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影响
    莫弃独占山头,开设酒楼的事情很快传遍太虚门。

    药膳也被诸多弟子津津乐道,成了修炼之余的谈资,而且越传越邪乎。

    有人说,莫弃从《药膳录》里感悟出了另类法门,制作出来的药膳比丹药还厉害,吃一口就能助人突破。

    也有人说,莫弃是厨神转世,他做的药膳鲜美得能让人把舌头吞下肚去。

    一起流传的还有酒楼的规矩,每道药膳售价一百贡献点,可用一株三级灵药或者十株二级灵药代付。

    据说莫弃身边还跟着一名高手奴仆,几十名精英弟子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

    再加上有杨明和余良坐镇。

    所以在他的酒楼千万不能闹事,否则,无论是谁,都会被扔下山。

    传言有人信自然也有人不信。

    “开什么玩笑,几千年前,著作《药膳录》的那位高人何其惊艳,连他都放弃了,一个杂役厨子出身的废物,凭什么成功做出药膳,还吃一口就能突破,怎么不说吃一口就能成仙?”

    “就是,说不定是余良祖师在背后帮他使了什么门道。厨子嘛,做出来的菜好吃我信,但要说能让人突破,反正我是不信的。”

    “你们不信的话,可以自己去尝尝啊。”也有人为莫弃辩解。

    “尝尝?疯了吧,一百贡献点,够我两个月的修炼资源了,只有傻子才会花那么多贡献点去吃一道菜。”

    “我看传闻中那些被扔下山的人,很可能就是发现被骗,然后恼羞成怒,找莫弃理论。谁知人家店大欺客,武力镇压。我们可不想做冤大头,要吃你去吃,我们不去。”

    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吃过莫弃的药膳和没吃过的人划分成了两种阵营。

    吃过的人觉得对方错失了一个大机缘,他们成了莫弃最忠实的拥护者,大赞药膳的同时,比以往更加努力地赚取贡献点,为的就是能够多吃一顿。

    没吃过的人,则打心眼里不相信所谓的药膳,他们认定这些人是莫弃请来的托,目的就是骗他们去消费。

    一时间,莫弃成了很多人心目中的神秘药膳大师,也成了很多人眼中肆意压榨同门弟子的骗子。

    相比于信息获取很不完整的弟子,知道所有事情的太虚门高层则彻底震动。

    “杨明那老家伙明明已经寿元到头,气血干枯,别说突破境界了,能维持生机不灭就不错了。可他偏偏毫无征兆,就这么突破了,而且一出关就铁了心站在莫弃一头,甚至为了他逼得王兴龙和徐鹤道歉。你们说,这事会不会和药膳有关?”

    曾经争抢刘辉,想要收他当弟子的几名大佬聚在了一起,讨论了起来。

    “这事先不说,我再告诉你们一件更奇怪的事。刘辉还记得吧?我调查过了,他在一个月前还只是炼精八重天的外门弟子,而且身患先天短板,气血亏损十分严重,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龙血天赋。”

    说话的是一名满面红光的老者,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怎么可能?短短一个月,从炼精八重天提升到了炼神境界!天呐,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而且他的先天短板是怎么治愈的?龙血天赋又是从哪来的?”

    “你到底还调查出了什么?”

    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满面红光的老者身上。

    老者沉声说道:“一个月前,刘辉和莫弃两人互不相识,完全是陌生人。所有的转机都发生在他们相识的那一天,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那天之后,刘辉身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本人也成了莫弃的下属。”

    “而且我还得到一个准确的情报,杨明闭关前见的最后一个人就是莫弃。”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争夺刘辉时的那一幕。

    他们出言提醒甚至是威胁莫弃,让他还刘辉自由。

    当时杨明说了一句话:做事之前先动动脑子,有的人还是不要得罪的好,否则将来求到人家头上的时候,脸面可不好看。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难道说……杨明之所以能垂暮之年突破桎梏,一切都是因为莫弃?或者说,是因为他的药膳?所以杨明才会不惜一切保他!”

    “刘辉的先天短板,龙血天赋包括修为大增也是因为莫弃?所以他才会心甘情愿认他为主!”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诸多大佬脸色凝重,又有几分尴尬。

    他们没有忘记,当初面对杨明的提醒,他们是如何的不屑一顾。

    “哼,本座会求他?除非太阳打西边升起。”

    “就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娃,老夫随便一根手指头就能摁死他,求他?天方夜谭。”

    “求他?这辈子不可能。”

    “本尊就算是死也不可能求他。”

    这些话至今还萦绕在耳畔。

    没有线索的时候,他们懒得想,有了线索,他们又情不自禁地多想。

    如果莫弃的药膳真的是让杨明突破的关键,那么他们曾经的“豪言壮语”就是为自己挖下的大坑。

    他们的状况虽然要比当初的杨明好上不少,但身子早已走下坡路,距离气血干枯也只是时间问题。

    换句话说,再过个三五十年,他们也将面临随时坐化的结局,几乎不可能突破。

    沉默良久,须发皆白的传功长老忍不住开口道:“或许,这一切都只是我们的推测,你们想,莫弃不过是个连真元都没法凝聚的厨子,他有什么能耐让金刚境巅峰的杨明突破到洞虚境界?”

    “就算他成功制作出了药膳,但能够让金刚境巅峰突破的灵药最起码也是四级灵药,凭他的修为还没能力处理那么高品质的灵药。”

    “可万一是真的呢?”满脸红光的老者一句话就让传功长老闭嘴了。

    又是死一般的寂静。

    “不如我们去他酒楼看看,品尝一下所谓的药膳,顺便打听打听。”有人提议说道。

    “不去!丢不起那个人!”传功长老撇过脸,一口拒绝。

    “我去!”满面红光的老者抖了抖眉毛,他距离大限已经不远,可等不起了。

    与其看着自己一天天老死,一步步迈入死亡之门,承受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折磨,倒不如低头认个错,付出点代价,换得新生。

    反正从辈分上来讲,莫弃算是他们的师弟,向他认错也不算丢人。

    “我……再等等吧。”

    “我也不急。”

    满面红光老者的决定让剩下的人都决定按兵不动,先观望一阵,反正有老者为他们探路。

    如果莫弃真的有那个能耐,他们再去道歉不迟;如果没有,那也没什么损失。

    与此同时,徐鹤也跑来王兴龙这边诉苦。

    毕竟损失了十万贡献点,还差点被扒光在太虚门里游行。

    “你是说,那群精英弟子不仅没有找莫弃麻烦,反而十分乐意花费一百贡献点吃药膳?”

    “没错。”徐鹤点头说道。

    “这么说来,莫弃那个杂种,还真从《药膳录》里捣鼓出了东西?”

    徐鹤再次点头,说道:“应该是真的,那群老家伙一个个精得跟猴儿一样,如果没好处,他们不可能在关键时候反水。”

    王兴龙双眼眯起,沉思道:难道说,这就是莫弃那个杂种在嚎哭深渊得到的秘密?

    什么狗屁《药膳录》,这种鬼话也就是说给徐鹤这种笨蛋听听。

    这都多少年了,《药膳录》如果真有那么神奇,早该被人挖掘出来了,哪里轮得到莫弃这个废物。

    “三师兄,我们怎么办?现在余良和杨明两人终日窝在那个酒楼,想报仇根本没有机会啊。”

    王兴龙眼中寒光闪过:“我自有安排,到时候你全力配合就行。哼,他蹦达不了多久的,吃了我们多少,我会让他百倍千倍地吐还出来!”

    ……

    此时的莫弃并没有想象中的意气风发,他怒视着面前一名板寸头干瘦老者。

    “我说过,今天本店打烊了。”

    “别呀,老头子我老远闻着香味过来的,快去做几个拿手菜。”老者像是没有听到莫弃的话,笑盈盈说道。

    “那你先放了他!”莫弃看向地上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制住的刘辉。

    “没问题。”老者打了个响指,刘辉瞬间恢复了行动力。

    “吼!”刘辉怒吼一声,体内龙气迸发,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化作龙爪的双臂拍向老者。

    “别!”莫弃、杨明和余良三人同时惊呼,但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调皮!”

    老者轻笑,仅仅是一个眼神望去,刘辉瞬间被定格在了半空,龙爪距离老者仅有一线之隔,却有如天堑,任凭他如何用力也无法逾越。

    “既然你不愿意站着,那还是躺下好了。”

    话音落下,也没见老者有和动作,刘辉便被一股巨力击中,压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按理说徒弟被人打了,杨明应该出手相救。

    然而此刻的杨明却是满脸惊恐,看向老者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敬畏。

    就连辈分极高的余良也是战战兢兢,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莫弃喝问道。

    杨明和余良的反应被他看在眼里,莫弃知道,面前的老者绝非一般人物。

    要知道,即便是门主云虚子在这儿,杨明和余良也不可能有这种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