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风暴来临
    当莫弃窝在地级灵矿底部闷声发大财的时候,地面上太虚门众人的日子可不好过。

    季林前脚刚刚带着疲惫不堪的叶家兄弟以及诸多弟子到达驻地,后脚金泉就领着狼牙宗一干精英找上门来了。

    按照四大宗门早先定好的规矩,当宗门之间发生矛盾或者产生争端的时候,为了不伤及根本,一切以年轻一辈弟子的比斗结果为准,解决问题或者划分利益。

    此次地级灵矿的额度分配,便是让十名十八岁以下的弟子进行比试。

    每赢一场,获胜的一方得到一成的分配额度。

    经历了兽潮,太虚门的十名弟子精疲力竭不说,还几乎个个带伤。

    以这种状况和狼牙宗对决,不用比就能猜到结局。

    “我不同意进行比斗!”季林拒绝道,“要比过个三天再比。”

    狼牙宗众人纷纷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不比?”金泉冷笑,“所以你们太虚门是认输了吗?”

    季林怒道:“谁说认输了!听不懂人话吗?三天之后再比!”

    “三天之后?”金泉摇了摇头,“这事你说了可不算,你也没有资格修改比斗的日期,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既然约定了是今天,那便不容延后!”

    “好好好,金泉,你跟我谈规矩?你们狼牙宗设伏,引发兽潮难道就守规矩了吗?”季林怒极反笑。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金泉轻笑道,“你们遭遇兽潮,我狼牙宗表示同情,但这不代表我们需要为你们的人品买单,谁让你们人品差呢,连兽潮这种千年不遇的事都能碰上。”

    轻挑的语气让太虚门众人怒不可遏,尤其是从兽潮中死里逃生的弟子,如果不是几名长老拦着,他们已经骂出声了。

    “你敢发誓兽潮不是你们搞的鬼?”季林强忍着怒气,恨不得与金泉大战几百回合。

    金泉收敛了笑容,眯起双眼,上下扫视了季林一番。

    “姓季的,别说是你,就是云虚子在这里也没有资格让本座发誓。懒得跟你扯皮,一句话,比不比,不比的话我们狼牙宗可就全盘接手这条灵矿了。”

    “当然,你要是有证据证明兽潮是我狼牙宗引发出来的,大可以将此事上报,要求召开四大宗门联合大会,在大会上审判本座!”

    “你!”季林语塞。

    证据?哪里会有什么证据。

    即便所有人心知肚明,但只要狼牙宗不承认,谁又能拿他们怎么样。

    所谓的四大宗门联合大会更加是个笑话。

    “痛快一点,别跟娘们似得,到底比不比?”金泉不耐烦问道。

    “比!当然要比!”

    季林知道,既然所有的事情都是狼牙宗搞出来的,那么今天无论如何是躲不过去的。

    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争辩上,倒不如想想办法,怎么应对。

    “不过不是现在,现在请带上你的人,滚出我们的驻地!”季林冷声喝道。

    金泉很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摆手示意狼牙宗众人离去。

    “友情提醒,距离今天结束还有不到半个时辰,若是过了今天你们太虚门无人应战,那便代表你们认输。”

    说完,金泉放肆大笑着离开了太虚门驻地。

    “季长老,这下如何是好?半个时辰,弟子们来不及恢复啊。”叶雷焦急说道。

    “先不要管那么多,能恢复多少是多少。”季林下令道,“灵石、丹药,不要吝啬,通通给他们最好的!”

    ……

    与此同时,比太虚门更加难受的另有其人。

    此人便是狼牙宗宗主张绍。

    张成被莫弃杀死的那一刻,张绍便感应到他留在张成身上的印记被触动。

    随后,张成被杀死的最后一幕通过精神力影像传递了回来,与之一起传回来的还有莫弃的样子和气息。

    “我的儿!”

    张绍悲鸣长啸,声音穿破九霄,回荡在狼牙宗内,惊醒了无数强者。

    “成儿,你放心,爹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不惜一切代价!”

    随后,一道道密令从狼牙宗主殿传下,莫弃的容貌气息被复制了无数份,几乎做到狼牙宗人手一份。

    狼牙宗最高追缉令,但凡寻得莫弃踪迹者,赏灵石百万,地级战铠一套,四品丹药三枚。

    命令一下,狼牙宗所有人,上到长老执事,下到弟子杂役全都疯狂出动,目标直指莫弃。

    “来人,成儿这些日子去往了何处?”

    “回禀宗主,近日因地级灵矿出世,需与太虚门比斗,成公子主动请战,前去助阵。”

    “立马派三万兽兵前往地级灵矿,封锁方圆千里,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出,包括太虚门!”

    “遵命。”

    ……

    “季长老,依我之见,如今我们要做的不再是争取更多的灵矿份额,而是止损,以弟子们如今的状况,每赢一场都是赚了。”叶雷说道。

    “道理我都懂,可关键如何止损?”季林苦恼万分,他受命前来坐镇,本以为是件美差,没想到最后会搞成这样子。

    若是比斗的结果惨不忍睹,他难辞其咎。

    回到太虚门,恐怕要受到严惩。

    “不如这样,我们先牺牲一部分灵矿的份额,派伤势较重和实力较弱的弟子与狼牙宗进行缠斗,不要求取胜,只要求尽可能缠住对手,为其他弟子拖延恢复的时间。”

    “这样一来,若是有三人成功拖延了一个时辰,剩下的七人就都能恢复了,而且还是最强大的七个人。”

    季林闻此双目精光一闪,脸上浮现出大喜之色。

    “好,好办法!”

    很快,连刘辉在内的十名弟子被季林叫到跟前,将计划告知了他们。

    根据伤势程度和实力,叶雷和叶电对十名弟子的上场顺序进行了排列。

    排序完成后,齐天发现自己排在第八位,刁青排在第九位,反而是修为最低的刘辉排在第十位。

    根据排列规则,岂不是说刘辉是他们十个人中,实力最强的?

    齐天当时就不服了。

    “长老,刘辉凭什么最后一个上场?”

    “嗯?你在质疑本长老的决定?”叶雷眉头皱起,他对齐天没有半点好感。

    嘴特别臭不说,还敢质问自己!

    齐天心知冲动了,连忙低下头,恭敬行礼:“弟子不敢,弟子只是非常困惑,刘辉只有炼神五重天,把他放在最后一个上场,是否不太合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