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我都看不下去了
    莫弃没有采纳猪皇的建议,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他们前脚刚刚赶到,后脚这里就要发生兽潮。

    兽潮是那么容易形成的吗?

    更何况,地级灵矿就在附近,太虚门是有强者坐镇那里的。

    如果真有兽潮爆发,他们一定会提前收到消息。

    “对了,你不是说感应到异常能量波动吗?现在还有吗?”莫弃问道。

    猪皇躲在莫弃怀中,哼哼道:“当然有,而且四面八方有很多!”

    四面八方有很多?

    “你的意思是,这些能量波动并不是一整片的,而是以点对点的形式存在?”莫弃问道。

    猪皇点了点头,再次催促莫弃赶紧逃。

    点对点,莫弃抓住了些什么,心中有了几分猜测。

    正当他想深入分析的时候,耳边再次传来了齐天那令人讨厌的声音。

    “呼~虚惊一场,我说莫领队,你信誓旦旦所谓的危险就这些?”

    “滚一边去,不要来烦我!”莫弃哪里还有时间和齐天纠缠,直接下令道:“刘辉,他若是再敢废话,直接杀了他!”

    刘辉一步踏出,拦在了齐天跟前。

    齐天哪里受得了这些,当即就要发飙,但是肩膀被一只大手覆盖,顿时身子一僵,说不出话来。

    “长……长老?”齐天扭过头,看到的是叶雷。

    “滚!”叶雷轻喝一声。

    齐天虽然恨极了莫弃,却也不敢违背叶雷的命令,只能闪到一边,怨毒地盯着莫弃。

    “莫弃,你是不是还发现了什么?”叶雷对莫弃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

    虽然他和叶电依旧没能发现异常,但莫弃刚刚惊愕和凝重的表情被他看在眼里。

    有了前车之鉴,叶雷不敢再轻视莫弃。

    “等一会儿,我要先确认一些事情。”莫弃淡淡地瞥了叶雷一眼,摆了摆手说道。

    如果是之前,莫弃敢以这种态度跟自己说话,叶雷早就一掌镇压他了。

    但是现在,他还真就得乖乖在一边等着。

    同样等着的还有叶电以及所有弟子。

    “哼,装神弄鬼。”齐天小声嘟囔着。

    刁青依旧是一副温和的笑容,不过看向莫弃的眼中闪烁着精光,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猪皇,你把含有异常能量波动的点展示出来给我看。”

    “我说莫弃,你要看那玩意儿干嘛,赶紧逃命才是最重要的!”猪皇虽然不太乐意,但还是用精神力将异常能量波动点刻画了出来,传入了莫弃脑海中。

    “初级兽引阵法,能够伪装并且发送异性求偶信息,对低级妖兽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波及范围方圆五百里。”

    《混沌经》传来能量波动点的介绍。

    果然是阵法!

    莫弃之前的猜测得到了验证。

    如此一来就确定了一件事,有人在针对太虚门,这个初级兽引阵法是人为故意布置的,目的就是营造一场小型兽潮。

    方圆五百里,低级妖兽怎么也有个百八十万。

    可以想象,上百万头妖兽从四面八方纷涌而至时的场景。

    哪怕是叶雷、叶电这样的金刚境后期强者,恐怕也很难自保。

    无论阵法是谁布置的,用心之险恶,可谓是歹毒至极。

    为今之计,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在兽潮彻底爆发前,破掉阵法。

    “猪皇,你能找到能量波能最大点的位置吗?”莫弃询问道。

    “你不会是要逞英雄破阵吧?”莫弃将信息和猪皇共享,所以猪皇也知道了内情,震惊反问。

    “少废话,阵法一日不破,我们就算不死在兽潮下,也会被困在这里,更何况,我也不能丢下刘辉不管。”

    “你疯了!”猪皇哼唧着,“不过本皇欣赏你,放心吧,说到对能量波动的感应,我排第二,没人能排第一,如果你真的破掉了阵法,嘿嘿,到时候本皇赐你一场机缘。”

    莫弃翻了翻白眼,狗屁赐我机缘,这头懒猪肯定是发现好东西了。

    “两位长老,这里马上要发生兽潮。”莫弃深吸一口气,沉声对叶雷和叶电说道。

    什么,兽潮?!

    众人大惊失色。

    “哈哈哈,莫弃,危言耸听你好歹也找个合理一点的借口吧,兽潮?你怎么不说世界末日?”齐天嗤笑说道。

    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的,怎么可能有兽潮?

    就连叶雷、叶电二人也满脸的狐疑,兽潮是说来就来的吗?而且如果真的有兽潮,他们应该早就收到消息才对。

    然而,没等他们提出质疑,大地开始轻微颤动了起来。

    混乱的嘈杂兽吼和践踏声音从远处传来,同时还伴随着一股刺鼻的腥臭味。

    这下子所有人都慌了。

    这动静,傻子都分辨得出来,即便不是兽潮,也绝对是有无数妖兽正在迅速靠近。

    “长老,我们怎么办?”有弟子惊慌问道。

    怎么办?鬼知道怎么办!

    叶雷和叶电也没辙,兽潮这东西本就没有道理可讲。

    在山海帝国的历史上,但凡发生兽潮,无一不是生灵涂炭,血流成河,无数凡人和修士死于非命。

    “长老,我建议你们就地构筑隐蔽工事,不要和兽潮正面抗衡,尽量收敛气息,不要发出动静,能拖延一时就多拖延一时。”莫弃突然开口说道。

    叶雷一愣,建议我们?那你呢?

    “莫弃,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叶雷不笨,很快从莫弃的话中听出了其他意思。

    “时间不多,我长话短说,这次的兽潮并非天灾,而是有人故意布阵制造出来的,目标应该就是我们。你们暂且隐匿起来,我尽量找到阵眼,破掉阵法,否则我们很难逃出去。”

    话音刚落,齐天再次忍不住出声讥讽:“先不说人为制造兽潮有多么扯淡,就当是真的,你一个连真元都没有凝聚的废物,凭什么破阵?我看你是想……”

    “啪!”

    话未说完,齐天就被刁青一巴掌抽飞了。

    “这嘴太欠太碎,连我都看不下去了,一直唧唧歪歪,啰啰嗦嗦,跟个娘们似得。”刁青嫌弃地甩了甩手。

    虽然莫弃和他也是站在对立面,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但此时此刻,面对兽潮,最基本的立场刁青还是分得清的。

    刘辉站在一旁,抬起的手僵在半空,不爽地瞪了刁青一眼。

    这明明是莫弃交给他的活。

    “刁青,你疯了,打我作甚?”齐天捂着嘴,怒视刁青。

    “如果你再聒噪不休,本座一掌毙了你!”不等刁青回答,叶雷冷冷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