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悲剧的王兴龙
    两日后,莫弃出关,听到了一则非常劲爆的消息。

    供奉长老秦峰,重伤并且封印了三长老王兴龙的修为,将血肉模糊的王兴龙绑在太虚门主峰前的一根柱子上,吸引了无数人前去围观。

    “胡闹,成何体统!”云虚子大怒。

    他要求秦峰立马释放王兴龙,但秦峰手中捏着八枚震雷子,一副谁敢上前分分钟就要引爆的架势。

    王兴龙都快疯了,他不知道秦峰这是要闹哪样,但他知道,从今以后,他王兴龙算是彻底出名了。

    堂堂三长老,被绑在柱子上任人观赏,还有比这更丢人的吗?

    “秦师叔,师侄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需要您这般辱我?您不妨说出来,师侄愿意赔礼道歉。”王兴龙软话说尽,奈何秦峰根本不予理会。

    眼看着秦峰铁了心一意孤行,谁来劝都没用。

    太虚门诸多高层没有办法,只能下令驱赶弟子,为王兴龙保留最后一点颜面。

    “这样一来,算是完成了第三个条件了吧。”秦峰在心中默默想着。

    “咦?秦老头不是去莫弃那里打探消息的吗?怎么和王兴龙干上了?”

    一名供奉长老见此情形疑惑说道。

    等等!

    在场的诸位大佬都不是笨蛋,本是一句无心的疑问,却让众人恍然大悟。

    没错了,王兴龙和莫弃之间仇深似海。

    而秦峰前脚刚刚去打探消息,后脚立马把王兴龙给干趴下了。

    要说这两件事之间没有联系,他们是不信的。

    一时间,诸多大佬议论纷纷。

    其中几名知道内情的长老彼此面面相觑,难不成莫弃真有办法让秦峰突破桎梏,以至于让他心甘情愿和王兴龙结仇?

    王兴龙也听到了一些议论内容,当时脸就黑了。

    他想过很多理由,却从没想过,这件事的源头会是在莫弃身上。

    “该死的莫弃,你蹦达不了多久了,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王兴龙气得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

    “莫师弟,这件事是你干的?”杨明满脸的诧异,他带着刘辉从秘境中一出来就见到了辣眼睛的一幕,心中既好奇又解气。

    “哈哈哈,干得好!”不等莫弃回答,杨明就兴奋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早就想这么做了,没想到被你小子抢了先。”

    莫弃摸了摸鼻子,讪笑着。

    老实说,他也没想到秦峰会是以这种方式完成第三个条件。

    意外却非常完美!

    莫弃的目光转到了刘辉身上,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错,仅仅两日,修为连升了三级,炼神五重天。”

    刘辉摸了摸脑袋,瓮声道:“太虚路确实很神奇,不过主要还是主上赐我的那枚地龙妖兽内丹,因为它,我才能有足够的底蕴获得那么多好处。”

    杨明在一旁神色骄傲,笑道:“莫师弟,你是不知道秘境里那几个老家伙的反应,一个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如果不是刘辉已经拜我为师的话,那几个老家伙能把秘境闹翻。”

    化龙神通让所有人误以为刘辉身具龙血天赋,那可是传说中的强大体质,一旦成长起来,小小的山海帝国可困不住他。

    外面的大千世界才是适合刘辉遨游的天地。

    如果不是刘辉一再坚持,非莫弃不跟随,甚至以死相逼的话,秘境中的几个老家伙根本舍不得让他出来。

    一来,秘境中有更好的修炼条件,让刘辉呆在外面实属浪费。

    二来,秘境要比外面世界安全一万倍,呆在秘境里,刘辉可以无忧无虑地修炼到极高的境界。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若是让山海帝国知道有刘辉这么个超级天才,一定会派人前来接引,到时候,刘辉就成了山海帝国的人。

    莫弃带队前往边境与狼牙宗弟子比斗,划分地级灵矿的分配额度。

    按理说,太虚门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刘辉前往的。

    但杨明一句“温室里的花朵脆弱不堪,武道世界当激流勇进”堵住了所有人的嘴。

    为此,秘境中的几个老家伙联手为刘辉准备了一件遮掩气息的宝物,可以掩饰他化龙之后的异象,不让别人将他和龙联系到一起。

    “莫师弟,这次宗门让你带队看上去合情合理,实际上暗藏玄机。”杨明收敛了笑容,神色凝重说道。

    “王兴龙就不必多说了,他肯定会针对你,据我所知,这次一同前往的人中就有他的亲传弟子刁青。”

    “刁青此人性格扭曲,亦正亦邪。平时看不出什么,可一旦战斗起来就会变得非常嗜血,而且手段极其残忍,战力极强。”

    “如果只是刁青,那么有刘辉在,我倒不担心什么。关键是,刘辉现在只认你,对太虚门的归属感极弱,很多高层对此非常不满,我怕他们会借此机会对你发难。”

    莫弃笑了笑,说道:“放心吧师兄,我可不是软柿子,不是谁想捏就能捏的。”

    刘辉对此忍不住直翻白眼,觉得太虚门的高层脑子里装的是不是都是浆糊。

    放着莫弃这个神一般的天才不管不顾,舍本取末,把心思都花费在其他人身上,真的是蠢到家了。

    杨明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符,递给莫弃。

    “这里面封存着我全力一击,你拿着防身。两天的时间实在太短,我只来得及制作了这一枚,慎用!”

    莫弃没有推辞,收下了玉符。

    “多谢师兄。”莫弃真诚感激道,两天才能制作一枚,很显然对杨明的负荷不小,甚至有可能会损耗他的元气。

    “唉,真想陪同你们一起去,可惜宗门交给了我更重要的任务。”杨明叹了口气说道。

    顿了顿杨明又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虽然是你带队,但同行的还有两位长老,他们都属于苦修者,原则性很强,不会和王兴龙等人同流合污。”

    “放心吧师兄,我自己也有一些准备,不会有事的。”杨明的唠叨让莫弃哭笑不得的同时,内心又充满了暖意。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师兄弟情谊吧。

    “那行,明天去主峰大殿集合,我还有事先走了。”

    杨明离开后,莫弃看向柳如烟。

    “如烟,我要的阵基买来了吗?”

    柳如烟取出一枚储物戒指,递给莫弃。

    “这里面是一百面旗子做成的阵基,还有秦峰的一半身家。”

    检查无误后,莫弃收起了储物戒指,笑道:“如烟,我和刘辉外出的这段时间,你乖乖呆在这里,不要乱跑,我担心王兴龙会报复到你身上。”

    柳如烟抱紧莫弃的胳膊,道:“莫哥哥,要不你带我一起去吧。”

    莫弃摇头:“不行,此去状况不明,太危险了。”

    “我不怕。”柳如烟连忙说道。

    “别闹。”莫弃轻敲了柳如烟的额头一下,“乖乖听话。”

    被莫弃注视着,柳如烟瞬间没了脾气,撅着小嘴答应下来。

    ……

    翌日,莫弃和刘辉二人来到了主峰脚下。

    入目看到的是被绑在柱子上,浑身是血的王兴龙,还有在一旁闭目打坐的秦峰。

    “秦师叔,答应你的事,我归来之时再兑现。”

    秦峰睁开眼睛,笑着点了点头道:“没问题,这么点时间我还是等得起的。”

    听到莫弃的声音,王兴龙挣扎着抬起头看去。

    “果然是你!”

    这两日,他修为被封印,又未曾服用过疗伤之物,被震雷子炸伤的伤口无法愈合,一直流淌着鲜血。

    若非他底子还在,光是流血就足以将他流死。

    现在看到莫弃,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王兴龙恨不得挣脱禁锢,一把掐死莫弃。

    “呵,原来是王长老,几日不见,造型提别致啊,风采更胜以往了。”莫弃笑眯眯说道。

    虽然明知道莫弃在嘲讽自己,但王兴龙还是忍不住怒火丛生,牵扯到了伤势,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年纪大了就是容易上火,吐出点血对身体有好处,王长老还是会玩呀。”

    莫弃不愿与王兴龙过多纠缠,淡笑一句便和刘辉快步离开。

    “莫师侄留步。”秦峰喊住了莫弃。

    “秦师叔有何吩咐?”莫弃疑惑道。

    秦峰塞给莫弃八颗黑色的珠子,正是那八枚震雷子。

    “这叫震雷子,送给你防身。老夫知道你与王兴龙之间的仇怨难以调和,这次外出,他肯定会趁此机会除掉你,不过我看好你。”秦峰小声说道。

    莫弃眉头一挑,很是意外。

    “秦师叔就不怕我这一去回不来了?到时候兑现不了承诺。”

    秦峰笑道:“我相信你,而且如果你真的回不来了,那也是我秦峰命该如此。”

    莫弃收起了震雷子,嘴角上扬,道:“秦师叔,你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的。”

    说完,他带着刘辉消失在了秦峰的视线中。

    看着莫弃二人离去的背影,秦峰叹了口气暗道:希望这次我赌对了。

    王兴龙修为被封印,看不清三人之间的动作,也听不见他们的谈话,只能吐去口中残留的鲜血,冷笑道:“秦峰,我不管那姓莫的小子答应过你什么,我要告诉你的是,他兑现不了!”

    秦峰瞥了王兴龙一眼,继续打坐。

    “你到底还要绑我多久!”王兴龙喝问,现在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煎熬。

    秦峰依旧不语,彻底无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