道,脸上没有丝毫因为胡扯而带来异色。

    “还好意思说周老家伙不要脸,我看你更不要脸!”一名黑衣中年男子怒道,“他是你弟子?那么请问,他叫什么名字?”

    满面红光的老者支支吾吾说不出来,但还是硬着脖子道:“哼,他肯定会拜我为师,可不就是我弟子吗?”

    “都走开,他是我的!”

    “老夫曾获得太虚门年度最佳师尊称号,小伙子,跟我走吧!”

    “什么鬼称号,你自封的吧,小伙子,我观你头角峥嵘,眉宇间竟是与本尊有八分相似,本尊年轻时是个浪子,或许你娘跟你提起过为父的事迹……”

    “呕,隔壁王老鬼,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还有没有节操了?”

    “节操是什么,能吃吗?”

    “滚一边去,本座乃是太上长老!最有资格收他为徒!”又有人参与进来。

    “太上长老了不起啊,论教徒弟,你最不行了,哥儿几个,扁他!”不知是谁怂恿一句,立马有人一拥而上,噼里啪啦一阵猛揍。

    “敢打我?吃我一记烈火掌!”

    “谁特么捅的老夫屁股?看我天残脚!”

    “干,敢偷袭本座,猴子偷桃!”

    “来阴的你们,那也休怪我无情了,海底捞月!”

    顿时,争抢变成了群殴。

    看着平时高高在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诸多大佬,为了能收刘辉为徒,一个个就像市井痞匪,扭打在一起,下方诸多弟子感觉三观的下限被刷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