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被揍哭的徐长老
    “既然你说随便我处置,那我便满足你。”莫弃淡淡说道。

    徐鹤这种老油条,一旦无赖起来,其他人可能束手无策,但对莫弃无效。

    你无赖?我就比你更无赖,更狠!

    看谁玩得过谁!

    “师兄,还得劳烦您出手,封印他的修为。”莫弃给杨明使了个眼色。

    杨明自然无条件配合默契,脑后洞天乍现,灵压逼人。

    徐鹤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巨力禁锢。

    灵潮从洞天中奔腾而出,落向徐鹤,进入他体内,封印住了丹田和识海。

    “你……你想干什么?”徐鹤浑身像被抽空了力气,如同凡人一般跌落在地,神色惊恐,心中大感不妙。

    莫弃没有理会徐鹤,对着刘辉摆了摆手。

    刘辉二话不说,来到徐鹤跟前,直接开揍。

    徐鹤下意识想要反抗,但修为被封,哪里是刘辉的对手。

    虽然他的肉身强度还在,不至于被打死,但疼痛是无法避免的。

    不一会儿就被刘辉揍得鼻青脸肿,惨叫不断。

    “老家伙皮还真硬啊。”刘辉揉了揉生疼的拳头,大觉不爽,直接变身化龙。

    变身后的刘辉浑身被龙鳞覆盖,散发着淡淡的金光,气势一下子提升了十倍不止。

    “慢!有话好说!”徐鹤见此连忙喊停。

    刘辉丝毫不加理会,拳脚如同雨点般落在徐鹤身上,揍得他怀疑人生。

    你丫不是炼神二重天吗?可是这拳脚的攻势,炼神巅峰也比不上吧!

    如果不是两人的修为相距过大,徐鹤经历过三次体魄强化,他怀疑自己恐怕会被活生生打死。

    “停停停!”徐鹤哪里想到莫弃会使出这招,好汉不吃眼前亏,想要认怂。

    说时迟那时快,刘辉一拳头刚好砸在了徐鹤的鼻梁上。

    虽然没能砸断,但巨大的力量透过鼻骨直冲他的双眼和脑门。

    那股酸爽刺激着徐鹤的泪腺,两行浊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迷了眼,湿了脸。

    周围的精英弟子全都看傻眼了,这特么也可以!

    “天呐,徐长老被揍哭了!哭得好惨,鼻涕一把泪眼一把的。”

    不知是谁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众人忍俊不禁。

    徐鹤本人听到这话,更是莫大的屈辱化作一股急火戾气,攻上心头,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他的内心在咆哮:老子没有哭,那是本能反应好不好!

    可是没人听得见,也没人会在乎。

    刘辉发现,他在揍徐鹤的时候竟然也能刺激到丹田内的地龙妖兽内丹,加快吸收速度。

    当即神情振奋,手中的力道加重了三分,挥拳踢脚的速度也更快了。

    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你们怎么说?”莫弃的目光转到其他长老身上。

    诸多长老看了看凄惨无比的徐鹤,又看了看悬浮在杨明脑后,还没有收回去的洞天。

    内心苦笑,还能有其他选择吗?

    “莫师弟,我等听信了小人之言,知道错了,我们愿意赔偿你的损失。”

    态度谦卑,语气真诚。

    莫弃满意地点了点头,指着被打碎的大门道:“一人一千贡献点,可有异议?”

    当然有了!

    你那大门是仙木铸成的吗?一人一千贡献点,你怎么不去抢!

    不对,你就是在明抢!

    我们虽然是长老,但贡献点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们也是需要付出的。

    众长老内心妈卖批,表面却只能笑嘻嘻,不仅乖乖积极配合转账,还得说一些违心的客套话。

    “没有异议,合情合理。”

    “是啊,是我们有错在先,赔偿是应该的。”

    这时候,徐鹤被揍出了真火,实在太屈辱了!

    “莫弃,有本事你今天打死老子,否则,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徐鹤抱头蜷缩,不再躲闪,也不再惨叫,他怨毒地死死盯着莫弃,任凭刘辉拳打脚踢。

    他还真就不信了,莫弃敢打死他不成。

    “停手吧。”莫弃冷漠地看了徐鹤一眼。

    刘辉解除变身,退到一旁。

    “怎么,怕了?就这么点能耐?”徐鹤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冷笑道。

    莫弃摸了摸下巴,杀死徐鹤是不可能的,人家毕竟是刑堂的掌权者,又是太虚门的四长老。

    如果真的出了事,杨明也保不了他。

    而且想让一个人屈服,并不一定非要用死亡来威胁,方法还有很多,特别是针对徐鹤这种位高权重的人。

    “诸位师兄,既然误会解除,那师弟我就不多留你们了,刘辉,你送送诸位长老。”莫弃话锋一转,突然对着周围的长老抱拳笑道。

    什么情况?!

    不仅这些长老懵了,就连杨明和余良也不知道莫弃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对了,刘辉,出去的时候,把这位徐长老扒光了带上,记住,一定要亲自把我诸位师兄送到家门口,一个一个送。”莫弃又补充说道,特意强调了一个一个送。

    众人恍然大悟,面色怪异。

    狠,这招实在是太狠了!

    在场诸多长老的洞府分布在太虚门不同的地方,如果真的像莫弃所说,扒光了徐鹤,带上他一个一个送别到家门口。

    那就相当于让徐鹤光着身子,在太虚门招摇过市,来回穿梭,一遍又一遍。

    那到时候,恐怕整个太虚门,上到门主太上,下到杂役奴仆,都会对徐鹤的身子一清二楚,连屁股上有几颗痣也会人尽皆知。

    徐鹤当时脸就黑了,莫弃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他色厉内荏道:“莫弃,士可杀不可辱,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莫弃耸了耸肩:“让你失望了,我没那本事。”

    “你可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本座乃是刑堂堂主,太虚门的四长老,你这样就不怕受到审判吗?”

    莫弃没有再理会徐鹤,他瞪了刘辉一眼:“你还在等什么?”

    刘辉连忙上前,一把扯碎了徐鹤的衣服,眼看着就要扯掉裤子的时候,徐鹤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别别别,我知道错了,我认罚!莫弃,你开个价!”

    徐鹤连连道歉,他不敢想象如果真的被扒光,在太虚门游行十多圈是一种什么样的光景。

    恐怕会沦为所有人的笑柄,再难抬起头做人。

    地位越高的人,越在乎面子。

    徐鹤他可以直面死亡,但他不能容忍在那么多人面前受辱。

    然而莫弃没有发话,刘辉便不会停下。

    唰!

    长裤化作碎片,两条长满黑毛的大腿外露在了空气中,徐鹤浑身上下只剩最后一条内裤了。

    “五千贡献点,哦不,一万!”徐鹤双臂护着裆部,一张老脸惊慌失措,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然而莫弃还是不语。

    “两万怎么样?”

    刘辉继续出手,眼看着最后一块遮羞布也要被扒掉,徐鹤一咬牙。

    “十万贡献点,这是我的极限了,只有这么多!”

    徐鹤几乎是哭喊出来的。

    莫弃一抬手,刘辉嘴角上扬,松开了徐鹤的内裤,退到一旁。

    “徐长老,看来刑堂的油水不少啊,十万贡献点,啧啧啧。”莫弃亲自上前扶起了徐鹤,脸上笑出了花,哪里还有半分之前的戾气。

    “你看,早这样不就没事了嘛,非要搞得大家都很紧张,何必呢?”

    徐鹤甩开莫弃的手,此刻他不想说话,并且给了莫弃一个白眼。

    莫弃也不在意,把自己的身份令牌扔给了徐鹤。

    徐鹤面无表情地拿出自己的令牌,划出十万贡献点转到了莫弃令牌上。

    太虚门的身份令牌不仅是身份的象征,还是记录贡献点的工具。

    “我可以走了吗?”徐鹤的内心在滴血,十万贡献点,哪怕是他,也感觉非常肉疼。

    “可以啊,您这样的大客户来去请便啊。”莫弃笑道,给杨明使了个眼色。

    杨明“啪”打了个响指,收回了禁锢徐鹤修为的力量,同时也收回了封锁山头的气势。

    力量回归的徐鹤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拍死莫弃的冲动,从储物戒指中拿出衣物穿上。

    “莫弃,这次我认栽,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不想让你好过的人大有人在,而且你很快就会跟我三师兄一样,体会到失去的痛苦。”

    徐鹤冷笑,丢下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身形一闪离开了。

    莫弃眉头微皱,不知为何,徐鹤的话让他感觉十分不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就要发生。

    “不想让我好过的人?”莫弃左思右想,除了王兴龙那一撮人,真正和他有矛盾的,就只有方敏了。

    说到方敏,自从嚎哭深渊那夜一别,莫弃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甚至是和王浩比斗的那天,也没有见到她。

    难不成被王兴龙灭口了?还是说害怕被自己报复,提前开溜了?

    莫弃思前想后,没有一点头绪。

    不安的来源应该不是方敏,别说她已经失踪,就算还在太虚门,凭她也不可能对自己造成麻烦。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不通的事就静待它发生好了。”莫弃暗道。

    “莫师弟,没我们什么事,我们就先告辞了。”

    诸多长老纷纷抱拳,对于莫弃勒索他们一千贡献点,原本心里还有些膈应,但是看到徐鹤拿出了十万贡献点才得以脱身,他们再没有半点不满。

    就连被打残了弟子的丁老怪,也低着头,不再言语。

    “喔,行,欢迎下次光临。”莫弃笑道。

    然而,就在众多长老带着自己弟子想要离开的时候,却又被莫弃喊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