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你该死
    “我问你洗完了没,不是问你洗了多少!”中年妇女收回鞭子,胳膊高高抬起,再次落下。

    啪!

    鞭子抽击在粗布麻衣女子脸上,披散下来的长发被鞭子掀起的风吹散到一边,露出了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无数伤口横纵交错在她脸上,有的已经结痂,有的还淌着鲜血,更多的是已经发炎腐烂,黄褐色的脓水流淌下来,散发着刺鼻的臭味。

    她便是莫弃要找的人,牛叔的女儿,牛可心!

    牛可心咬紧牙关,强忍着刺骨的疼痛,没有吭声。

    中年妇女捏着鼻子,满是嫌弃:“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猪猡都比你好看,比你干净!”

    牛可心拨弄了一下长发,重新遮住了容貌,默默地坐回到原来的位置。

    “哟,骨头还挺硬,问你话你没听见吗?”

    长鞭再次挥舞起来,雨点般落在牛可心身上,一道道血迹渗透出来,染红了粗布麻衣。

    “没有,还没洗完!”牛可心抱头蜷缩成一团,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没洗完?”中年妇女好似来了兴致,表情显得有些疯狂,“给了你半天时间,这么点活都干不完,你以为你还是牛家大小姐吗?”

    啪啪啪!

    长鞭抽打在皮肉上的声音络绎不绝,闻之令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中年妇女却乐此不疲,脸上挂着病态的笑容。

    直到中年妇女打累了,这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牛可心身上的粗布麻衣已经残破,鲜血流淌了一地,身上找不到半块完好的地方,有些鞭痕甚至已经深可见骨。

    中年妇女丢开长鞭,来到牛可心跟前。

    “别给老娘面前装死,仙师吩咐过,可不能让你死了。”

    说着,中年妇女一脚踹倒了装有清粥的碗,踩住发霉的馒头,在地上的粥汤里碾了碾,踢到牛可心的嘴边。

    “吃了它!”

    牛可心无力地张了张嘴,却没有动弹。

    “我让你吃了它,听见没?”

    中年妇女一把揪起牛可心的头发,将她脑袋狠狠按在被踩扁的馒头上,用力挤压。

    “你给我吃,吃了它!”

    奄奄一息的牛可心开口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在我们牛家做工十多年,我自问从没把你当下人看,从未亏待过你。”

    中年妇女松开了牛可心,不以为意,冷笑道:“牛可心,要怪就怪你牛家得罪了仙师,更何况,你那所谓的从未亏待,又怎么比得上你们牛家的一半家业呢?”

    “仙师承诺过,只要我能够不停地折磨你,让她满意了,牛家的一半家业就归我所有!一半家业啊,你牛可心舍得吗?”

    “那么仙师有没有告诉过你,她为什么要针对牛家呢?”一道满是杀意的清冷声音响起,中年妇女如坠冰窖,感觉灵魂在颤抖。

    “谁?!”中年妇女惊慌失措,一转身,看到了一胖一憨两名青年。

    “你们是谁?谁让你们进来的,仙师岂是你们能议论的?”

    见到莫弃和金叁胖只是十多岁的孩子,中年妇女放下心来。

    在牛府大门前,莫弃审问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所谓的仙师不出意外的话,就是方敏。

    方敏联合南阳城的一个小家族周家,霸占了牛府,将牛可心囚禁在内,把她当下人使唤,折磨着她。

    听到牛可心未死,莫弃松了口气,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这间柴房。

    中途但凡遇上阻拦之人,全被金叁胖拍死。

    莫弃有想过牛可心会受到非人的待遇,被折磨得很惨,但是他没想到,情况会严重到这种地步。

    牛可心的处境已经不能用惨来形容了,简直是灭绝人性,惨绝人寰!

    “可心姐姐!”

    看着牛可心的凄惨模样,莫弃像经历了万箭穿心,窒息般的痛。

    久远的记忆一下子浮上心头。

    年关,雪天,莫弃吵着要和牛叔一起归乡探亲。

    “莫小子,这是俺闺女牛可心,漂亮吧?老子警告你,可别打她主意。”

    “你好,我叫牛可心,比你大两岁哟,你可以叫我可心姐姐。”

    双马尾的牛可心比莫弃要高一个头,眨着大眼睛,红扑扑的脸非常可爱。

    “莫小弟,快过来,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

    “莫小弟,姐姐带你去抓雪兔。”

    “莫小弟,姐姐带你逛元宵灯会。”

    ……

    “可心姐姐,我走累了。”

    “莫小弟,来,姐姐背你。”

    “可心姐姐你真好。”

    “哈哈,那是,姐姐不好,谁好?”

    ……

    “可心姐姐,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莫弃跪在了牛可心跟前,双手颤抖,想要将她抱进怀中。

    但牛可心满身是伤,竟是无从下手,生怕二次弄疼了她。

    牛可心虚弱地睁开眼睛,看着莫弃,眸中突然绽放出了精光,激动而又欣喜。

    “你……你是莫小弟!”

    并非是询问,而是一种肯定,久别重逢,日思夜想的那种肯定!

    然而还没等莫弃回答,牛可心便连连摇头。

    “不,你不是莫小弟,我不认识你,你快离开这里!”声音中满是焦急和担忧。

    莫弃的心再次一疼。

    他哪里会不知道牛可心所想。

    明明认出了自己,却担心连累自己而否认相识。

    我的傻姐姐啊,你都这般境地了,心里却还在为我着想!

    “可心姐姐你放心,从今以后,再没有人敢伤害你分毫!谁都不行,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除非踏过我的尸体!”

    “不,我不认识你,你滚!快滚!”牛可心深知周家在南阳城的地位和势力,凭莫弃一人根本斗不过他们。

    牛可心越是这样,莫弃内心的愧疚和疼惜越甚。

    “叁胖,帮我替她疗伤!”莫弃将余良送给他的丹药全都拿了出来。

    牛可心是没有修为的凡人,再加上她此刻非常虚弱,无法直接承受丹药之力。

    所以必须以真元调和药力,让她慢慢吸收。

    莫弃体内没有真元,只能让金叁胖出手。

    “莫大哥放心,你的姐姐就是我叁胖的姐姐,交给叁胖吧。”金叁胖看得出来莫弃对牛可心的重视,也听到了莫弃对牛可心的称呼,自然不敢大意。

    “喂,你们谁啊?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中年妇女不知何时已经捡起了长鞭,指着莫弃道。

    看到牛可心在金叁胖真元的调养下沉沉睡去,莫弃深吸了一口气。

    “你,该,死!”

    莫弃转身走向中年妇女,一字一顿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