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有你的地方便是家
    南阳城外百里,一名目光阴翳的老者突兀出现,正是从太虚门风尘仆仆赶到的徐鹤。

    他望着南阳城方向,口中喃喃道:“莫弃,你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能让二师兄连王浩的仇都可以暂且放下,再三强调要我活捉你。”

    “没关系,这个秘密即将属于我。王兴龙,这些年我徐鹤为你王家做的事已经足够偿还当年的恩情了,我不要再做你王家的一条狗,我要做人!”

    说完,徐鹤大步向前,向着南阳城进发。

    ……

    太虚门边疆界域,地级灵矿所在的那片森林。

    三万狼牙宗兽兵和数百名太虚门强者对峙,剑拔弩张,气氛非常压抑。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之际,三万兽兵突然收到上面传来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收拢回归,宗主张绍另有安排。

    于是,在太虚门众人懵逼的表情中,三万兽兵如潮水般退去,消失地无影无踪。

    “狼牙宗这群人在搞什么鬼?”

    “不知道,不过我们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不能放松分毫,另外,这条地级灵矿也要尽快开采。”

    “没错,狼牙宗狼子野心,不可不防。”

    狼牙宗三万兽兵为何会突然退走?原因自然是出在莫弃身上。

    经由金泉安排,莫弃和金叁胖乘坐狼牙宗的传送阵,离开了森林,去往万里之遥的南阳城。

    张绍第一时间感应到了莫弃方位的变动,他还不能确定莫弃的身份。

    所以,兽兵继续围困太虚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张绍也不是真的想和太虚门翻脸。

    他当机立断,撤去了兽兵。

    “让金泉火速赶回,立马来见我!”

    ……

    南阳城,太虚门驻地驿站。

    城主张贺四肢以一种扭曲的形态趴在地上,惊惧地看向莫弃。

    “你不能杀我,我是山海帝国的人!”

    张贺心里苦啊,他掌管南阳城至今已经有六十年,虽然地处偏远油水少,但胜在日子过得逍遥自在。

    牛府被周家霸占,这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更准确一点说,根本没有被他放在眼里。

    谁会想到牛家居然和眼前这个毫无道理可讲的强人有关系啊。

    赋税这种东西,交是必须得交,但没道理所有交过税的人,安全都得他堂堂一个城主负责吧。

    他虚晃一枪,让卫兵拦住莫弃,本以为能够顺利逃出南阳城。

    谁知道刚到城门口,就被金叁胖给截住了。

    金叁胖二话不说,打断了他的四肢,带回到了莫弃这边。

    “莫弃,你不要乱来,我已经把这里的情况通知了上面,你若是杀了我,山海帝国一定会追究到底的,那到时候,太虚门也保不住你!”

    “呵,死到临头了还敢威胁我?”莫弃冷笑,黑曜石菜刀握在手中,高高扬起。

    道理他又怎么会不明白,而且最后的情况肯定比张贺说得更加严重。

    他这个核心弟子可还打着问号呢。

    可那又如何?

    每每闭上眼睛,莫弃满脑子都是牛可心满身伤痕的凄惨样子,挥之不去。

    此仇唯有鲜血才能洗去!

    就在这时,牛可心拉住了他的衣袖,满眼担忧地摇了摇头。

    她虽然只是个凡人,但受到牛叔的熏陶,从小听着武道世界的故事长大,知道山海帝国的庞大和可怕。

    经历了之前的事情,她已经看出来,莫弃今非昔比,不仅实力强横,而且在太虚门的地位非比寻常,有着无比美好的未来和光明前途。

    她不愿意莫弃为了自己,不惜赌上未来,得罪山海帝国。

    莫弃反手握住牛可心的手,咧嘴一笑,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相信我,好吗?”

    牛可心所有的心理防线瞬时崩溃,强忍着泪水点了点头,松开了莫弃。

    这一刻,她觉得之前遭受的所有苦难都值了。

    他能为了我做这一切,那么我的一切便都是他的。

    牛可心暗暗发誓,如果莫弃因此遇难,那么她也绝不独活。

    菜刀落下。

    “不不不,你不能……”张贺目眦尽裂,想要极力躲开。

    嗤!

    声音戛然而止,一颗脑袋高高抛起。

    ……

    这一日,南阳城所有百姓都经历了最难忘的一天。

    先是天降祥瑞,仙光出世。

    再是全城戒严,所有人许进不许出。

    然后出现了惊天动地的战斗声音,以及让人闻之毛骨悚然的悲惨叫声。

    最后尘埃落定之时,传来了几则匪夷所思的消息。

    他们的主宰,南阳城城主身陨,脑袋和尸体被悬在城主府大门口。

    不可一世的周家大公子周瑞,遭受了比凌迟还要恐怖一万倍的折磨,浑身血肉被活生生削尽,留得骨架和内脏,在牛府门口哀嚎了足足三天三夜才咽的气。

    据说周家经历了一场大清洗,死了很多人,从头到尾都没人敢管周瑞。

    太虚门驻地负责人汪明被人一刀劈成了两半,剩下的那些高高在上的仙师,搬进了牛府,过着凡人生活。

    与此同时,引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莫弃,正带着牛可心和金叁胖火速赶回太虚门。

    别看他在南阳城虎躯一震,一刀一个,先杀汪明,再斩张贺,威风得不行。

    实际上,他心里慌得要死。

    张成死在他手里,狼牙宗可正举全宗之力追捕他。

    狼牙宗宗主张绍更是能够定位他的踪迹!

    如果不是为了牛可心,他说什么都不会来南阳城这种边远小城。

    看到牛可心不时地回头张望,莫弃安慰道:“放心吧可心姐,我让那九个自废修为的门人住进了牛府,有他们打理,牛府不会没落的。”

    牛可心莞尔一笑,紧了紧抱住莫弃胳膊的手,摇头道:“我没有担心,就是有些不舍罢了。”

    莫弃挠了挠头,有些词穷,不知该怎么安慰。

    熟悉的憨样惹得牛可心捂嘴大笑,花枝乱颤,*****柔软紧贴莫弃手臂,随着笑声分分合合,搞得他面红耳赤,羞臊不安。

    抽回手不是,不抽回也不是,非常尴尬。

    “你这呆子,姐姐跟你开玩笑的。”牛可心像小时候那样点了点莫弃的脑袋,随后认真一字一顿道:“以后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

    莫弃心头一暖,在这个世界上,能让他有家的感觉,只有两人,一人是牛叔,另一人便是牛可心。

    “有姐姐在的地方,也是我的家。”莫弃郑重道。

    “还有我,还有我!”金叁胖高高举起肥硕的胳膊,腆着大肚皮兴冲冲参与进来,“也是叁胖的家!”

    “好好好,还有你。”

    莫弃和牛可心对视一眼,满脸笑意。

    “不用有你有我有他的了,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归宿,不用再分开。”一道不合时宜的沙哑声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