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莫弃陨
    “莫弃,你可不能死!”徐鹤急切吼道,莫弃这种状态必死无疑,撑不了多长时间。

    事实上,徐鹤并不关心莫弃的死活,他只关心能不能得到莫弃的秘密。

    这关系到他能否脱离王家的奴役,堂堂正正做人。

    “我承诺,只要你把秘密都告诉我,我可以不管那姑娘和那胖子。”

    “可你若是就这样死了,我会让那两人生不如死!”

    莫弃闻此猛地一抬头,眼中的紫光渐渐退去,一红一黑两种颜色的火焰分别出现在他左眼和右眼,不断跳动着。

    “不,你没有机会了!”

    莫弃才不相信徐鹤的承诺,他也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

    所以,他必须在身体彻底崩溃前,用尽一切,杀死徐鹤。

    就算杀不死,也要给他造成重创,尽可能地为金叁胖和牛可心创造逃跑的机会。

    “杀!”

    吐出烧火棍,化为菜刀。

    身形一动,快如闪电,出刀如丝,斩向徐鹤。

    “你找死!”

    徐鹤冷哼,不退反进,携强大威势迎向莫弃。

    两人身形交错,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了剧烈碰撞,随后再次分开。

    嗤!

    快刀斩开皮肉的声音,一条胳膊飞起,鲜血横撒长空。

    画面定格,莫弃双腿离地,僵在半空,菜刀插在地面。

    徐鹤立足莫弃身后,一条胳膊被齐肩斩下,另一只手刺穿了莫弃的后背,捏住了他的心脏。

    “嗬嗬嗬……”

    心脏被徐鹤拿捏住,莫弃浑身被抽空了力量,口中鲜血入注,染红了大地。

    “你竟敢……竟敢斩了我一条胳膊!”

    徐鹤恨不得现在就捏碎莫弃的心脏,了结了他的性命。

    但理智告诉他,不能那样做。

    在付出了一条胳膊为代价后,如果什么都没得到,那就亏大了。

    要知道,哪怕他是金刚境,也远远做不到断肢重生。

    即便最后把断肢接上,也不可能变得和原来一样,这会令他实力大减。

    “哈哈哈,徐鹤,我赢了。”

    莫弃面向夕阳,嘴角上扬,露出一抹笑容。

    “赢?不,你输了!”徐鹤冷笑,“你现在还有最后的机会,在死之前告诉我你的秘密所在,否则,我保证,那胖子和姑娘会比你死得更惨!”

    “呵呵。”莫弃轻笑,吞服过多灵髓的后遗症爆发了。

    从他的脚开始,血肉慢慢消融,筋骨碎裂成粉,一路向上。

    但莫弃仿佛不觉,笑得很开心:“你没有那个机会了。”

    莫弃灿烂的笑容落在徐鹤眼中,令他遍体生寒。

    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吱吱~

    轻微的暴鸣声传入徐鹤耳中,他扭头看去。

    不远处,被莫弃斩下的断臂上发出了淡淡的红光。

    断臂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红光蚕食着。

    “不!”徐鹤大惊失色。

    接上断臂,就算变得再不灵活,也比没有强啊。

    但还没等他来得及阻止,整条断臂全部消失,连渣滓都没留下。

    “你对我的手臂做了什么?”徐鹤猛地一扯莫弃的心脏,将他拎到跟前。

    “咳咳……”

    莫弃剧烈咳嗽了起来,每一次呼吸都会带出大片的鲜血。

    “还是先关心一下你自己吧。”

    徐鹤顺着莫弃的目光,看向肩膀上的断臂伤口。

    同样的红色光芒在闪烁,不断蚕食着他的血肉。

    “这是什么鬼东西?!”

    徐鹤想要逼出红光,可无论是真元还是领域意境,都无法做到。

    红光是幽冥烈焰中的阳火,属于天级火种。

    沾染上了,又岂是徐鹤一个金刚境能驱散的。

    若非莫弃修为太低,无法发挥出它的真正威力。

    徐鹤早就被焚烧成灰了。

    眼看红光蚕食的速度越来越快,徐鹤一咬牙,以真元为刀,劈开了自己的肩膀,将小半个身子连同幽冥烈焰在内,全部削去。

    下手不可谓不狠,不过的确有效,总算遏止了红光。

    这回,徐鹤伤到了元气根基。

    他总算明白,为何莫弃会说自己赢了。

    现在这种状态的他,找地方疗伤还来不及呢,又哪还有余力去追击金叁胖和牛可心。

    徐鹤彻底怒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莫弃根本不吃威胁那一套,是无论如何不会说出秘密的。

    “那你就去死吧!”

    说着,他一把捏碎了莫弃的心脏。

    莫弃瞳孔涣散,面带满足的笑意,失去了生机。

    这时,他挂在脖子中,那枚可能记载了身世的生锈铁戒指突然光亮大放。

    方圆百丈范围内,时空被一股奇特的能量静止了。

    徐鹤保持着捏碎莫弃心脏的动作,定在原地,像雕塑一般,就连思维和灵魂波动也陷入了停滞状态。

    莫弃遭受灵髓能量反噬,已经溃散到腰肢的肉身,同样停了下来。

    一道白光从戒指里飞出,化为一名年轻美丽的妇人。

    妇人模样清秀,但眸子中透露出与外形完全不符的沧桑。

    她飘到莫弃旁边,伸出手轻轻拨开他浸满鲜血的头发,慈爱地看着他。

    她抚摸着莫弃坚毅中带着一丝憨厚的脸颊,一路往下,指尖轻轻划过他的脖子,他的胸膛,他的腰肢,以及他溃散消失了的腿。

    点点荧光从妇人指尖滑落,融入了莫弃体内。

    紧接着,耀眼的紫色从莫弃血肉的每一个角落飞出,汇聚在他空洞的左胸腔内。

    一股吸力产生,把捏碎的心脏残骸聚拢在一起。

    一颗崭新的心脏出现在莫弃心口,在紫色光芒的催动下,与周围的身体组织连结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莫弃溃散了的部分躯体像时光倒流一般,重新恢复了过来。

    咚咚!

    咚咚咚!

    心脏跳动,新鲜的血液源源不断地涌入四肢百骸,滋润着莫弃干涸了的躯体。

    已经失去生机的他重新拥有了呼吸,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红润。

    妇人身上的光芒变得黯淡无比,近乎透明。

    她弯下腰,在莫弃额头亲了一下。

    展颜露笑,美得不可方物,天地为之逊色。

    最后,妇人面带敬畏,一指点在了莫弃的眉心。

    识海中的《混沌经》受到震荡,一团拳头大小的肉球从里面飞了出来,正是陷入沉睡的猪皇。

    莫弃在大战之前,为避免波及猪皇,便将它投进了《混沌经》空间。

    妇人在猪皇脑门上轻轻一弹,猪皇睡眼惺忪地醒了过来,表情非常不满。

    然而当它见到妇人的时候,一张猪脸吓得毫无血色。

    “你……你你你……”

    猪皇第一时间想要溜走,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