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狠人秦峰
    “第一,关于此事,我要你严格保密,不仅不能对外说,还必须继续维持现在这副模样,哪怕是修为突破了,你也要装作没有突破。”

    “可以。”秦峰点头,保密这种事最好理解了,也是最容易接受的。

    “第二,我要你一半身家!”莫弃伸出第二根手指说道。

    之所以要秦峰一半身家,倒不是莫弃贪财,而是想试探一下,看看秦峰是否真心实意。

    “可以。”秦峰依旧没有丝毫犹豫。

    到了他现在这种状况,别说一半身家,就算莫弃要他所有财产,他也会拱手相送。

    和性命比起来,什么灵石丹药,什么天材地宝,都是身外之物,不值一提。

    只要能够突破金刚境,达到洞虚境界,还怕太虚门会亏待他吗?

    “第三……”莫弃顿了顿,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条件,如果这一条你做不到,那么什么都免谈。”

    秦峰深吸了一口气,第二个条件已经要走了他一半身家,那么更重要的第三个条件会是什么?

    “你说吧。”

    “我要你揍王兴龙一顿,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什么方法,让他最起码三天下不来床,对了,还要让太虚门所有人都知道他被揍的事。”

    “这……”秦峰一脸的懵逼。

    他都已经做好莫弃狮子大开口的准备了,谁曾想到会是这么个奇葩条件。

    “怎么,做不到?”莫弃摆了摆手,“那就算了,当我没说。”

    “别!”秦峰连忙打断,他把心一横,一咬牙,“好,我答应了!”

    莫弃早料到会是这个结局,他笑着说道:“那好,我们就定个期限。这样吧,在我带队离开太虚门,前往边境和狼牙宗弟子比斗前完成这三个条件,没问题吧?”

    “没问题!”秦峰点头。

    “那弟子就静待师叔的好消息了。”

    离开了莫弃山头的秦峰喜忧参半。

    喜的是莫弃答应出手帮他解决生机耗尽的窘迫问题,忧的是,该找什么理由和王兴龙打一架呢?

    而且要打得他三天下不来床!

    还要让太虚门所有人知道!

    王兴龙啊王兴龙,你惹谁不好,偏偏要惹莫弃这个小魔头。

    也正因为这件事,坚定了秦峰的一个决心:今后绝不能和莫弃站到对立面上,更加不能让他记恨上。

    否则,王兴龙的下场就是榜样啊!

    残破的酒楼内,莫弃十分腹黑地轻笑了两声。

    用脚后跟想都知道,那些来捣乱的人十有**是王兴龙派来的。

    原本他还思量着如何给王兴龙一个深刻的教训,没想到困了就有人递枕头。

    秦峰自己送上门来,莫弃没有理由放过。

    一旁的柳如烟捂着嘴娇笑不已,莫哥哥太坏了,不过我喜欢。

    “如烟,我要闭关一段时日,你如果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去宗门宝库逛逛,喜欢什么就买。”莫弃将身份令牌塞进柳如烟手中。

    柳如烟小脸一红,但是笑得很开心。

    “谢谢莫哥哥,你真好。”

    “哈哈哈,哥哥照顾妹妹不是应该的吗?莫哥哥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不用客气。”莫弃揉了揉柳如烟的脑袋,笑着钻进了厨房。

    在经历过与家人走散,牛叔惨死,被青梅竹马抛弃这一系列事件后,莫弃对新感情的接入变得非常敏感,同时也异常珍惜现在的拥有。

    在他心里,柳如烟就像亲妹妹一样。

    这段兄妹情,他不想再失去,他会用尽一切来维系。

    有道是当局者迷,他不知道的是,被他当作妹妹的柳如烟可不是这么想的。

    “呆木头,什么哥哥照顾妹妹,哼哼,你逃不出本姑娘的五指山。”柳如烟皱了皱鼻子,心中暗道。

    “对了如烟,你去宝库的时候,顺便帮我带回来一些能够制作阵基的材料。”

    莫弃去而复返,把正想着小心思的柳如烟吓得不轻。

    “如烟你怎么了,不舒服?”

    “没……没有,我知道啦。”柳如烟羞赧欲绝,低着头跑开了。

    莫弃一头雾水,他抓了抓后脑勺。

    “妮子今天发什么疯?”

    他摇了摇头,再次进入厨房,他要抓紧时间制作药膳,吸取里面的先天精气,争取离开前能突破去精。

    ……

    秦峰的动作很快,只是半日时间便送来了他的一半身家,被柳如烟收下暂且保管。

    当夜,王兴龙正与刚刚回归的弟子刁青商议如何对付莫弃,秦峰找上门来,二话不说直接开打。

    秦峰也是个狠人,他知道无论是修为还是实力,王兴龙都不比他差。

    所以他干脆把剩下的一半身家全部变卖,从宗门的宝库中换取了数枚震雷子。

    所谓的震雷子就是采集天雷,强行拘进烈性妖兽的内丹中,双方发生反应,制成的元气炸弹。

    秦峰手中的震雷子,一枚能够重伤金刚境修士。

    若是他把所有震雷子一股脑儿扔出去,能把毫无防备的王兴龙炸得渣都不剩。

    轰!

    一声巨响回荡在太虚门上空,王兴龙居住的山头有一小半被夷为平地。

    “秦峰,你疯了?”

    此时的王兴龙满身鲜血,胸口、四肢、脸上血肉模糊,沾满了碎石碎屑。

    虽然秦峰只引爆了一枚震雷子,但胜在出其不意。

    再加上王兴龙需要分心保护刁青,所以他几乎是在没有任何防御的情况下,吃了满满一个震雷子的伤害。

    “不要动!”秦峰双手一招,露出了另外八枚震雷子。

    “你若是敢有任何异动,我立马将它们全部引爆!”

    本想服用丹药疗伤的王兴龙停住了,他看得出来秦峰不是在开玩笑。

    八枚震雷子,哪怕他鼎盛时期,全力防御也休想活命,更别说他已经身受重伤。

    “秦……秦师叔,你我往日无怨,今日无仇,为何要攻击师侄?”王兴龙服软,他实在想不通,秦峰缘何跟他拼命。

    秦峰没有回答,他走上前一掌印在了王兴龙的丹田。

    王兴龙脸色大变,以为秦峰要废他丹田,刚想不顾一切出手反抗,全身的力气便如同潮水般褪去。

    秦峰并没有继续伤他,而是封印了他的修为。

    王兴龙松了口气,心中充满了疑惑。

    “秦师叔,您这是要干嘛?”

    秦峰依旧不语,他拎起王兴龙,身形一闪消失在了黑夜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