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太弱了
    “你是如何认识此人的,将你知道的详细说来!”张绍说道。

    “大人,小女子此前也是太虚门弟子,和那莫弃自小一起长大,所以绝不会认错。”

    说着方敏揭开面具,露出了半边空洞恐怖的面庞。

    “莫弃此人看似面憨心善,实则心狠手辣,城府极深,小女子这张脸便是拜他所赐。”

    接着,方敏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不过在她口中,莫弃成了一位阴险毒辣的小人,为了占有她,不惜杀害了她的父亲,最后更是毁了她的容貌。

    她自己则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受害者。

    当讲到南阳城发生的事情,提及金叁胖的时候,张绍打断了她。

    “你是说,莫弃身边跟着一名肥硕强大的年轻男子?”

    “没错。”方敏点头道,“胖得非常夸张。”

    “呵呵。”张绍冷笑,看向金泉,“是你儿金叁胖吧?你还有什么话说?”

    金泉面色不变,沉声道:“单凭体形肥胖就判定此人是本座儿子的话,未免太过可笑。”

    “那便将你儿喊来,与这位姑娘当面对质!”张绍冷声说道。

    “我儿身体欠佳,不方便见客。”金泉拒绝道。

    “我看他是根本不在宗门内吧!”

    金泉沉默了一下,抬起头,直视张绍的眼睛,冷冷道:“若是我儿当真不在宗门,究其原因,宗主比本座更加清楚吧?”

    张绍目光一凝,心头大震。

    张成敢把金叁胖骗去地级灵矿,这里面自然是得到了他的首肯。

    难道金泉这个老家伙发现了什么,所以展开了报复?

    “哼,此次地级灵矿事件,我狼牙宗损失惨重,金泉,你作为执事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我罚你面壁思过,半年内不准踏出狼牙宗半步,你可服?”

    张绍权衡再三,没有立刻和金泉翻脸,而是选择暂且稳住他。

    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去太虚门要人,将莫弃碎尸万段,以慰张成在天之灵。

    “宗主既然亲自开口,本座自然认罚,告辞!”

    金泉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待金泉离开后,张绍一掌将身前的桌子拍了个粉碎。

    “欺人太甚!金泉,你等着,莫弃得死,你也活不了!”

    方敏跪在大殿下方,低着头,嘴角上扬。

    “莫弃啊莫弃,没想到你竟然杀了狼牙宗宗主的儿子,当真是自寻死路,真是可惜了,你不能死在我手里!”

    张绍发泄了一通之后,看向方敏。

    “你为老夫带来如此重要的消息,想要什么奖赏?”

    方敏连连摇头道:“小女子前来也是出于私心,不奢求奖赏,只求大人斩杀莫弃那贼子时,能让小女子也刺他几剑,以解心头之恨。”

    张绍闻此神色一动,赞赏道:“嫉恶如仇,不贪不欲,心性不错。”

    说着大袖一挥,方敏被一股力量抬到了张绍跟前。

    “天赋虽然比不上成儿,但也算是上乘,小姑娘,你可愿做老夫的弟子?”

    方敏大喜过望,张绍是何人?狼牙宗的宗主!

    做了他的弟子,她的身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也不是无根的浮萍了。

    “弟子方敏拜见师尊。”方敏倒头便拜,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这种机会千载难逢,她自然不会放过。

    “乖徒儿快快请起,你先下去收拾一下,待会儿为师有事情与你交代。”

    “遵命。”

    待方敏被下人带离大殿后,张绍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愤怒和伤痛。

    他真的看上了方敏的心性和天赋?

    当然不是!

    他看重的是方敏对莫弃、对太虚门的恨意,这种人如果利用好了,在未来,会是一把出其不意的利剑!

    ……

    被莫弃斩了亲人,同样悲伤万分的可不止张绍一人。

    王兴龙看着徐鹤碎裂了的灵魂玉牌,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连徐鹤都杀不死他吗?”

    王兴龙想不通,堂堂金刚境巅峰为何会死在一名连真元都没能凝聚的废物弟子手里。

    难道是杨明那老家伙不惜耗费本源,为他准备了诸多底牌?

    可即便是那样,也讲不通啊。

    莫弃毕竟只是个弟子,以他的修为,就算杨明给他准备了手段,顶多逼退徐鹤,不可能杀了他呀。

    还是说……莫弃在嚎哭深渊得到了非常了不得的东西,连金刚境巅峰都能斩杀?

    这是王兴龙能想到的唯一一个合理的解释。

    “宝物有德者据之,莫弃,你拥有的一切,早晚都会是我王兴龙的!”

    ……

    经历了数天不眠不休的赶路,莫弃一行人终于是来到了太虚门总部外围。

    再有半天时间,他们就能“到家”了。

    停下来休息时,莫弃单独把猪皇带到一旁。

    “猪皇,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是谁救了我?你是不是知道我的身世?”

    猪皇摇动的尾巴停了下来,脑海中闪过白衣妇人的容貌,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打了个寒颤。

    “莫小子,有些事情本皇知道,但本皇不能说啊。”

    既然白衣妇人没有让莫弃知道她的存在,那么自然是有她的道理。

    猪皇可不敢越俎代庖,随意乱说话,万一搅乱了大人物的布局,它有一百条命都不够丢的。

    “为什么不能说?”莫弃神色激动道,“我自己的身世,难道我没有权利知道吗?”

    猪皇摇了摇头,沉声道:“你有权利知道,但是莫小子,说句不好听的话,你没有资格知道,因为你太弱太弱了!”

    “呵。”莫弃惨笑,变得非常失落,“是啊,我太弱了,连知道自己是谁,父母是谁的资格都没有。”

    看到莫弃失魂落魄的样子,猪皇心有不忍。

    “莫小子,你也别太难过,你是本皇见过的最有天赋的人,最起码,你还有机会亲自去发掘身世,有机会和你的父母相逢,不像本皇……呵呵,扯远了。”

    莫弃抓住了重点,猛地抬起头,一把揪住猪皇。

    “我母亲……她……她没有死?”

    梦境中,白衣妇人被撕裂天空的大手捏住,每每想到那一幕,莫弃都会感到心痛得不能呼吸。

    “臭小子你轻点,本皇快被你掐死了!”

    莫弃连忙松手,满脸期待地看着猪皇。

    猪皇白了莫弃一眼,道:“她是何等存在?又怎么可能会死?更何况……”

    猪皇想到了什么,突然闭口不言。

    “更何况什么?”莫弃急了,你丫不能话只说一半啊。

    “没什么,反正你只需要知道一点,就算天下人死光了,你我都死了,她也不可能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