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启动最终方案
    刘辉与矮小青年的战场,扬起的沙石中不时传出剧烈的打斗和妖兽的嘶吼声。

    突然,妖兽的嘶吼从愤怒变成了惊骇,再到呜咽求饶,最后消失不见。

    狼牙宗众人闻此脸色一变,就连一直老神自在,胜券在握的金泉也收敛了笑容,死死盯着慢慢散去的沙石。

    为了避嫌,战场是不允许有人拿神识扫视的,所以除了刘辉和矮小青年本身,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头猪妖倒是上好的料理食材,可以带给主上,就是不知道皇爷会不会介意。”

    沙石中,刘辉面前躺着两具尸体。

    一具是矮小青年,另一具则是一头脑袋被砸碎的猪妖。

    刘辉将猪妖的尸体收了起来,他嘴里的皇爷自然是猪皇。

    矮小青年的实力不弱,哪怕在炼神九重天里也属于佼佼者,可惜他遇上了拥有化龙神通的刘辉。

    别人是越战越疲惫,刘辉恰恰相反,他是越战越兴奋,越战力量越大。

    一开始两人还能打个平手,慢慢的,矮小青年发现自己打不过刘辉了。

    无奈之下,他召唤了自己的兽宠。

    谁曾想到,在龙气的威慑下,猪妖的实力只发挥出来一半。

    不仅没能帮到他,还成了一个不小的累赘。

    最后,刘辉找准机会一拳砸碎了猪妖的天灵盖,矮小青年也没能逃脱,被刘辉扭断了脖子。

    战斗停止,沙石散去。

    刘辉拖着矮小青年的尸体走了出来,扔在金泉面前。

    “二打一都不行,弱鸡!”刘辉冷酷地丢下一句话,转身回到了太虚门阵营。

    短暂的沉寂之后,太虚门中爆发出了惊喜的欢呼声。

    “干得漂亮!”

    “太解气了!”

    季林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赞赏地拍了拍刘辉的肩膀。

    叶雷更直接,上前给了刘辉一个熊抱,恨不得亲他两口。

    金泉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帮助宗门获得灵矿的全部份额,连一根毛都不给太虚门留。

    这也是他大费周章布阵引来兽潮的原因。

    没想到的是,狼牙宗不仅输了一场,还是输在一名炼神六重天的杂鱼手里。

    这让金泉难以接受。

    尤其是刘辉那句“弱鸡”,更是如鲠在喉,卡得他心里难受。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刘辉的胜利似乎刺激到了齐天和刁青。

    原本处于弱势的齐天突然一咬牙,身上爆发出了惊人的气势,显然是催动了某种秘法。

    扑上来的灵猫妖兽猝不及防,被齐天一个手刀斩断了腰身,掉在地上生死不知。

    干瘦青年见此挥动长戟刺向齐天的心脏,齐天一个扭身,躲开要害,用肩膀硬接下了长戟。

    一手死死扣住戟身,另一只手五指并拢,猛地插进了干瘦青年的小腹。

    干瘦青年连忙丢下长戟,不顾一切地后撤,避免了丹田被洞穿。

    两人皆身受重创,失去了战斗力,战成了平手。

    刁青手上多了一副金属手套,指尖是特制的刀刃,闪烁着幽光。

    俊俏男子持剑刺来,刁青左手闪电一抓,竟是接住了剑刃。

    “桀桀桀,被我抓住咯。”刁青脸上浮现出了病态的诡异笑容,眼中满是疯狂。

    “杀!”

    一声轻喝,俊俏男子心知危险,下意识想要抽离长剑。

    但刁青的手就像钳子一般死死夹住了剑身,任凭他如何用力也挣脱不开。

    唰!

    一道幽光闪过,俊俏男子的动作停了下来,双目中的光芒迅速黯淡下来。

    再看刁青,收回右手,伸出舌头舔去中指刀刃上的一滴鲜血,露出了享受的神色。

    直到这时,俊俏男子的头颅才从脖子上滑落下来,切口平整,鲜血喷出很高。

    牛妖姗姗来迟,俊俏男子的死让它失去了理智,向刁青发动了进攻。

    “大笨牛,桀桀桀。”刁青轻笑的声音听上去宛如来自地狱,令人毛骨悚然。

    身形一闪,他躲过了牛妖的撞击。

    借着牛妖向前的冲击速度,刁青将手中俊俏男子的长剑向前捅去。

    哗!

    剑刃划破了牛妖的肚皮,鲜血混合着内脏从伤口中流了出来。

    牛妖来不及止步,当它好不容易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拖着自己的内脏奔行了百米。

    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地,牛妖失去了气息。

    刁青,赢!

    “二打一都不行,弱鸡!”

    刁青学着刘辉的样子,将俊俏男子的尸体抛在金泉跟前,淡淡地来了一句。

    此时的他再次恢复了原本的儒雅平和模样,丝毫看不出半分嗜血和疯狂。

    太虚门再次响起了欢呼声,诸多长老像对待英雄一样,亲自上前搀扶透支了体力的齐天,迎接刁青。

    相比之下,狼牙宗陷入了沉闷。

    金泉的脸彻底黑了下来,竟然又输了一场!

    而且齐天那场如果算作平手的话,那么太虚门和狼牙宗各得灵矿的半成份额。

    也就是说,十场比斗下来,太虚门一共获得了两成半的份额,狼牙宗获得了七成半。

    看上去狼牙宗大获全胜,但这样的结果不是金泉能接受的。

    “金大人,我们……”

    有人上前询问,但被金泉挥手打断了。

    “本座自有主张。”

    金泉起身,阴沉着脸:“季林,不要高兴得太早,那两成半还不一定是你们的!”

    太虚门众人停止了欢呼,不知道狼牙宗又想闹哪样。

    “金泉,你还想怎样,想现在就翻脸吗?”季林冷声问道。

    不知为何,金泉的不依不饶让他再次有了不好的预感。

    金泉道:“据我所知,比斗里还有个规矩,虽然一直没人启用过,但确确实实存在。”

    季林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

    “金泉你疯了吧!”

    “我可没疯!”金泉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规矩说,为了体现比斗的公平,在比斗完之后,若是有一方不满,便可提出最终比斗方案。”

    “从参加比斗的弟子当中,选出一人,与另一方所有获胜者一一战斗,中途不可休息,不可服用任何恢复类丹药或者灵石,若是挑战成功,便可获得对方的份额,反之,输掉自己的份额。”

    简单来说就是,金泉对比斗的最终结果不满,他可以从参加比斗的十个人当中,挑选出一人,和齐天、刁青还有刘辉依次战斗。

    若是获胜,那么狼牙宗便可以赢得齐天、刁青和刘辉所代表的份额,若是打输了,那么该弟子的份额就归太虚门所有。

    机会只有一次,挑战的中途不间断。

    “你卑鄙!”季林大怒。

    太虚门这边十个人死了七个,剩下的三人当中,齐天还失去了战斗力。

    也就是说,狼牙宗只需派出一人打赢刁青和刘辉,便能剥夺那两成半的份额。

    “别说我卑鄙,规矩如此。更何况,你们太虚门大可以也启动最终方案,我狼牙宗欢迎挑战。”

    挑战个屁!

    太虚门如果启动最终方案,需要一个人打赢狼牙宗七个!

    别说没人有这样的实力,即便有,也要被活活累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