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剧情反转
    “黄浩,你没事吧?”

    徐鹤身后,一名中年男子冲到黄浩跟前,上下打量着他。

    “师尊?”黄浩认出了来人,顿时怒气散去,没了脾气。

    “多谢师尊关心,弟子没事,不过……”

    “不过什么?”中年男子神情一紧,连忙问道。

    黄浩满目幽怨:“如果刚刚没有被人惊醒,弟子此刻已经突破到炼神七重天了。”

    “什么?!炼神七重天!”中年男子大惊,“你不是前几天刚刚达到六重天的吗?”

    黄浩叹了口气,目光转向墙壁上的菜单。

    他知道体内多出的那股灵气来自紫竹金香饭,现在回过头再看,一百贡献点的价格不仅不贵,反而觉得真的很便宜。

    他拼死累活赚取贡献点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换取资源,提升修为。

    炼神境界,每重天的突破,都需要大量的资源去堆砌。

    在黄浩的计划中,能在一年内突破炼神六重天,达到七重天已经是万幸。

    可就在刚刚,仅仅因为一份竹筒饭,仅仅是一百贡献点,他就差点突破了。

    “药膳?”中年男子也看到了菜单,随后神情一动,明白了什么,“你是因为吃了这里的药膳,所以要突破的?”

    黄浩点了点头。

    “这不可能!”

    中年男子一把抓住了黄浩的脉门,真元探入,检查他的身体状况。

    可别是服用了某些对身体有害,透支潜力换取修为的禁药。

    然而,黄浩的状态好得不能再好了,根基扎实,真元如潮,没有半点血亏的迹象。

    类似的情况不仅仅发生在黄浩身上,陈亮以及诸多精英弟子都被自己的师尊拉到身边,仔细检查了起来。

    这一检查过后,场面顿时变得十分尴尬。

    一群长老以为弟子被害,情况都没调查清楚就咋咋呼呼,满怀怒气地打上门来。

    当众砸碎了莫弃的酒楼大门不说,弟子的突破还被他们给打断了。

    众人大眼瞪小眼,办的这叫什么事儿啊?

    莫弃阴沉着脸,从厨房中走了出来。

    “诸位是否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莫弃强压着怒气问道。

    他此刻处于爆发的边缘,他的脾气向来很好,可以容忍很多事情。

    但涉及厨业,就越过了他的底线。

    更别说第一天开业,酒楼的大门就被人轰碎了。

    诸多长老理亏说不出话来,而那些从紫竹金香饭里获得了好处的精英弟子一个个焦急了起来。

    他们完全忘记了来此的最初目的,生怕莫弃迁怒他们,不再提供药膳。

    什么核心弟子,什么不服气,什么找麻烦,和药膳比起来,都是浮云。

    “劳烦师兄封锁山头,今天如果不给我莫弃一个说法,谁都别想走!”莫弃抱拳向杨明微微躬身。

    他这次是真的怒了,双眸中有黑色火焰在跳动,那是幽冥烈焰的阴火。

    一股肃杀之气让在场所有人打了个寒颤,就连杨明也不例外。

    睡在莫弃肩头的猪皇被惊醒,震惊地看了莫弃一眼,随后一溜烟钻进了他怀里,不再露头。

    杨明感受到了莫弃的决心,当即大手一挥,强横的气息笼罩了整座山头。

    除非有人能击败他,否则没人出得去,也没人进得来。

    “徐鹤,又是你!”莫弃的目光落在了徐鹤身上,他不会忘记此人三番两次和王兴龙狼狈为奸,不停地针对自己。

    徐鹤神情一滞,竟是被莫弃的气场压制,不敢与之对视。

    “徐鹤,你找上本座的时候,不是说看到我徒儿被莫师弟打成重伤,还被抓走了吗?现在作何解释?”黄浩的师尊突然开口责问道。

    徐鹤忍不住想翻白眼,我当初只告过诉你,你的徒弟黄浩来找莫弃麻烦了。

    至于什么打成重伤,被抓走,都是你自己脑补的好么!

    我看你要解释是假,推卸责任才是真吧。

    不仅仅徐鹤想到了这一点,其余的长老哪个不是人精?

    再加上这段时间,他们的弟子已经传音把紫竹金香饭的事解释了一遍。

    一个个看向莫弃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座巨大的宝库,奉承还来不及呢,哪里还敢得罪。

    黄浩的师尊开了个好头,其余长老纷纷借坡下驴,瞬间反水,矛头直指徐鹤。

    “徐鹤,你说莫师弟自恃身份,屡屡挑衅刑罚的威严,可我看到的怎么是你仗着刑堂胡作非为,污蔑他人呢?”陈亮的师尊厉声喝问道。

    “就是,什么明目张胆打伤打残同门弟子,我看你是睁眼说瞎话!”

    “像莫师弟如此优秀的人才,竟然被你说成太虚门的毒瘤,我看你才是最大的毒瘤!”

    “没错,我看你就是公报私仇,想陷害我莫师弟,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和王兴龙那老家伙都是一肚子的坏水。”

    “莫师弟你别担心,徐鹤这厮若是不给出一个交代,我们绝不会放过他。”

    ……

    众多长老你一言我一语,一口一个莫师弟,喊得那叫一个亲热,完全忘记了来之前,他们是如何叫嚣着要莫弃给说法的。

    唯一没有开口的就只剩丁伟丁老怪了。

    “莫弃,你想要一个合理的解释,这没问题,但在那之前,你是否也应该解释一下,为何要打断我十几名弟子的四肢,砸烂他们的牙口。”丁老怪沉声说道,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退路。

    莫弃想起了那群因为侮辱“牛叔厨神”牌匾,被他下令打断四肢的人。

    还没来得及开口,那群长老已经替他说了。

    “我说丁老怪,莫师弟乃是余良师叔的高徒,论辈分与我等持平。你那些劣徒过来找莫师弟的麻烦,那可是以下犯上!”

    “就是就是,按照门规,别说只是打断四肢,砸烂牙口,就算废掉他们的修为,逐出师门也不为过。”

    “也就是莫师弟心善,不与他们过多计较,否则你以为你的那些弟子还能喘气?”

    “就是这么个道理,按我说,丁老怪你还应该感谢我莫师弟高抬贵手。”

    丁伟越听越气,拍马屁也就算了,弟子被打断四肢,我这个做师尊的还要感谢人家?有那么混账的事情吗!

    “够了!”莫弃阻止了闹剧的继续。

    众人立马闭嘴,乖巧得就跟小学生似得。

    “你有何话说?”莫弃看向徐鹤。

    “哼。”徐鹤冷哼,“无话可说,随便你处置。”

    徐鹤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他也不相信莫弃跟真的对他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