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娘亲?
    猪皇小心翼翼地蜷缩在一起,低着头,不时地偷看妇人一眼。

    它想不通,这位存在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妇人指了指莫弃,又拍了拍猪皇的脑袋,最后化作白光,重新回到了戒指中。

    猪皇愣住了。

    不会吧,难道说,莫弃这小子竟然跟这位大人物有关?

    猪皇的第一反应不是感到荣幸,而是想远离莫弃,跟他绝交。

    这位大人物可不是安分的主啊,魔女之名曾让无数人闻风丧胆。

    当年那一役,死在她手里的大人物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若是消息走漏,它跟在莫弃身边,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时间,猪皇陷入了沉思,内心犹豫不决。

    很显然,跟在莫弃身边会是一场大机缘,可同时也伴随着极大的风险。

    最终,猪皇一咬牙:“不想吃美食的猪不是一位合格的皇,莫弃,本皇可是把后半辈子押你身上了!”

    “嗯?莫小子这是怎么了?”

    猪皇这才发觉到了不对劲,周围时空被定住。

    莫弃虽然气血澎湃,状态上佳,却缺少了一份灵性活力。

    再看一旁的徐鹤,模样凄惨,满身是血。

    但猪皇嗅到更多的是莫弃的血。

    “原来如此。”结合周围的环境,猪皇将情况猜了个七七八八。

    这时,戒指上的光芒逐渐收敛,时空慢慢在恢复。

    猪皇嘿嘿一笑:“徐鹤这家伙一旦醒来,我可对付不了,莫小子,算你运气好,本皇消化了灵髓后,得到了一些能力。”

    ……

    “魔女,交出那件东西,我们放你离去!”

    恍惚中,莫弃耳边传来一声爆喝,声音激昂高亢,带着三分忌惮,七分贪欲。

    我不是死了吗?莫弃迷糊中暗道。

    眼皮沉重不堪,周身软弱无力。

    “有本事你们过来拿!”

    清脆好听的女声响起,莫弃竟是感觉到了莫名的亲切。

    这道声音好熟悉,为什么我会想哭?

    莫弃强行睁开眼睛,看到了让他无比震撼的一幕。

    天空之上,无数道密密麻麻的黑影围困住一道白色倩影。

    那是一名模样清秀的妇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见到妇人的第一眼,莫弃鼻子一酸,委屈和思念揉杂成一道泉水,涌上了心头。

    “娘!”

    莫弃口中喃喃低语,泪水模糊了双眼。

    虽然记忆中的印象非常模糊,甚至已经无法在脑海中构建出娘亲的具体模样。

    但在见到白衣妇人的那一刻,莫弃无比确定,这就是他的娘亲!

    那是源自灵魂深处的血脉相连!

    “魔女,既然你不识相,那就休怪我等来硬的了。”

    “大家一起上,杀了她,东西稍后再分!”

    大战在白衣妇人和无数黑影之间展开。

    一时间,无数异象横生,刀光剑影仿佛要捅破天际。

    如山如海一般的能量肆虐爆炸,整片天空裂开了无数条缝隙。

    人喊、兽吼、尖啸、长吟,各种声音汇聚在一起,如千军万马咆哮。

    白衣妇人立于波澜最中央,她面色不变,镇定出手。

    战斗很快陷入了白热化,无数山河大海在这场战斗中被毁。

    相比起来,什么金刚境,什么洞虚境,渺小得如同蝼蚁一般。

    死人,大片大片的尸体,如雨点般从天而降,死在了白衣妇人手中。

    而她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白衣染血。

    “娘!”

    见到这一幕,莫弃目眦尽裂,想要上前帮忙,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

    他就像旁观者,只能看着这一切。

    而其他人也好像根本看不到他。

    最终,白衣女子体力不支倒下,而那密密麻麻的黑影也所剩无几。

    “杀!”

    一只大手撕裂长空,从缝隙中探出,抓住了白衣女子,用力一捏。

    “不!”

    莫弃疯狂挣扎,突然脚下一空,一股巨力吸扯着他,向下快速坠落。

    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莫弃再次恢复的意识的时候,是被猪皇两耳光给抽醒的。

    “娘!”

    莫弃猛地坐了起来,茫然四顾。

    这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荒原,很熟悉。

    面前是一头表情惊恐的小肥猪,不远处是一名小半边身子被利刃削去的干瘦老者。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莫弃想起了一切。

    我没死?!

    “猪皇,是你救了我?”

    猪皇看了看自己的蹄子,又看了看莫弃。

    “莫弃,咱俩熟归熟,你可不能乱认亲,本皇是纯爷们,不是你娘……等等!”

    猪皇话刚说了一半,突然想到什么。

    不会吧,那位大人物是莫弃的娘亲?!

    我的天老爷!

    猪皇张大了嘴巴,一脸呆滞。

    这时,莫弃胸口戒指的光芒彻底消失,重新变回了生锈铁环模样。

    静止的时空恢复了过来。

    “死死死,莫弃,我要你死!”徐鹤疯狂咆哮,单手用力一甩,想把莫弃甩在地上分尸。

    然而甩了个空。

    嗯?

    徐鹤愣住了,手里除了一摊鲜血外,什么都没有。

    这是什么情况?!

    随后他看到了不远处完好无损的莫弃。

    这……

    徐鹤一脸懵逼,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经历了时空静止,他的记忆还停留在捏碎莫弃心脏的那一刻。

    “喂喂喂,莫弃,你对他做了什么,我怎么感觉他的精神有些不正常啊。”猪皇传音问道。

    “如你所见。”

    猪皇看着小半个身子都已经没了的徐鹤,赞叹道:“可以啊你,没有本皇的帮助,竟然能把这老小子搞成这样。”

    莫弃没有感到半分开心和骄傲,脑海中关于白衣妇人最后被大手捏死的画面挥之不去。

    他不觉得那只是一场梦,因为那些场景实在太真实了。

    娘亲竟是一名绝世强者?她真的死了吗?

    那些围攻她的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又是想从娘亲身上得到什么?

    娘亲为什么要丢下我?

    如果说她是那样的强者,那么我爹呢?为何我的记忆中没有他?

    这一切的一切,对莫弃来说都是谜。

    “莫弃,你为何一点伤都没有?还有,你是怎么过去的?”

    徐鹤震惊的吼声打断了莫弃的思路。

    莫弃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四肢,发现修为竟然突破了一层。

    九转成灵,现在已经达到了第八转先天。

    莫弃淡淡地瞥了徐鹤一眼,如果说之前还觉得金刚境巅峰很强的话,那么现在,在见识过梦境里的那场大战之后,徐鹤对他产生不了半点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