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破阵的巧合
    此时的叶雷一群人,都已经精疲力竭,达到了极限。

    为了保护弟子安全,叶雷和叶电皆身受重伤,三级妖兽坐骑灰鹰更是被疯狂的兽潮撕成了碎片,蚕食得只剩骨架。

    值得庆幸的是,所有弟子都还健在。

    虽然个个负伤,但没有出现死亡。

    季林等人的出现让叶雷一群人得到了缓息的机会。

    “我们一起杀出去!”季林大手一挥,率领诸多强者,护着弟子向外突围。

    然而,他们很快发现,无论他们如何突围,都走不出兽潮的范围。

    妖兽们就好像黏上了他们,前赴后继,不畏死亡地疯狂冲击上来。

    哪怕季林是洞虚境强者,也有些吃不消了。

    “季长老,这样下去没用,兽潮是人布阵故意引来的,只有破掉阵法,我们才能安全撤离。”叶雷出声提醒道。

    “阵法?”季林眉头皱起,“好一个狼牙宗,连兽潮都敢引发,就不怕受到山海帝国制裁吗?”

    但现在不是纠结的时候,季林吩咐道:“你们守住,我去破阵!”

    说完,季林祭出洞天护体,冲破妖兽的层层阻拦,飞到了半空中。

    密密麻麻的飞行妖兽一拥而上,季林持剑画圈,无数剑花飘飞,但凡沾染到的妖兽,皆被绞杀成渣。

    强横的神识如潮水般播散开来,季林很快发现了一处异常,心中大喜。

    那是初级兽引阵法上百阵基中的一个,被他当作了阵眼。

    “给我破!”季林挥剑一刺,气贯长虹,剑光如同陨石般斩向那阵基。

    与此同时,真正的阵眼所在位置,莫弃费劲千辛万苦,几乎耗尽精神力,终于把单向传送阵逆转布置完成。

    “叁胖,快过来,我们该离开了!”莫弃对着不远处的金叁胖招了招手。

    此时的金叁胖已经消灭了上千份药膳,几乎掏空了莫弃的储藏量。

    品尝过药膳的金叁胖已经完全迷失在了美味当中,他第一觉得以前无比向往的那些美食,是那么不堪入口。

    和莫弃的药膳比起来,都是渣渣,令人作呕。

    再加上莫弃免费请他吃了那么多,在金叁胖眼中,他就是集好人与友善为一体的完美大哥。

    “好的莫大哥,我这就来。”

    现在的金叁胖对莫弃可以说是言听计从,莫弃让他坐着,他不会趴下。

    咚咚咚!

    金叁胖甩着一身肥肉,向莫弃飞奔而来,踩得大地微微震颤。

    远远看去,不像一个人在走动,而是一团肉球在向前滚动。

    “嘿嘿,莫大哥你真好。”金叁胖憨憨地舔去嘴角的米粒,认真说道:“你是除了我爹,对我最好的人了。”

    莫弃哭笑不得,那叫一个心疼。

    上千份药膳啊!

    这要是在太虚门全卖出去,那就是十万贡献点啊!

    就这么被金叁胖给胡吃海喝了。

    不过莫弃倒也不会跟一个孩子计较,否则他也不会任由金叁胖吃那么多。

    “叁胖,站到光圈里来。”莫弃激活了传送阵,催促道。

    “好。”金叁胖没有任何犹豫,乖乖走了进去。

    传送阵光亮大放,将莫弃和金叁胖包裹住,空间轻微一震,两人消失在了原地。

    在两人消失的那一刻,一枚玉符炸裂开来,一只弥天大手伸出,对着初级兽引阵法的阵眼捏去。

    轰隆隆!

    大手用力一晃,阵眼被硬生生捏碎,爆发出了惊人的破坏力。

    强大的冲击四散开去,方圆数里被夷为平地,妖兽死伤无数。

    同一时间,季林的剑光也斩爆了那处阵基。

    因为阵眼被莫弃破坏,初级兽引阵法的功效消失。

    被异性求偶信息刺激到发疯的兽群也清醒了过来,停止了攻击。

    “好!”季林大喜,以为自己破坏了阵法。

    不仅仅是他,就连地面上的叶雷等人也都认为是季林破开了阵法,毕竟那耀眼的剑芒所有人都看在眼中。

    只有刘辉心有所感地看了一眼阵眼方向,在那里,他感受到了更强大的波动力量。

    主上,是你吗?

    季林降身落下,洞虚境气势绽放出来,已经清醒的妖兽们纷纷退避三舍,哪里还敢靠近。

    “多亏季长老及时赶到,大发神威破阵救下我等,感激不尽。”

    叶雷叶电同时上前躬身行礼,齐天弟子也都纷纷跪谢。

    “无需多礼,这是本座份内的事。”季林客气笑道,但任谁都听得出来那份自傲和开心。

    季林知道,此事传回太虚门,绝对大功一件。

    想到这里,之前被金泉阻拦受到的气也顺畅了许多。

    “早就说过,莫弃那个废物不行,肯定是见情况不妙自己溜走了,把我们当挡箭牌丢在这里吸引兽潮的注意。”齐天再次开口,挑衅地看向刘辉说道。

    “你找死?”刘辉眯起双眼,声音渐冷。

    他已经忍齐天很久了。

    “怎么,被我说破要翻脸?”齐天表情不屑道:“阵法是被季林长老一剑斩破的,而你的废物主上呢,除了布置一个没什么用的瞒天阵,还做了什么?”

    “齐天,你过分了,如果不是莫弃的瞒天阵,我们撑不到季林长老前来。”有弟子看不惯,出声为莫弃鸣不平。

    “狗屁瞒天阵!”齐天骂骂咧咧,“只会不断消耗我们的真元和体力,如果我们没有躲在这里,而是用最好的状态突围,说不定早就出去了。”

    “我看他就是想让我们当诱饵,为他的逃脱拖延时间!”齐天又道,“你们刚刚也看到了,阵眼距离我们根本不远,如果他真的有把握破阵,早就应该破掉了,可是他现在人呢?”

    为莫弃说话的弟子哑口无言,甚至感觉自己被齐天给说服了。

    是啊,季林长老斩破阵眼他们全都看到了,阵眼就在十里开外。

    如果莫弃真的有能力破阵,早该找到才对,为何现在不见他踪迹?

    难道齐天说的是真的?

    除了刘辉,其余弟子都产生了一丝怀疑。

    季林听到了争吵声,心中疑惑,问道:“那莫弃是怎么一回事?”

    叶雷连忙上前,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胡闹!”季林怒道,“一个炼精期的弟子去破阵,这样的鬼话你也信?”

    叶雷苦笑,这件事单单拿出来的确很不可思议,可如果几件事累加在一起,就不荒谬了。

    “季长老,莫弃他是门主特批的核心弟子,想必是有一定手段的,否则也不会提前发现,连我们兄弟二人都没有察觉到的危险,更是一口就点出了兽潮,而且他布置的瞒天阵确实作用很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