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你好棒棒喔
    “郑晓,你上!”

    一名身着白袍的青年从狼牙宗走了出来,之前正是此人最先杀死太虚门弟子,赢了一场比斗。

    郑晓的兽宠是一头一米来高的白狐,一级高阶妖兽,无限接近二级,相当于人类炼神巅峰。

    “太虚门的废物,可敢一战?”

    郑晓负手而立,一人一兽面向太虚门,脸上满是挑衅和不屑。

    再看太虚门这边,齐天满身伤痕,脸色惨白,神情萎靡,显然是无法出战。

    刁青的状态还算不错,但他毕竟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虽然赢了,但消耗不小,短时间里难以恢复。

    唯有刘辉还能一战。

    季林等众多长老心里满是担忧。

    金泉既然敢启动最终方案,那就代表他有十足的把握。

    让刘辉去冒险,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但不比的话,金泉肯定不会就此罢休,也不符合规矩。

    一时间,太虚门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怎么,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吗?”郑晓嗤笑一声,抬起左手,“要不我让你们一只手?”

    轻浮的声音尽显蔑视与羞辱。

    “欺人太甚!”

    太虚门众人怒火中烧,却又毫无办法,只能将目光投向刘辉。

    刘辉其实是无所谓的态度,太虚门如何他一点也不在意。

    不过有战斗送上门,他也不会拒绝。

    正当刘辉出列想要和郑晓一战的时候,一道声音拦下了他。

    “慢着!”

    听到这道声音,刘辉万年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一旁疗伤休息的齐天和刁青猛地睁开双眼,有惊讶有意外,更多的是杀意。

    一名容貌憨厚的青年从夜色中走了出来,他身上没有半分真元波动,看上去就像个普通人,正是刚刚赶到的莫弃。

    “主上!”

    刘辉立马搁下了战斗的念头,跑到莫弃跟前。

    莫弃上下打量了刘辉一番,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错,修为又强了一分。”

    “嘿嘿,和主上比还差得很远。”刘辉咧嘴傻笑道。

    “少贫嘴。”莫弃笑骂一声,随后正色道:“这场战斗你不要参与了。”

    “好的主上。”

    对莫弃的吩咐,刘辉不会有半点迟疑和犹豫。

    哪怕莫弃让他抹脖子自杀,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莫弃,你竟然没死?”叶雷、叶电二人十分惊喜,纷纷跑了过来。

    莫弃无语地翻了翻白眼,会不会说话,很希望我死吗?

    “虽然你没能破掉阵法,不过没事就好,回来就好啊!”叶雷用力拍了拍莫弃的肩膀,很开心。

    莫弃愣住了,什么叫我没能破掉阵法?

    老子可是把杨明留给我压箱底的保命符都搭进去了,好不容易才破掉那初级兽引阵法的!

    “你就是那个临阵脱逃的莫弃?”

    季林走了过来,语气不善。

    从一开始他就给莫弃贴上了逃兵、抛弃同门,甚至以同门为诱饵换取自身安全的标签。

    “您是?”

    莫弃听出了季林的语气,他一头雾水,我两之间没仇吧?

    “这位是季林长老,我们太虚门坐镇灵矿的总负责人,也是他老人家破掉阵法,从兽潮中救下了我们。”叶雷在一旁解释道。

    听到这话,莫弃的脸色变得怪异起来。

    初级兽引阵法不是我破的吗?

    这功劳都能被抢的吗?还有这种操作的?

    不过他没有争辩和解释,从一开始他也没想借此邀功,他更乐意闷声发大财。

    反正他已经从地级灵矿中捞到了足够多的好处,任凭太虚门和狼牙宗争得头破血流,也只能喝他的洗脚水。

    “原来是季林长老,失敬失敬,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你们继续。”

    莫弃抱拳行了一礼,随后带着刘辉便要离开。

    “站住!”季林怒了,“莫弃,你自甘堕落本座不管,但我太虚门正是需要刘辉出力的时候,你可以走,他不能走。”

    莫弃冷冷一笑,转过身直视季林。

    “刘辉是我的人,你没有资格让他去送死。”

    其实莫弃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太虚门和狼牙宗双方弟子的比斗他也全都看在眼里。

    在他看来,另外七名弟子的死完全是太虚门这些所谓的高层一手造成的。

    明明知道地级灵矿是兵家必争之资,明明知道四大宗门形合心不合,却没有足够重视。

    以至于被狼牙宗算计,布阵引发兽潮都没有发现,更可怕的是,紧急应对措施几乎没有。

    抛开这些不说,连供给弟子快速恢复伤势和真元的灵丹妙药都没有准备,这种散漫的态度简直令人发指!

    最令莫弃不满的地方在于,七名弟子战死,季林这群所谓的长老,有的只是面子上过不去的愤怒,却没有半分伤心。

    也许在他们眼中,弟子的性命还不如那一成灵矿的额度宝贵,也不如他们的面子值钱。

    什么狗屁规矩,狼牙宗如此行径已经是在宣战,可季林等人还死抱着规矩不放,迂腐至极!

    对手郑晓的真实情况这些长老一概不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竟然还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其他人莫弃可以不顾,但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刘辉送死。

    “莫弃,你这是什么态度?信不信本座现在就毙了你!”季林怒道。

    莫弃冷笑:“我乃核心弟子,此次带队领头人。你虽然是长老,却也没资格管我吧。毙了我?你试试!”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莫弃向来很好说话,但他不是滥好人。

    “你!”季林气得说不出话来。

    “哼,耗子扛枪窝里横,有能耐和狼牙宗耍狠去!”莫弃一般不打嘴炮,可一旦让他开起口来,能把人活活气死。

    “莫弃,你还好意思说,我们和兽潮、和狼牙宗浴血奋战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对太虚门有半点贡献吗?”齐天忍不住开口讥讽道。

    “打成平手的废物,我要是你我都不好意思抬头做人。”莫弃反击道。

    贡献?

    如果没有莫弃,地级灵矿里的极品灵石恐怕已经被张成一群人给搬空了。

    即便太虚门十场比斗全胜,到时候得到的也只是一条储量较大的玄级灵矿。

    没有极品灵石的灵矿,对四大宗门来说都是鸡肋。

    “打成平手怎么了?最起码我为宗门赢得了半成灵矿份额!不像某些人,一事无成。”齐天又道。

    “呵呵,半成份额,那你好棒棒喔。”莫弃被逗笑了。

    “有本事你上啊!”齐天呼吸变得急促,牵扯到伤口,疼得他呲牙咧嘴。

    “不好意思,我是领队,按规矩,不能上场。”莫弃看向季林,特意加重了“规矩”二字的语气,“是吧,季林长老?”

    “哼!”季林长老撇过脸去,冷哼一声。

    他已经决定,此事过后,回到太虚门,一定要上报此事,让宗门严惩莫弃。

    “喂喂喂,要吵回去关上门自己吵,一句话,你们到底接不接受挑战?”金泉很是不耐烦地催促道。

    就在刚才,他接到驻地下属来报,金叁胖竟然来了。

    这让金泉迫不及待想要赶回驻地。

    按理说金叁胖此刻应该待在狼牙宗总部才对,怎么会出现在万里之遥的此地?

    “接受,当然接受!”

    季林看向刁青,齐天是指望不上了,刘辉又是一副唯莫弃命是从的样子,现在刁青是唯一的希望。

    刁青长舒一口气,站起身,来到了战场中。

    他是个有野心的人,不过城府较深,隐藏得很好,一般情况不会表现出来。

    无论对于莫弃成为核心弟子,还是叶雷把刘辉安排在他后面出场,刁青心中都是不服的。

    眼下刚好是个机会,若是他能战胜郑晓,力挽狂澜,他在太虚门的地位将直线飙升,甚至晋升成为核心弟子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里,刁青战意高昂,双目中的疯狂之色越积越浓。

    “终于有人敢和我一战了吗?”

    郑晓轻笑一声,拍了拍一旁的白狐妖兽。

    顿时,白狐妖兽化作一道流光钻进了郑晓的眉心。

    “吼!”

    郑晓双目闪烁着绿光,口中发出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吼声。

    紧接着,他身躯陡然拔高,撑破上衣,露出了精壮的身躯。

    双臂扭曲膨胀化为利爪,人脸五官渐渐攒到一起,变得半人半狐。

    一股远超炼神九重天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浓郁的妖气将黑夜染上了一层熏红。

    “这……这是无垢境界的气息!”太虚门众长老脸色大变。

    刁青眼中的疯狂很快被震惊和恐慌取代,战意如潮水般退去,不由自主地向后撤退。

    除了莫弃,太虚门这边谁也没想到狼牙宗还有这一手。

    还能人兽合一的?!

    “来战!”郑晓低喝,声音沙哑,非男非女,令人毛骨悚然。

    “我认输!”刁青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认输。

    这还比斗个毛啊!

    无垢境和炼神境完全是两种概念,先不说体魄和真元全方面碾压,单单无垢境的领域,就足以碾压炼神境界。

    “还没开始就认输?你们太虚门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吗?”郑晓很是无趣地摇了摇头,“一群废物,若是我张成师兄在这里,你们岂不是连门都不敢出了?”

    太虚门众人沉默,如果说一开始他们对狼牙宗使计引发兽潮,暗算他们心有不服的话。

    那么现在,光是郑晓一人就能横扫他们全部。

    更别说狼牙宗似乎还有个更恐怖的张成没有出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