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掉光的节操
    “你的实力似乎没有你嘴上说的那么强啊。”徐鹤一步步走了过来,站在莫弃跟前。

    “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类所谓的天才,仗着一点点天赋,不把所有人放在眼中,自以为可以凌驾于规则之上。”

    徐鹤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

    “核心弟子?呵呵,凭什么能和我们长老平起平坐?长幼无序,天之可悲!当年王辰如此,你亦是如此!”

    莫弃无语,看样子,这个徐鹤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虽然不知道那王辰是什么人,但可以看得出来,徐鹤在此人手里吃过大亏,非常地恨他。

    不过话又说回来,徐鹤空活了一辈子,竟然还看不透武道世界的生存规则,实在可悲。

    他这种心性,也不知道是怎么修炼到金刚境巅峰的。

    如果让莫弃知道,徐鹤口中的王辰就是王浩的父亲,不知会做何感想。

    “我知道,你们这类天才大多有着相似的特质,十分可笑的傲气,宁死不屈,对于我的审问,你肯定会闭口不言。”

    顿了顿,徐鹤又道:“不过没关系,我现在就去把那姑娘抓回来,我就不信你不开口。”

    说着,徐鹤便要去追金叁胖二人。

    “别!”

    莫弃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竟是从镇压他的奇异能量中挣脱出来一只手,死死地抓住徐鹤的腿。

    “别呀,有什么话你就问呗,千万别高估了我,我没什么傲气的。”

    莫弃觉得徐鹤这人脑子里肯定有坑,那么喜欢脑补。

    您老是不是古文英雄传记看多了?

    什么问题都没问,就给我定下个特质,谁特么告诉你我宁死不屈了?

    是谁?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

    徐鹤一愣,莫弃的反应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可以说完全相悖。

    “你会愿意告诉我你的秘密?”徐鹤满脸的不信。

    “会啊!”莫弃趴在地上猛点头,顺便另一手也腾了出来,一起抱紧了徐鹤的腿。

    “能说的我一定说,不能说的,只要您老稍稍教训我一下,我一怕疼,就全都讲出来了呢。抓什么姑娘啊,那太浪费时间了!”

    为了给金叁胖二人争取时间,莫弃已经完全放弃了节操。

    胡搅蛮缠、忽悠侃大山,谁还不会?

    徐鹤傻眼了,你真的是那个无视王兴龙,怒杀王浩的莫弃吗?

    真的是那个面对强权,死不低头,敢借杨明的势,让王兴龙和我不得不认错的莫弃吗?

    完全就是个软骨头的逗比啊!

    “那好,我问你,你为何无法凝聚真元,偏偏实力还那么强,更是拥有了领域?把你的秘密全都讲出来!”徐鹤沉声说道。

    莫弃见暂时将徐鹤安抚了下来,心里松了口气。

    “你早说啊,早说你想知道这些,我早就告诉你了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知道;你只要一说,我肯定不会不告诉你;你不说,我就可能没办法告诉你,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徐鹤一脸懵逼,被莫弃这一段给绕晕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到底说不说?”

    莫弃连忙道:“别急啊,你一下子问得有点多,让我捋一捋思绪,组织一下语言。”

    莫弃眉头紧锁,故作一副沉思样子。

    实际上,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些想笑。

    都说**会蒙蔽人的双眼,可不就是么,徐鹤既然想知道他的秘密,那就必然会被他牵着鼻子走。

    沉吟了片刻,在徐鹤极不耐烦,就快爆发的时候,莫弃开口了。

    “咱一个一个来,首先是我不能凝聚真元,实力却那么强。”

    “这个很简单,当初入门考验的结果你也看到过,我的灵根天赋为零啊,当然不能凝聚真元了。唉,说到这个我就心酸,您贵为长老是不知道,没有修炼天赋,我处处遭受白眼,日子过得那叫一个……”

    “打住!”眼看莫弃越扯越远,徐鹤黑着脸道:“说说你的实力为何那么强!”

    “实力强其实都是假象!”莫弃叹了口气,故作深沉。

    这样果然引起了徐鹤的好奇。

    “哦?怎么说?”

    莫弃道:“以您的眼光应该一早就看得出来,无论是功法还是武技,或者对敌手段,相比于其他修士,我都要孱弱和匮乏得多,我不过就是力气大了点,反应速度快了些。”

    徐鹤点了点头,莫弃的战斗他旁观过。

    除了“基础棍法”之外,他没有使用过其他任何功法或是武技。

    以专业的眼光看,基本属于蛮干。

    “其实吧,我就是天生神力,没那么多弯弯绕绕。”莫弃恰到好处地补充了一句。

    天生神力?

    徐鹤一惊,难不成是特殊体质?血脉天赋?

    不对,不可能!

    如果是特殊体质,他早该凝聚了真元才对。

    而且莫弃与人动手的时候,也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血脉异象。

    对于这个解释,徐鹤不置可否。

    “再说说你的领域是怎么回事。”

    莫弃道:“天地良心,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平时切菜做饭,也许是握刀的日子久了吧,切着切着,嘿,就突然开窍了。”

    “呵呵。”徐鹤冷笑了一声,切菜能切出个领域,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最后两个问题,杨明和余良,为何铁了心要保你?杨明的突破是否与你有关?”

    “当然无关啊,我以前就是个厨子,这您是知道的。”莫弃当然不会承认,“他们可能是被我的厨艺征服了吧。”

    一个是洞虚境强者,一个是太虚门首席炼丹师,被你的厨艺征服?

    编理由也请用心一点好不好?最起码编个靠谱的吧。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是在耍我?”徐鹤双眼眯起冷声道。

    问了一圈,等于没问。

    “没有啊。”莫弃大呼冤枉,“关于这些解释,您有哪儿不理解,我慢慢给您说……”

    “不用了!”徐鹤打断了莫弃的话,冷笑道:“想拖延时间,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太低估洞虚境巅峰的速度了,本来还以为能从你嘴里套出点什么,现在看来,还是用我的方法吧!”

    说着,徐鹤震开了莫弃抱住他的手,想要去追金叁胖二人。

    “你不能走!”莫弃爆喝一声。

    徐鹤停下脚步,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你现在就像一条死狗趴在地上,怎么阻止我?”

    “你说我低估金刚境巅峰的速度,那么我告诉你,你同样也低估了我莫弃的能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