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强买强卖”
    刘辉深深地看了陈亮一眼,没有逼着他再点其他的菜。

    凭莫弃的手艺,不怕没有回头客,就怕没人来尝试。

    只要吃过一次,就绝对会想吃第二次,再难忘怀那种滋味。

    一份紫竹金香饭足够征服陈亮的胃和心,别看他现在一副肉疼的样子,刘辉敢保证,以后就算赶他走,他都舍不得走。

    等菜期间,陈亮满脸苦涩。

    那可是一百贡献点啊,是他好几个月的修炼花销。

    每每想到这里,他都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肠子都悔青了。

    就在这时,酒楼外传来了一道声音。

    “莫弃,出来一战!”

    刘辉不怒反喜,走了出去,又有顾客上门了。

    陈亮则是面色怪异,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是他的死对头黄浩。

    修为要比他高两层,炼神六重天,总是仗此欺压自己。

    一阵不大不小的动静后,刘辉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名鼻青脸肿,满身狼狈的短发少年。

    陈亮乐了,他太了解黄浩的脾气了,暴躁而又自以为是。

    刘辉可不会惯着他,一顿猛削,硬生生把黄浩给揍服软了。

    看到黄浩凄惨的样子,陈亮郁闷的心情一下子顺畅了很多。

    “陈亮?!你怎么也在这里?喔~我明白了。”黄浩见到陈亮先是一惊,随后恍然大悟。

    同是天涯沦落人呐!

    不过,为什么你一点伤都没有?

    陈亮诡异一笑,指着贴有菜单的那面墙,道:“别胡思乱想了,点菜吧。”

    点菜?黄浩一头雾水,顺着陈亮的手指看去,当时表情就僵在了脸上,嘴巴张大,能塞下两枚鸡蛋。

    “这里可是酒楼,进来了当然要点菜了。”陈亮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对黄浩的反应非常满意,竟是帮着刘辉介绍起了情况。

    “什么狗屁药膳卖那么贵,想坑老子?”黄浩的臭脾气一下子没忍住,跳脚骂出了声。

    一只强有力的大手重重地落在黄浩的肩膀上,拍得他身子几乎散架,疼得呲牙咧嘴。

    “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刘辉沉着脸冷声说道。

    黄浩感觉半边肩膀已经没有了知觉,两腿打着摆,如果不是残留不多的意志力还在支撑着,他可能已经瘫坐在地上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黄浩深知刘辉的恐怖,当即一本正经道:“我觉得一份药膳卖一百贡献点实在太便宜了,买到就是赚到,实乃我们修士的福气。”

    陈亮惊得眼珠子掉了一地,认识黄浩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知道这货那么没有节操。

    “喔?是么?”刘辉淡淡道:“那就卖你两百贡献点好了。”

    “啊?”黄浩呆若木鸡,反手给了自己一嘴巴子,让你嘴贱!

    “怎么,还嫌便宜?”刘辉问道。

    “没没没,刚刚好,刚刚好!”黄浩连忙摆手,强行挤出一丝微笑,实则内心在滴血。

    “那就点吧。”刘辉说道。

    “紫竹金香饭。”黄浩几乎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他和陈亮一样,都觉得三菜一汤里,只有这道菜看上去正常一些。

    “又一份紫竹金香饭!”刘辉再次吆喝一声。

    莫弃端着一个盘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盘子里装着一根一尺来长的紫色竹子,有成人手腕那么粗。

    “你的紫竹金香饭。”莫弃将盘子搁在陈亮面前。

    陈亮和黄浩满脸问号,紫竹是看到了,可是饭呢?

    莫弃翻了翻白眼,这两不会连竹筒饭都没吃过吧?

    仓!

    黑曜石打造的菜刀化作黑影一闪而过,紫色竹子一分为二。

    咔!

    左右两边等分裂开,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充斥在陈亮的鼻腔内。

    金黄色的米粒颗颗分明,饱满如玉,光看着就是一种视觉享受。

    咕嘟!

    陈亮咽下一口口水,目光凝聚在紫竹金香饭上,怎么也挪不开。

    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对一顿米饭着迷。

    “竹子也能吃,最好和米饭搭配起来一起吃。”莫弃丢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陈亮贪婪地嗅着空气中的香味,连筷子都没用,抓起半份紫竹,就这么下口啃食了起来。

    只是一口,陈亮便当场呆滞,双目瞪得溜圆。

    天底下竟然有那么美味的东西!

    紫竹并非是想象中的又老又硬,相反,十分的清爽脆口,甘甜如梅,再配上满是异香的金黄色米粒。

    那种从未有过的风味和口感,让陈亮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直到咽下腹中,他才清醒过来。

    “好吃!”

    陈亮毫无形象地左右手各执半份紫竹,左右开弓,一顿胡吃狂啃,根本停不下来。

    诱人的香味,再加上陈亮迫切的吃相和满足的表情,让一旁的黄浩口舌生津,内心十分困惑,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紫竹金香饭已经全部进了陈亮的肚子,而他本人则在黄浩怪异的目光中狂舔不小心滴落在盘子内的汤汁。

    这也太夸张了吧?!

    当盘子被舔得比洗了还干净的时候,陈亮这才停了下来。

    这一停不要紧,回过神的陈亮突然发现了一个让他无比震惊的事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丹田里竟然积攒了一股非常庞大的灵气,相当于修炼了小半年的量。

    按理说他的丹田是承受不住那么多灵气的,早该被撑爆才对,可是这股灵气偏偏就是安稳地呆在体内,没有半点暴动的征兆。

    来不及多想,陈亮立刻盘膝坐在地上,开始消化这股灵气。

    黄浩有心想要询问,但陈亮没有理会他。

    这时候,莫弃再次端着一盘紫竹金香饭走了出来,放在黄浩面前。

    黄浩早就好奇万分,等不及剖开紫竹,就这么整根塞进嘴里啃食了起来。

    他的反应和陈亮如出一辙,一番风卷残云之后,舔光了盘子又狠命嘬着手指,直到手指都被嘬得发白了,他才停了下来。

    最后也是脸色一变,坐在地上,进入了修炼状态。

    “主上,你说在咱的地盘修炼,要不要也收费?”刘辉提议问道。

    莫弃眼前一亮,不过很快就摇了摇头。

    “他们是第一次食用药膳,这种反应很正常,以后习惯了,就不会这样了。”

    莫弃顿了顿,神情一动。

    “刘辉,有大活上门,一个都不准放跑!”

    “好嘞,放心吧主上,交给我!”刘辉大步走出酒楼,神识里最起码有二十多人落在了山头上。

    半刻钟后,莫弃的酒楼里多出了二十三位炼神修为的顾客,几乎每一位都带着伤,而且伤势还不轻。

    他们的目光死死落在菜单上,表情幽怨而又愤怒。

    刘辉却在一旁喜上眉梢,同时面对二十三位炼神修为的精英弟子,哪怕他有龙气加持,变身后也经历了一场恶战才拿下了他们。

    战斗激发了体内地龙妖兽内丹的药效,修为突破到了炼神二重天。

    刘辉是多么希望再来几批铁头娃、愣头青,供他练手。

    半日后,酒店里已经座无虚席。

    一部分人神情愤懑,十分肉疼地盯着药膳的价格;一部分人像饿死鬼投胎,疯狂啃食着紫竹金香饭;剩余的一部分人则闭眼打坐,沉浸在深层次的修炼当中。

    ……

    当余良和杨明联袂来到莫弃的住处,推开酒店大门后,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如果不是看到刘辉在“招呼”顾客,他们甚至以为来错了地方。

    “你们这是在?”杨明和余良并不知道莫弃的计划,他们此次前来是为了蹭饭吃。

    自从品尝了莫弃的药膳,蹭饭已经成了杨明和余良每天必做的事情

    那些个还没吃到药膳的弟子就像见到了救星,一个个哭丧着脸,争先恐后跑来告状。

    “弟子见过余师祖,见过监察长老,请二位祖师为我们做主啊!”

    “此人穷凶极恶,性情暴戾,不仅无缘无故殴打我等,还强买强***着我们点餐。”

    “是啊,如果只是普通的吃饭我们也不会说什么,可……可价格高达一百贡献点一道菜,简直丧尽天良!”

    “求祖师做主!”

    杨明和余良看到了菜单和价格,面面相觑,不知道莫弃在搞什么鬼名堂。

    “弟子见过师尊,余师叔祖。”这时刘辉上前见礼。

    “什么,师尊?!”

    众人傻眼,刘辉竟然是杨明的弟子?!

    这就尴尬了,跑去人家师尊面前告弟子的状,这不是二傻子么?

    莫弃拜入余良门下已经让很多人眼红,凭什么刘辉一个下人也能成为监察长老杨明的弟子?

    还让不让人活了?

    余良干咳了一声,道:“诸位稍安勿躁,药膳是我弟子莫弃精心研制而成,本座可以保证,一百贡献点绝对物超所值。”

    呵呵!

    众人内心只想说这两个字。

    莫弃是你弟子,你当然帮着他说话了。

    虽然心中非常不爽,但没有一个人敢表现出来。

    相反,还必须装出很开心的样子,谁让余良是太虚门的首席炼丹师呢。

    这时,莫弃端着两份紫竹金香饭从厨房中走了出来。

    “弟子见过师尊,师叔。”莫弃将紫竹金香饭放在两名精英弟子跟前,上前见礼。

    “无需多礼,只要你不嫌弃我们两个老家伙天天来蹭饭就行。”余良笑道。

    “怎么会,您二位快请坐,还是惯例那几道菜吗?”莫弃笑着问道。

    余良摇了摇头,指着墙上的菜单,道:“不用了,今天品尝一下这几道药膳吧。”

    “那好,请稍等,我这就去准备。”莫弃笑着走进了厨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