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接我一刀
    叮呤呤!

    剑身剧烈颤动,耀眼的银光如同九天之外的星辰,一分为八,游离于张成左右。

    “斩!”

    张成两指并拢,口中念念有词,对着莫弃一声令下。

    八道剑光出击,如出水蛟龙,咆哮肆虐,从不同的方向袭击莫弃。

    “看你死不死!”张成目露凶光,这招剑斩八方是他父亲教他的玄级高阶武技。

    威力极强,就算是一般的无垢境中期也抵挡不住。

    再看莫弃,手持菜刀,驻足原地。

    外人看上去飞行极快,轨迹难以辨别的八柄长剑,在他的刀功领域中,却好似放慢了速度。

    莫弃可以清楚地感知甚至预测到这些长剑下一秒会到达的位置。

    领域还有这功能的吗?

    现在的莫弃还不清楚刀功领域的神奇和强大,在不久的将来,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已经触摸到另一种层面的境界了。

    拎起菜刀,随意挥出。

    对莫弃来说,拦下这八柄长剑,和切八根黄瓜没有多大区别。

    当!

    黑光闪过,金属轻鸣,听上去只有一声,其实是莫弃出刀太快,声音太密集。

    当啷!

    八柄长剑失去了力量,掉落下来,寸寸碎裂,成了废料金属残片。。

    与此同时,张成心神巨震,识海一疼,他与长剑之间的联系消失了。

    “该死,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碎了一地的长剑,张成脸色大变。

    这可是玄级中阶的长剑啊,竟然被斩碎成这样!

    那么,莫弃手里的刀品级该有多么恐怖?

    张成抬头望去,看到的却是一把通体黝黑,煤炭一样的菜刀,样式非常普通,甚至可以用简陋来形容。

    “无垢境初期……就是这样了吗?”莫弃掂了掂手中的菜刀。

    他发现,相比于炼神,无垢境的优势就在于精、气、神三者合一,三花聚顶时,借天地之力冲刷肉身凡体,使得体魄增强。

    再加上一个领域之力。

    可是这些优势在他面前荡然无存。

    论体魄,已经第七转筑基的他,比张成要强横很多。

    论领域,他的刀功领域不比张成的差。

    张成的优势或许就只剩下对敌手段丰富,会有出其不意的底牌吧。

    如果是一般情况,莫弃不介意多战一会儿,一点点掏空张成的底牌,让他成为自己的磨刀石。

    但是现在,金叁胖还在阵法当中,生死未卜,莫弃必须尽快结束战斗。

    “接我一刀吧!”

    莫弃的话让张成勃然大怒,他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轻视过。

    但是莫弃没有给他时间生气,话音落下之时,他脚下一动,猛地向后蹬去。

    轰!

    巨大的力量在地面炸开了一条不浅的石沟,莫弃身形一闪,如同离弦之箭消失在了原地。

    “疯子!”

    张成眼皮直跳,浑身寒毛猛地树立起来,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

    下意识的,一整套防御铠甲出现在他身上,将他包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直到现在他才感受到了莫弃的恐怖。

    体内没有真元,战斗没有章法,也没有专门修炼过身法,仅仅是凭借蛮力和意识就能达到如此恐怖的速度。

    他还是是人吗!

    惊讶归惊讶,张成依旧不觉得莫弃能打赢自己。

    其他的不论,光是这套地级防御铠甲就已经让他立于不败之地。

    “你破不开我防御的!在我面前,你会是个活靶子!”张成狞笑。

    唰!

    黑色的刀光竖直闪过,随后莫弃出现在了张成的身后。

    嗯?

    张成感觉一阵清风划过肩膀,果然什么事都没有。

    正当他想要反击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防御铠甲是成套的,会护住全身每一个角落。

    那么问题来了,那阵清风是哪来的?

    下一秒,张成便找到了答案。

    啪!

    右臂齐肩掉落下来,刺眼的猩红溅射满地。

    剧痛姗姗来迟,张成脸色一白,冷汗布满后背。

    这怎么可能!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可是地级铠甲啊!

    就算是一般的金刚境强者来了,在他真元耗尽之前,也休想伤他分毫。

    可是莫弃,仅仅一刀,就斩去了他一臂。

    如果刚刚莫弃出刀的对象是自己的脑袋,那么……

    想到这里,张成感觉脖子莫名地一凉,一股寒意顺着脊椎直冲大脑。

    黑曜石打造的菜刀真的强大到可以破开地级铠甲的防御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或许黑曜石本身的材质要比地级铠甲坚硬,但要想劈开地级铠甲,以莫弃现在的实力是根本不可能的。

    那么莫弃是如何斩下张成的手臂呢?

    很简单,铠甲的品质再高,哪怕是成套出现的,也不可能天衣无缝。

    就拿张成来说,他身上的铠甲是由四部分组合成的。

    头盔、甲胄、护臂以及战靴。

    尽管组合起来可以说是严丝合缝,密不透风。

    但合缝不代表无缝。

    莫弃的刀功,制作药膳处理食材的时候,连生长在一起,几乎没有分隔线的生命体都能准确无误地完成切割,将有害部位和无害部位分开,不损伤半点生命基质。

    劈开组合起来的铠甲,也就顺理成章,没什么难度。

    “你……你别过来!”

    张成怕了,连地级铠甲都抵挡不住莫弃,他的生命将毫无保障。

    然而莫弃并不理会,持刀准备发动最后一击。

    “我是狼牙宗的少主,你要是杀了我,会成为整个狼牙宗的敌人,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张成连忙提醒说道,搬出自己身份和狼牙宗,实数最后的挣扎。

    “而且杀了我,金叁胖就死定了,困杀他的阵法只有我知道破解的方法。”

    顿了顿,张成又补充道:“你我之间本无仇怨,都是误会。既然你是太虚门的人,那么来到这里一定也是为了寻宝。”

    说着,张成丢出了自己的储物戒指。

    “这里面是我们搜刮到的所有宝贝,现在全是你的了,你放心,我可以发誓,绝不会把你出现的事讲出去,你大可以闷声发大财。”

    莫弃神识探入戒指,就在这时,一股强横的精神力从戒指中涌出,如同一把尖刀,狠狠地插进了莫弃的识海。

    莫弃闷哼一声,痛苦地捂住了脑袋,脸色煞白。

    “死吧!”

    张成一改之前的萎靡状态,突然暴起,手中多了一把匕首,刺向莫弃的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