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鸠占鹊巢
    在山海帝国,四大宗门就如同封王诸侯一般,有各自的领地范围,又有相应的自治权利。

    虽说名面上都以山海帝国为尊,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无论是四大宗门,还是帝国皇室,彼此间都不是很和睦。

    山海帝国很强,强大到能够以一敌四,压得四大宗门不得不抱团取暖。

    但四大宗门联起手来的底蕴也很不简单,一旦开战,山海帝国即便打赢了,也会付出非常惨重的代价。

    所以,便形成了现在的局面。

    南阳城,太虚门境内的一处边远小城,是个十足的凡人聚居地。

    除了隶属山海帝国的城主府、太虚门驻扎在此地的驿站,以及为数不多的几个小家族外,几乎看不到修士。

    今日,南阳城来了一对奇葩组合,行走在街道上,引起了很多百姓的围观。

    “莫大哥,爹爹是不是不要叁胖了?”

    肉山似得金叁胖,瘪着嘴,可怜兮兮地看向坐在他肩头的莫弃问道。

    莫弃眺望着远方,眉宇间的忧愁浓郁得化不开。

    听到金叁胖的询问,他挤出一丝笑容,拍了拍金叁胖的光头,道:“你爹怎么会不要你呢,是三胖的表现太优秀了,所以你爹奖励你跟在我身边,让你能够天天吃到我做的菜肴。”

    “真哒?”金叁胖惊喜道。

    “当然是真的了,不过你爹也说了,你必须听我的话,知道吗?”

    “嗯嗯,叁胖一定听莫大哥的话。”金叁胖敏感得发觉到了什么,但单纯如他,很快被莫弃骗了过去。

    “叁胖,加快速度,我们去那里!”

    莫弃搜寻着记忆深处的印象,指着一个方向催促道。

    “好嘞!”

    金叁胖猛地加速,庞大肥硕的身躯丝毫不影响他的行动,在宽阔的街道上掀起一阵狂风,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被金叁胖的体型吸引了注意力的百姓们纷纷惊呼,口中念叨着“仙师”,面带敬畏地跪伏在地,许久之后才敢起身。

    莫弃站在一片豪华的庄园跟前,神色激动。

    这里便是牛叔曾经带他来过的家。

    牛叔虽然只是太虚门的杂役厨师,但正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牛叔在凡世间还是拥有一份不菲的家底的。

    这也是牛叔放心把牛可心留在南阳城原因,他留下的家业足够牛可心过一辈子的富贵生活。

    “你们是什么人?”

    门前的小厮警惕地打量着金叁胖和莫弃,手中捏着铜锣,随时准备敲响发出警报。

    “嗯?看门的不应该是张大叔吗?”莫弃疑惑自语道。

    可正是这么一句低语,使得那名小厮脸色大变。

    “这里没有什么张大叔,赶紧滚!”

    小厮怪异的表现又怎么瞒得过莫弃,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这里不是牛府吗?”莫弃沉声问道。

    “什么牛府,看清楚了,这里是周府,从来就没什么牛府!”小厮指着身后的门派扁,眼神闪烁着奇怪的光芒。

    “不可能!”莫弃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他对自己的记忆力有足够的信心,这里肯定是牛叔的家,绝不会找错地方。

    唯一的解释就是,牛可心已经出事了!

    “说,牛家的人都去哪儿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莫弃一把揪过小厮,低声喝问道。

    小厮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冷笑了起来。

    “哪来的毛头小子,敢到我们周府撒野,也不看看你长了几颗脑袋!”

    说完,小厮便用力敲打手中的铜锣。

    当当当!

    铜锣声刚一响起,庄园内便跑出来二十多名壮汉,身着武服,手持长棍,将莫弃和金叁胖团团围住。

    “好大的胆子,敢动我们周府的人,现在给你个机会,放开他,下跪道歉,我便饶你一命,只打断你的手脚。”说话的是一名精壮中年男子,同时也是这群人的头领。

    “周哥,此人一上来就打听牛府,定然是牛家余孽!”被莫弃拎在手中的小厮高声说道。

    “哦?牛家余孽?”中年男子一下子来了兴趣,看向莫弃二人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座宝库。

    “好好好,我正愁如何与仙师拉扯关系,你们便送上门来,看来,今天是我周某人的幸运日啊!”

    “来人呐,抓住他们两,一个都不能放跑!”中年男子兴奋道。

    他不知道的是,在“牛家余孽”四个字说出口的那一刻,莫弃眼中的寒光便已经化作杀意。

    “小子,识相一点放开我,否则定要你……”

    咔嚓!

    小厮威胁的话语刚说一半,便被莫弃捏碎了喉咙,倒在地上,口吐鲜血,抽搐着失去了生机。

    “好胆!连我们周府的人都敢杀,原本还想留你一命,现在给我去死吧!”

    中年人大手一挥,二十多名壮汉面色狰狞,一拥而上,扑向了莫弃和金叁胖。

    “吵死了,不许你们凶莫大哥!”

    金叁胖撅着嘴,两条眉毛树成了倒八字,很是不满地摆了摆手。

    轰!

    一只由天地灵气构成的大手从天而降,将所有壮汉拍成了肉酱。

    留在原地的中年人幸免于难,表情呆滞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脸色一白,捂着嘴吐了出来。

    “仙师饶命,小的有眼无珠,不知仙师大驾光临,惊扰了仙架,求仙师开恩啊。”

    中年男子顾不上吐了一身的污秽,连忙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他在普通人当中算是个武林高手,但在修士眼中,与蝼蚁无异。

    他此刻肠子都悔青了,如果早知道莫弃和金叁胖是修士,他说什么都不会冒这个头。

    金叁胖嫌弃地皱了皱眉头,再次抬起手,但被莫弃拦了下来。

    “听你之前的话,牛府变成周府,和仙师有关?”

    “是是是。”中年男子哪里敢有半分隐瞒,竹筒倒豆子,把他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

    原本的牛府,现在应该叫周府,庄园深处的某间柴房中。

    一名身着粗布麻衣的女子,身形干瘦,披头散发,吃力地洗着衣服。

    在她左手边有十大盆已经洗好的衣物,右手边是一碗粘稠发馊的清粥和一个长满霉斑的馒头,身后则是堆积如山的脏衣服。

    柴房的门被一股巨力踹开,一名身材臃肿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根皮鞭。

    “牛可心,洗完了吗?”中年妇女一进门便厉声问道。

    “已经洗好十盆了,还……”粗布麻衣女子声音文弱,但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鞭子抽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