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金叁胖的震慑
    “狂妄!”

    气息浑厚的中年男子再次开口,一柄长剑出现在他手中。

    “诸位,依我之见,不如一起上,先杀了这两个外乡人,宝物的分配问题,我们稍后再议!”

    “好,一起上!”

    “杀了这两个口出狂言的小贼!”

    两名身着华服的老者从人群中闪出,与中年男子一起攻向金叁胖。

    其余人虽然意动,但谨慎心作怪,选择了暂且旁观。

    见到三人袭来,金叁胖很是生气地跺了跺脚。

    竟敢打扰莫大哥救治小姐姐,该死!

    他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两只无比巨大的金锤,每一只都有身后的柴房那么大。

    金叁胖拎起金锤奋力砸了过去。

    冲过来的三人大惊失色,锤子类的武器很常见,但大多也就西瓜那么大,何时见过小房子一样巨大的锤子?

    这少说也有个十万斤吧,是人用的吗?!

    想退已经来不及了,三人对视一眼,一咬牙,联手祭出领域,想要防住。

    轰!

    巨锤与三人来个人亲密接触。

    咔嚓!

    三人的领域连半秒钟都没坚持住便被砸了个稀巴烂,连带出手的三人也没能幸免,死在了巨锤之下,被砸成了三摊烂肉。

    又是一招秒杀,不过这次杀的是三名无垢境中期的强者!

    所有人都傻眼了。

    三名老牌的无垢境中期,联手的话,即便是无垢境后期也能一战。

    可他们连金叁胖一锤子都接不下来。

    尤其是领域被锤爆的那一刻,所有人的心都跟着沉了下去。

    他们看金叁胖的眼神再次发生变化,这个胖得不成样子的少年,最起码也有无垢境巅峰甚至是金刚境的修为。

    以力破领域,最起码说明金叁胖的体魄已经不弱于一般的金刚境。

    这还怎么玩?

    把南阳城所有修士召集在一起,也不够他几锤子抡的呀。

    那些原本还想跟着一起动手的人暗自庆幸了起来,幸好没有脑子一热跟着冲上去,否则他们也将成为烂肉中的一员。

    “你们还要继续吗?”金叁胖将巨锤扛在肩头,看向众人问道。

    众人慌忙摇头,连连后退,一直退出了庄园范围,中途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若是被金叁胖误认为在聒噪喧哗,一锤子上来,可没人吃得住。

    金叁胖满意地点了点头,收起巨锤,坐在柴房门口,双手托着下巴,不知在想些什么。

    “天呐,这是从哪跑出来的鬼物?是你们太虚门的吗?”

    剩下的各方大佬暗中传音交流着。

    “不是,从未听说上头派人下来啊。”太虚门驻扎在南阳城的代表摇头说道。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城主张贺身上。

    既然不是太虚门,那就肯定是山海帝国的了。

    谁知张贺也是摇头苦笑:“不是我山海帝国的人,否则老夫不会不认识。”

    那就奇怪了,不是太虚门也不是山海帝国,难不成是散修?

    可转念一想,不可能是散修。

    一来散修都很穷,没有能力和资源培养出这么恐怖的天才。

    二来如果真的是散修,那他们的长辈还不宝贝得要死,不可能放任他们出来抛头露面。

    “老周,我可是听说这里原本是牛府,最近被你周家霸占了,你就没听到点风声?”

    “呵呵,都是下面的小辈在胡闹,我都闭关一年多了,这不,刚刚被惊醒。”

    “这个胖子已经如此恐怖了,那么他口中的莫大哥又会是何等存在?”

    “唉,现在我只希望他们不要乱来。”

    混在人群中的方敏脸色十分难看,她双手握拳,死死捏紧,指甲嵌进肉里也毫不在意。

    “莫弃,你这个废物还真是好运,走到哪都有人给你撑腰。不过没关系,牛可心只能算是利息,你等着,我方敏总有一天会把你施加在我身上的苦难,千倍万倍地还给你,让你跪在我面前哭着求饶!”

    金叁胖的表现太过耀眼,方敏知道凭她现在的实力是不可能正面找莫弃报仇的。

    甚至,她现在最需要做的是在莫弃发现她之前,逃得越远越好。

    没有任何的犹豫,方敏悄然离开,离开了南阳城,远走它方。

    柴房中,药浴已经配置完成。

    用极品灵石搭建浴池,何等的奢华,哪怕是山海帝国的皇帝也没有这种待遇。

    莫弃抱起牛可心,毫不避嫌地帮她脱下衣物,露出了满是伤痕的娇躯。

    或许是触及到了伤口,昏迷中的牛可心秀眉微蹙,口中发出痛苦的轻吟。

    莫弃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鼻子一酸,两股热流涌上了眼眶。

    没有亲眼看到牛可心的伤势,是永远无法想象她到底遭受了多大的苦难。

    浑身上下,布满了各种伤痕,几乎找不到半寸完好的血肉,尤其是脸上,各种新旧伤如同蜈蚣一般,纵横交错,狰狞恐怖。

    四肢手脚筋全部被挑断,脚上被一副铁制镣铐锁着,半尺长的柳叶钉洞穿了小腿,十根脚趾糜烂黏在一起,散发着恶臭。

    莫弃再也忍不住了,留下了心疼的泪水。

    他把牛可心的脚抱在怀中,丝毫不介意伤口流出的血脓和臭味。

    “可心姐姐,你受苦了!弟弟马上就让你恢复原貌,你放心,所有伤害过你的人,所有和这件事有关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你稍等一下,马上就好。”

    莫弃俯下身,在牛可心血肉模糊的额头亲亲吻了一下。

    刀功领域发动,将牛可心托浮在半空。

    黑曜石菜刀出现在莫弃手中,对着牛可心挥舞了起来。

    唰唰唰!

    刀光四溢,如虎啸龙吟。

    莫弃前所未有的专注,精神力不要命似得被他压榨出来,包裹住牛可心全身的每一个角落。

    这可比用手抚摸牛可心全身更直接,更清晰。

    但此时的莫弃,心中没有半分邪念,出刀越来越稳,速度越来越快。

    再看牛可心,身上感染发炎腐烂了的死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慢慢显露出了鲜红有活力的嫩肉。

    结痂了的地方也被莫弃在不损伤其他组织的前提下,削掉了疤痂。

    鲜血红得发亮,却被一层薄膜挡住,没有流得出来。

    小腿上的枷锁被刀光绞成了粉末,在刀功领域的作用下,飘散到一旁,整个过程没有伤到牛可心一丝一毫。

    很快,牛可心从伤痕遍布的状态,变成了浑身上下,每一寸每一缕都充斥着鲜红的血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