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悔恨
    “你就当我是炼精圆满好了。”莫弃轻声说道。

    炼精圆满?!

    刁青摇头苦笑,拥有领域的炼精修士,信你才有鬼。

    不愿回答也不用侮辱我的智商吧?

    “你厉害,我认栽。”刁青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对待敌人莫弃不会手软,更别说是想杀他的人了。

    他用手套指尖上的利刃刺进了刁青的心房,剧毒立刻生效。

    刁青七窍流出黑色的鲜血,倒在地上,没有了生息。

    他做梦也没想到,最后会死在自己调制的剧毒之下。

    “现在轮到你了。”莫弃看向齐天。

    刁青的死并没有让齐天产生畏惧,反而让他变得无比疯狂。

    “莫弃,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你这个滥杀无辜的魔头,不会有好下场的!”

    莫弃一脸的懵逼,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谁滥杀无辜了?怎么就魔头了?!

    怎么搞得好像我是反派,你这个来杀我的人倒是正派了?

    虽说你弟弟齐云的死有我一部分原因,但那也是你弟弟自己作死,怪不得旁人。

    “莫弃,你作恶多端,想杀你的人可不止我一个,不想让你好过的人大有人在,你将生活在无限的内疚和恐慌中!”

    “我知道。”莫弃点了点头。

    太虚门有王兴龙想让他死,狼牙宗宗主张绍也正满世界找他报仇。

    “不,你不知道!”齐天疯狂大笑,“有杨明和余良那两个老家伙撑腰,你确实很安全,可报复你,不一定非要对你下手。”

    “有的时候,一个不被你放在眼里的小人物,就能对你造成致命打击!而你还在沾沾自喜,自以为是,哈哈哈。”

    莫弃皱眉,齐天话中有话,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不知为何,莫弃内心竟是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怎么,是不是得罪的人太多了,让你都想不起来敌人究竟是谁?”齐天讥笑问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莫弃一把捏住了齐天的脖子,将他拎至跟前,冷声喝问道。

    莫弃的力量何其之大,齐天被他捏得满脸通红,双眼突出,口中鲜血四溢。

    但齐天笑容不减,咧嘴露出了两排被鲜血染红的牙齿,显得狰狞恐怖。

    “告诉你也无妨,死前能欣赏你的痛苦、无力和绝望,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齐天狞笑着继续道:“不知道方敏这个名字你还有印象吗?”

    莫弃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方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本该和他在一起的女人。

    最后背叛他,和王浩在一起了。

    后来,这个女人为了杀死自己,不惜挖出牛叔的尸骨做威胁。

    莫弃被迫跳下嚎哭深渊,可是当他爬上来后,就再也没有听到她的消息。

    莫弃一直以为因为王浩死了,方敏失去了倚仗,所以低调生活,不敢在露面。

    现在看来,这里面似乎还有他不知道的事。

    “在你和王浩生死一战之前,方敏便离开了太虚门,你知道她离开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吗?”齐天一边说,一边注意着莫弃的表情。

    “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是去杂役总管府上调出了一个人的资料,你猜猜,会是谁的资料呢?”

    听到这里,莫弃脑海一震,如同被闪电击中,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不好!

    方敏一定是调出了牛叔的资料!

    她想报复自己,但是没有那个实力和门路,所以退而求其次,通过报复牛叔来打击自己。

    牛叔死了五年,尸骨也已经被方敏挖出来过了。

    那么她调出牛叔资料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牛叔在世俗间的家人!

    以方敏的修为,在武道世界只是垫底的存在。

    但她要对付几名凡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莫弃记得,牛叔在普通人的世俗间是有一个女儿的,名叫牛可心,年纪比莫弃还要大两岁。

    牛叔生前回乡探亲,曾带莫弃去过一次。

    那时候的莫弃还是个小毛孩子,一天到晚跟在牛可心后面,讨要糖果吃,可心姐姐可心姐姐得叫个不停。

    后来牛叔死在了入门考验中,留下遗嘱,不让莫弃去找牛可心,他不想让女儿接触武道,更不想让她走自己的老路,他只想牛可心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

    所以如果不是齐天提起来,莫弃几乎都要忘了牛可心这位小姐姐了。

    如果方敏找到牛可心,以她对自己的恨意,莫弃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不,我绝不能让可心姐出事!”莫弃暗道。

    “哟?想起来了?很生气吧,可你又能怎么样呢?”齐天大笑着说道。

    “方敏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出发了,哪怕她对路途不熟悉,这么长时间也应该找到了。而你,现在还在这片鸟不拉屎的原始森林里,没有几个月你是回不去的。”

    “等你回去了,恐怕有些人的尸骨都凉透了吧。”

    莫弃内心“咯噔”一下,确实如此,他不可能赶得上。

    牛可心是牛叔唯一的骨肉,如果因为方敏出事,莫弃将愧对牛叔,万死难辞其咎。

    怎么办?怎么办?!

    心头堵得慌,纵然莫弃拥有《混沌经》这种神物,此时也只能束手无策。

    他后悔啊,后悔不该念旧情不追究方敏。

    否则的话,只要他稍微上点心,就能调查出方敏的去向。

    哪里还会有现在这档子事!

    莫弃的焦急、悔恨和失魂落魄全都落在齐天眼中,让他非常满意。

    “哈哈哈,就是这样,无奈吗?绝望吗?愤怒吗?痛苦吗?你越这样,我就越开心。”齐天笑得很大声,很放纵。

    “聒噪!”

    莫弃正是五心烦躁之时,哪来还有心思听齐天废话,手中稍一用力,扭下了齐天的脑袋。

    至死,齐天脸上还挂满了病态的笑容。

    “无论来不来得及,我都要尽快赶回去,挡我者死!方敏,如果你敢动可心姐一根汗毛,我便让你生不如死!”

    莫弃再次明白了一个道理,武道世界,爱憎分明,敌人就是敌人,不存在旧情和心软。

    否则,早晚会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看了那么久的戏,你们也该出来了吧?”

    莫弃转身冷眼看向背后的虚空,身外化身准备就绪,随时待命。

    没错,跟在莫弃后面的可不止是刁青和齐天,而且危险系数极高。

    这也是莫弃没有使出身外化身的原因,他必须留一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