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上门要说法
    “情况如何了?”王兴龙面容枯槁,坐在椅子上,揉着眉心问道。

    王浩的死深深地刺激到了他,整个人看上去苍老了几十岁。

    徐鹤双目阴翳,闪烁着寒光,道:“经过我们暗中操作,已经有七成的精英弟子对莫弃表现出了强烈的不满,很多人都相信,只要打败莫弃,就能取代他核心弟子的位置。”

    “虽然这七成弟子修为不是很高,但胜在人多,而且据探子回报,已经有一部分人去找莫弃的麻烦了。”

    “最终结果呢?”王兴龙皱眉问道。

    徐鹤连忙说道:“除了第一批弟子被人打残扔下了山,后面的人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王兴龙神色一动:“你是说,有一批弟子被打残了?”

    “没错,四肢具断,牙口稀烂,虽然不致命,但很惨。特别是丁老怪的大弟子,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莫弃,被打得血肉模糊。”

    王兴龙闻此当即有了决断:“还不够,尽快把剩余的三成精英弟子也煽动起来,尤其是那些修为达到炼神七重天以上的弟子,让他们去找莫弃麻烦,我倒想看看,莫弃你敢不敢把所有人都得罪!”

    “还有,丁老怪那边你以刑堂的名义去和他接触,哼,打残同门可是大罪,怎么做你自己心里有数。”

    “好的。”徐鹤点了点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我查到方敏在出事前就离开了太虚门,据说是被王浩赶走的。”

    “方敏?”王兴龙眼中寒光不断,“就是那个害得浩儿和莫弃赌斗的罪魁祸首?”

    “是的,三师兄你想怎么处置她?。”

    “不急。”王兴龙摆了摆手,接着说道:“派人看着她,等我们处置了莫弃再把她一同抓来,为浩儿陪葬!”

    ……

    “欺人太甚!”

    丁老怪一掌将身前的石桌拍了个粉碎,一张老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起来。

    在他面前,十几名浑身裹满了绷带的人躺在床上,只留下一双眼睛和鼻子在外面,活脱脱的木乃伊。

    这些人正是最先一批找上莫弃,被刘辉打断四肢,锤烂牙口的那群倒霉蛋。

    “师尊,您要为我们做主啊。”

    丁老怪,原名丁伟,是太虚门的一名供奉长老,地位与王兴龙不相上下。

    虽然他非常愤怒,但也打听清楚了莫弃的身份。

    太虚门首席炼丹师余良的弟子,光是这一点,就不是他丁老怪能动得了的。

    更别说莫弃身后还站着一位修为突破到了那一步的杨明。

    如果他冒然过去兴师问罪,很可能不仅没法讨回公道,还同时得罪两位大佬。

    可弟子们的委屈就这么算了?

    就在丁伟左右为难的时候,徐鹤带着一批老熟人找上门来。

    “丁兄,咱相识多年就不多废话了,开门见山,此次我们聚在一起,为的是找新晋核心弟子莫弃讨要个说法!”一名青衣老者愤然说道。

    他是陈亮的师尊,同样是一名供奉长老。

    陈亮找莫弃麻烦,一去不复返,让他非常担心。

    “没错,我弟子黄浩也不知道被那狂徒如何虐待了,只听说有人看见他被莫弃身边的跟班打伤抓了进去。”

    说话的是一名中年男子,神色焦急。

    “我三名弟子也是到现在都没回来,一定要去讨个说法!”

    “我也是,必须让他把人交出来。”

    “还有我!”

    ……

    眼看着被自己找来的诸多长老同仇敌忾,徐鹤非常满意,他清了清嗓子。

    “诸位,且听我说一句。”

    众人安静了下来,看向徐鹤。

    “众所周知,我刑堂掌管太虚门的秩序,神圣不可侵犯,但那莫弃自恃身份,屡屡挑衅刑罚的威严。”

    “现在更是猖狂到明目张胆打伤打残同门弟子,加以囚禁。毫不夸张的说,他是我太虚门几千年来最大的毒瘤。”

    “我刑堂愿意做诸位强大的开山利剑,携手共同斩毒瘤,还太虚门一个朗朗乾坤!”

    “诸位看如何?”

    徐鹤说得那叫一个慷慨激昂,义愤填膺。

    众多长老相互对视,我们加在一起那么多人,即便余良再怎么护短,也应该顾全大局了吧。

    “好,算我丁伟一个!”丁老怪第一个站出来表示支持徐鹤。

    “我加入。”陈亮的师尊开口说道。

    “我也是。”黄浩的师尊点了点头。

    “也算我一个!”

    “我同意!”

    ……

    一时间,在场的长老达成了共识,一起开赴莫弃的山头。

    而莫弃的酒楼也迎来了最后一批寻衅滋事者,被变身后的刘辉打得服服帖帖,跟在他后面,进了酒楼。

    在刘辉威胁般的目光下,众人只好捏着鼻子认倒霉,花费一百贡献,点了个紫竹金香饭。

    余良和杨明面面相觑,他们总算知道,为何刚来的时候,那群弟子会是那副委屈模样。

    这事搁在谁身上受得了?

    不过他们并未阻止,因为凭良心说,莫弃烹饪的药膳,无论是口感还是药效,绝对价值一百贡献点。

    紫竹金香饭、精气大力丸、极品大乱炖、灵菊胡辣汤,虽然都是一级灵药烹饪而成,但哪怕是余良和杨明,也吃得津津有味,遍体生暖,恨不得多来几份。

    轰!

    就在这时,酒楼大门被一股巨力轰碎成渣。

    十几道身影鱼贯而入,为首的正是掌管刑堂的徐鹤。

    然而不等余良和杨明发飙,上百名吃过药膳,正集体打坐修炼的精英弟子被动静吵醒,一个个勃然大怒。

    修炼最忌讳的就是被人打扰,如果不是药膳中的药力被莫弃处理过,性情温和。

    仅凭刚刚半途被人惊醒,就足以让所有人走火入魔。

    轻则真元逆行,筋脉受损,修为倒退;重则心脉受损,一命呜呼。

    这简直就是谋杀!

    “是哪个杂毛不要命,坏了老子的好事,给老子滚出来!”脾气暴躁的黄浩第一个跳了起来。

    眼看着就要突破炼神六重天,达到炼神七重天,硬生生被人打断,那种郁闷让他气得想杀人。

    黄浩双眼喷吐着怒火,四处寻找目标,目光最终落在了徐鹤一群人身上。

    有相同遭遇的不止他一个,毕竟售价一百贡献点,莫弃可没有偷工减料,他做事首先对得起良心。

    而以徐鹤为首的一干长老傻眼了。

    满屋子活蹦乱跳的精英弟子,瞅瞅刚刚那发怒的吼声,哪里有半分受伤的样子。

    剩下的人也都在疯狂地啃食紫竹金香饭。

    这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画面和谐得有些过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