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弟弟带你去杀人
    莫弃收刀,识海一震,精神力几乎干涸。

    他面色蜡黄,头晕目眩,脚下不稳,差点摔倒。

    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刀功领域托住牛可心,将她轻轻放入了药浴池中。

    莫弃吞服下几颗恢复精神力的丹药后,来到了药浴池旁,划破指尖,逼出了一滴鲜血,滴了进去。

    顿时,药浴沸腾了起来。

    浓郁的灵气伴随着池水中的药力,近乎化为实质,将整座柴房笼罩在内。

    一股清新之气四散开来,整座庄园里的植物开始疯长。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无数草木长成了参天大树,遮天蔽日,将庄园围得密不透风。

    庄园外没有离开的各方强者大惊。

    “好浓郁的生命力!”

    “只是嗅了一口,便神清气爽,感觉充满了活力,到底是何等宝物?”

    “太不可思议了,绝对是千年不遇的至宝!”

    诸强恨不得立马进去夺宝,可金叁胖的威慑历历在目,已经有四名无垢境死在他手里了。

    没人有这个胆量,也没人有这个实力。

    太虚门驻扎此地的负责人以及城主纷纷取出传讯符,给太虚门和山海帝国传讯。

    即便得不到宝贝,将宝贝出世的消息上报,也是一份功劳。

    柴房中,浴池里牛可心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不断长出新肉。

    莫弃欣喜地看着这一幕,在所有的布置和准备中,他的鲜血才是最重要的环节。

    九转成灵,以灵养身,以身入灵,他已经修炼到了第七转筑基。

    在这个过程中,吞服了多少药膳他自己都已经记不清了。

    那么多的药力,可不仅仅是帮助他强化肉身,更重要的是九转成灵中的“灵”字!

    可以说,现在的莫弃就是个会行走的“灵物”。

    无论是他的血、他的肉、还是他的灵魂,都拥有非常强大的药力。

    所以,他的血,才是能够在短时间里治好牛可心的伤,并且不留疤痕的关键所在。

    有朝一日,等莫弃将“九转成灵”全部修炼完成,他便会洗净凡胎,肉身成灵。

    到那时候,他自个儿就会变成一个大补之物。(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唐僧肉)

    而且随着他境界和修为越来越高,吃下的灵物、药膳也会越来越多,积攒在他体内的药力与日俱增。

    只要他中途不陨落,迟早有一天会成长为天下第一灵。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随着牛可心的内外伤势逐渐恢复,伤痕消失,浴池中渐渐浮现出一条柔软**。

    曼妙曲线,凹凸有致的身材,眉目如画,琼鼻明眸,樱桃小口鲜红欲滴。

    天鹅般细长的脖颈下,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

    池水不深,半遮半掩的“风景”依稀可见。

    高耸的“云峰”饱满殷红,盈盈可握的腰肢下,浓密的“芳草”隐隐约约,修长的腿盘坐一起,肤如凝脂,与之前的恐怖伤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莫弃连忙移开视线,吞咽着口水,喉咙发干。

    虽说之前疗伤的时候,该看的全都看了,该摸的也全都摸了个遍。

    可时机不同,心态也不同。

    “她是我可心姐姐!”莫弃不断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就在这时,浴池中的牛可心“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莫弃下意识看来过去,一时间,四目相对。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

    牛可心率先反应过来,她一手捂胸,另一只手拍击水面,溅到莫弃脸上。

    “你这呆子,还想看多久?”牛可心娇嗔道。

    莫弃嘿嘿傻笑一声,连忙转过身,却在此时听到了牛可心的惊呼。

    “啊!”

    “可心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还有哪不舒服?”莫弃脚下一动,跳进了浴池,拉住牛可心的手,仔细检查了起来。

    牛可心大羞,她是因为重伤初愈,思维一时间没有转过弯,看到周身伤势全无,这才惊讶地呼喊了出来。

    “莫小弟……姐姐没事……你……你快放手……”

    玉手被莫弃牵着,身子不着一缕,最关键的是,莫弃的目光毫不掩饰地扫过她全身每一个角落。

    这让牛可心又急又羞,但不知为何,心中却没有半点排斥。

    “咦,应该没事了呀。”莫弃挠了挠头,“难道是内伤?”

    说着,莫弃便散出神识,扫入牛可心体内,仔细查探了起来。

    牛可心感觉仿佛有一双温热的大手,抚过她全身,又在她体内游走了一周。

    异样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夹紧双腿,身子一颤,瘫软在莫弃怀中。

    莫弃大惊失色,以为牛可心伤势复发了。

    “可心姐姐,你别吓我,快告诉我,哪儿不舒服?”

    牛可心想死的心都有了,实在太羞人了!

    生怕莫弃再有其他动作,牛可心连忙道:“莫小弟,姐姐没事,姐姐就是身上没力气。”

    莫弃恍然大悟,自以为找到了原因,憨笑道:“原来是这样,可心姐你别担心,你的伤已经全都好了,现在就是身子虚,调养一阵就好的。”

    说完莫弃才尴尬地发现两人的姿势有些不妥。

    “咳咳。”

    莫弃干咳了一声,索性把心一横,抱起了牛可心,走出浴池。

    牛可心羞得满脸通红,内心小鹿乱撞,脑海一片空白。

    她把头埋进莫弃怀里,任由他抱着。

    虽然两人已经好多年没见,就连印象中的样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熟稔和亲近,填补了这些年的空缺。

    莫弃从储物空间取出一套自己的长袍,给牛可心穿上,总算是挡住了尴尬之源。

    直到这时,牛可心才静下心来回想起了一切。

    “我……我不是应该毁容受伤了吗?”

    牛可心连忙捂住脸,但双手触及到的却是滑嫩如水的肌肤。

    抬起手脚,被割断的经脉恢复如初,被镣铐洞穿的小腿看不到半点受过伤的痕迹。

    就连曾经坏死几乎烂穿的脚趾,此刻也晶莹如玉,粉嫩光鲜。

    这……

    牛可心的目光落在了莫弃身上,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吗?

    突然,牛可心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

    “莫小弟,你快走,他们你惹不起!”

    莫弃摇了摇头,在牛可心诧异的目光中将她背在背上,眼中杀意无限。

    “可心姐,以前都是你带我玩,带我吃,带我疯,我累了你还背着我回家。”莫弃声音温柔说道。

    牛可心脸儿一红,露出怀念的神色。

    “这一次,轮到我背你了。”莫弃侧过脸,目光坚定,“弟弟带你去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