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艰难的比斗
    “合不合适本长老说了算,不需要你多言,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尽快恢复状态,耽误了比斗,本长老拿你是问!”叶雷呵斥道。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齐天即便心里有再多的不服,也只能强压下去。

    为什么将只有炼神五重天的刘辉安排在最后?

    叶雷心里自有一杆秤。

    当初身处兽潮,瞒天阵法被破,众人无路可退。

    面对铺天盖地的妖兽,那一战,所有人都抱着必死的决心,拿出了所有实力。

    也许诸多弟子因为疲于应对妖兽,注意力集中,心无旁骛。

    但叶雷和叶电二人实力强大,需要顾全大局,所以每个人的反应和能力都被他们看在眼里。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惊讶地发现,在所有弟子当中,实力最强的并非是王兴龙的弟子刁青,也不是一路喋喋不休的齐天,反而是修为最低的刘辉。

    这才是他们把刘辉安排在最后的原因。

    “哼,我倒要看看这个奴仆下人有何手段最后一个上场!”齐天在心中暗道,颇为不屑。

    刁青则又是另外一番想法,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刘辉,闭目打坐恢复着体力和真元。

    而当事人刘辉并不在意这些,他有化龙神通,体内更是蕴藏着一枚地龙妖兽内丹,兽潮一战,他不仅没有觉得疲惫和不适,相反,他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相比于和狼牙宗弟子比斗,他更在意的是莫弃的安危。

    “不知主上此刻身在何方,是否安全。”

    如果让刘辉知道,他心心挂念的主上,此时正与一人一猪大快朵颐,抢食火烤血狮,不知会做何感想。

    太虚门驻地外,狼牙宗众人并未离去,就这样围在外面,等候时辰。

    金泉抬头观望着天象。

    “还有半刻钟,拖延时间?呵呵,垂死挣扎罢了。”

    一名长老凑上前去,小声道:“金大人,张成公子按计划潜入灵矿内部,至今未归,他是我们此次比斗的王牌,不等他吗?”

    金泉摇了摇头,自信一笑:“不需要,太虚门现在只剩一些残兵弱将,凭我们现在的人手已经足够了,更何况,本座早有安排,不会有差错的。”

    他们不知道的是,所谓的王牌已经死在了莫弃手中,尸首分离,死无全尸。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在距离正子时还剩十个呼吸的时间,一天即将过去的时候,季林率领着太虚门部众走了出来。

    “哟,时间掐得够准的啊。”金泉戏谑道。

    “要说掐时间布阵引兽潮,还是金泉你厉害。”季林冷声反击道。

    “季大长老,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说话是要负责的,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冤枉本座,硬把兽潮这盆屎扣在本座脑袋上,有能耐你拿出证据,否则就是诽谤,事后本座必须要讨个说法!”

    季林不再言语,争辩打嘴炮不是他擅长的东西,他也自恃身份,不愿像金泉这般恶俗。

    “现在废话不多说,比试完了再谈咱俩的事。”金泉嘿嘿一笑,大手一挥,十名狼牙宗弟子走了出来。

    “请赐教!”十人同时抱拳,异口同声说道。

    太虚门众人愣住了,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金泉,你这是什么意思?”季林皱眉问道。

    “什么意思?这都看不出来吗?”金泉双眼眯起,皮笑肉不笑,“当然是比斗啊,十场一起比!”

    “一起比?!不行!”季林当场拒绝。

    开什么玩笑,一起比的话,拖延战术岂不是白费了,那还怎么给其他人时间恢复?

    金泉耸了耸肩,很是无所谓:“季林,我这可是为你们太虚门着想。”

    “你看看时辰,已经过了正子时,你不会是想一场一场比吧?”金泉一副看傻子的表情,“那后面的九场比斗可就算超时了,自动判你们输。”

    “这样一来,哪怕第一场你们赢了,地级灵矿太虚门也只占一成的份额。”

    “如果不是看在咱两相识一场的份上,你以为我会提醒你应该十场一起比?当然了,你硬要送福利给我们狼牙宗,本座也没意见。”

    季林语塞,太虚门众人也都被金泉的诡辩说得哑口无言。

    他们猜中了开头,却没摸清金泉的套路。

    看到太虚门一干人大眼瞪小眼,金泉在心中冷笑:真以为本座不知道你们打得什么主意?在本座面前玩心眼,你们还嫩着呢!

    “金泉,你不觉得过分了吗?”季林强忍怒气问道。

    “过分?我不过是按照规矩办事罢了,还是那句话,有问题你大可以上报,没问题的话就赶紧派弟子出来比试。”

    “好,我们比!”季林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事到如今,除了拼一把以外,他们别无他法。

    金泉把文字游戏玩到了极致,他说得没错,的确是按照规矩来的。

    “季长老,不能答应,这明显是狼牙宗的阴谋啊!”叶雷焦急说道,“不如我们跟他们拼了!”

    “胡闹!”季林呵斥道,随后表情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哪里是阴谋,分明就是阳谋,金泉一口咬紧了规矩不放,只要他不承认兽潮的事,就立于不败之地,我们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不上不行,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相信这些弟子,相信他们能创造奇迹吧。”

    叶雷很是不甘地撇过脸去,一对拳头捏得嘎吱响。

    这种有心无力的感觉让他非常不爽。

    回头再看看自家的十名弟子,除了齐天、刁青和刘辉这三人状态还不错以外,剩下的七人个个脸色苍白,极个别甚至还咳着血,站都站不稳。

    这还怎么比?

    “诸位,本长老对你们要求不高,尽力而为,事后宗门不会亏待你们的。”季林看着十名弟子做出了承诺。

    “长老放心,我等必当竭尽全力!”

    不远处金泉冷笑了一声,给自家弟子传音道:“本座不想看到他们还有事后,不惜一切,干掉他们!”

    大战一触即发,太虚门、狼牙宗,双方各派十人,各自寻找着对手。

    狼牙宗这边,清一色的炼神九重天。

    太虚门,除了刘辉这个例外,剩下的九人也都是炼神九重天。

    “下等人,可不要像你主上一样临阵脱逃啊。”齐天的声音出现在刘辉耳边。

    刘辉冷冷地看了齐天一眼,道:“管好你自己吧,废物东西。”

    “废物?”齐天不气反笑,“等你被狼牙宗血虐的时候,希望你还能说得出来。”

    刘辉不再理会齐天,他的对手已经找上门来。

    那是一名身材矮小的青年,四肢粗短,壮得像只田鸡。

    被龙气改造过,拥有化龙神通的刘辉,身高将近两米,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说你们太虚门是不是没人了?竟然派你这个炼神五重天出来送死!”青年舔了舔嘴唇,看猎物一样看向刘辉,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

    这样的轻视刘辉见得多了,早已习以为常。

    他居高临下,睥睨青年,虽然面无表情,却无时无刻不让人感觉到发自内心的傲气。

    龙,自带灵魂深处的高傲。

    青年的内心“咯噔”一下,竟是感觉到莫名的危机。

    这让他踌躇不前,一时间难以下手。

    刘辉则是骄傲所致,不屑先出手。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起来。

    反观其余九场比斗,双方一见面便厮杀了起来。

    狼牙宗的特点便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兽宠,而且兽宠的实力一般比他们本人还要强上一份。

    因为比斗前金泉下了死命令,所以刚一交手,狼牙宗弟子便都召唤出了兽宠,直接形成了二打一的局面。

    太虚门众弟子的状态本就不佳,以一敌二几乎没有反抗之力便落入了下风,被狼牙宗弟子追着打,疲于奔命。

    只有齐天和刁青还有能力一战,暂时平手。

    季林等太虚门长老虽然早有预料,但一边倒的战斗还是让他们叹息不已。

    “现在只能看齐天、刁青还有刘辉三人的了,如果他们能赢,三成的份额虽然少,但也算有个交代。”

    就在这时,太虚门伤势最重、状态最差的那名弟子被对手的兽宠扑倒在地,喉咙瞬间被撕裂,鲜血狂飙,浑身一阵抽搐之后失去了生机。

    受到鲜血的刺激,那头妖兽凶性大发,疯狂撕咬啃食着那名弟子的尸体,一时间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放肆!”季林勃然大怒,脑后洞天乍现,压了过去。

    比斗输了是一回事,但人死了又是另一回事。

    能够有资格代表太虚门前来参加比斗的弟子,哪个不是太虚门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天才?

    每死一个,对太虚门来说都是重大损失。

    这是季林所不能容忍的。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另一口洞天从金泉脑后升起,拦下了季林。

    “金泉,你的人竟然敢下毒手?!”

    季林的怒火几乎要化为实质,狼牙宗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碰到了底线,如果金泉不给他一个交代,这场比斗已经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

    金泉却老神自在笑道:“我说季林,你好歹也是活了几百岁的人了,咋还那么幼稚?正所谓拳脚无眼,比斗出现伤亡不是很正常吗?学艺不精还要逞强,怪得了谁?更何况,打不过就早些认输啊,只要认输了,自然就安全了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