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吃醋
    金叁胖和刘辉进行了一场空前绝后的口水仗,但直到最后两人都没真的动手。

    “哼,看在主上的面子上,这次就饶了你这胖子。”

    “瘦子,你不要说大话,如果不是莫大哥在,叁胖今天就打烂你的屁股。”

    “嘿哟,你倒是来啊。”

    “你来一个试试!”

    “你先来!”

    “不,有种你先来!”

    莫弃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有这两个活宝在,以后的日子怕是没得清静了。

    “莫大师,真的是莫大师回来了!”

    一大群弟子纷涌而至,把莫弃一群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莫大师,您终于回来了,我想您的药膳都快想疯了!”陈亮无比夸张地喊道。

    如果不是刘辉在一旁盯着,他甚至想要抱住莫弃的大腿不松开。

    “莫大师,您的药膳真是神了!”

    “是啊,莫大师,您简直就是万千弟子的福星,是我们太虚门的福星啊!”

    “莫大师,以前是我们不对,瞎了眼竟然不相信您,所以,从今以后,我们愿意支付双倍的贡献点。”

    莫弃也没想到,出门一趟,经过时间的酝酿和发酵,药膳在太虚门竟然变得那么火爆了。

    “咳咳,诸位先冷静一下,听我说。”莫弃清了清嗓子,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眼巴巴看着他。

    “诸位的热情莫弃受宠若惊,也非常感动,不过今天酒楼暂不营业,三天之后吧,老时间准时开业。”

    说完莫弃拉住牛可心,在刘辉和金叁胖的开道下,挤出人群,向山顶掠去。

    众人失望不已,但也算是有了期待,纷纷奔走相告,很快莫弃归来的消息传遍了太虚门。

    山顶酒楼跟前,牛可心看着“牛叔厨神”牌匾,跪在地上,哭得泣不成声。

    牛叔死后,她作为女儿,得到的只是死讯,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偌大一个牛家,牛叔是她唯一的亲人。

    “父亲,您好狠的心,扔下女儿不管,留下再大的家业,又有何用?”

    莫弃上前扶起牛可心,将她抱在怀中,安慰道:“可心姐你这一哭,可把弟弟的心也哭疼了。牛叔虽然走了,但你还有我啊。”

    牛可心抹去眼泪,点了点头道:“我没事,这些年该哭的早就哭完了,姐姐只是触景伤情。”

    莫弃闻此放下心来,道:“安葬牛叔的地方有些特殊,等过段时日,我带你去祭拜他。”

    “好。”

    平静了心绪后,牛可心这才发现自己趴在莫弃怀中,顿时脸蛋儿羞红不已。

    “莫哥哥,你回来啦?!”

    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柳如烟从山下赶了上来,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欣喜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明媚如水的眸子迷上了一层雾气,有委屈,有愤懑,更多的是不甘。

    但她很快调整好了情绪,笑容不变地走了过来。

    “如烟?”莫弃露出了笑容,松开牛可心,走上前习惯性地揉了揉柳如烟的头发。

    柳如烟扑进了莫弃怀中,双臂环腰,紧紧抱住他,把头埋进莫弃的胸膛。

    脑袋像猫儿一样蹭着莫弃的脖子。

    “莫哥哥,如烟好想你啊。”

    说话间,柳如烟的余光扫向牛可心,想看看“情敌”的反应。

    让她意外的是,牛可心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静静地看着,没有半点不满和生气。

    “哈哈哈,你这丫头,还是那么调皮。”莫弃轻轻地拍了拍柳如烟的后背,拉着她的手,来到牛可心面前。

    “可心姐,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丫头柳如烟。”

    归来的路上,莫弃将自己在太虚门的经历大致向牛可心讲述了一遍,除了和《混沌经》有关的东西以外,都没有隐瞒。

    “丫头,这位是我牛可心姐姐。”

    当听到牛可心三个字的时候,柳如烟愣住了,一脸呆滞。

    “你好,如烟妹妹。”牛可心主动打招呼,眼中满是深深的笑意。

    “啊……噢噢,你好可心姐姐。”柳如烟就像受到了惊吓的兔子,整个人差点跳起来。

    一张脸羞红得能滴出水。

    天呐,我刚刚都干了什么?

    她在很早之前就把莫弃的资料调查得清清楚楚,包括牛叔和牛可心。

    她非常清楚牛可心在莫弃心中的地位,她可以吃任何人的醋,唯独不能吃牛可心的醋。

    可心姐姐一定是看出了什么,她会不会对我不满?

    莫哥哥会不会因此讨厌我?

    啊啊啊,我为什么要那么冲动啊!

    “咦,如烟你怎么了?不舒服?”莫弃看出柳如烟状态不对劲,关切问道。

    “没……没怎么。”柳如烟低着头,有气无力地摇了摇。

    莫弃更加疑惑了,就在他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被牛可心拦住了。

    牛可心上前拉起柳如烟的手,笑道:“如烟妹妹,你跟我来。”

    “喂,你们要去哪?”莫弃一头雾水。

    “不要你管,这是我们女孩子家的事。”牛可心嬉笑了一下,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柳如烟跑到一旁。

    “莫名其妙。”莫弃耸了耸肩,嘀咕了一声。

    而刘辉和金叁胖两人,四目相对,怒视着彼此,暗中较着劲,谁也不服谁。

    莫弃见此摇了摇头,走进酒楼,缓缓坐下,就这么坐在地上,背靠门柱,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牛可心和柳如烟说了什么,反正两人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手挽着手,一副闺蜜好姐妹的样子。

    牛可心依旧淡笑,柳如烟却是羞涩中带着几分期待。

    当二人走进酒楼,发现莫弃瘫坐在地上没有动静时,皆脸色大变。

    就在她们想要出声呼喊的时候,猪皇从莫弃怀中钻了出来,叹了口气。

    “不要吵,让他睡一会吧,他太累太累了。”

    除了莫弃自己,只有猪皇知道他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

    “小猪猪,他真的没事吗?”牛可心捏住猪皇的耳朵,将它揪起,托在掌心。

    她是个凡人,并不知道妖兽能说话意味着什么,但柳如烟知道啊。

    在猪皇开口说话的那一刻,柳如烟吓得差点给柳鸿发求救信号,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听到小猪猪这个称呼,猪皇想死的心都有了。

    但牛可心是莫弃的姐姐,又是个凡人,它能怎么办?它也很绝望啊!

    看着肥嘟嘟的猪皇被牛可心抓在手里,捏成各种形状,柳如烟的好奇心慢慢战胜了恐惧,显得跃跃欲试。

    “喂,小丫头,牛可心是修炼麻瓜,什么都不懂也就算了,你要是敢这样对待本皇,信不信本皇翻脸?”猪皇威胁般看向柳如烟。

    柳如烟刚刚伸出的手一下子缩了回去。

    “小猪猪,你这样可不乖喔。”牛可心拍了拍猪皇的屁股,将它塞进柳如烟手里。

    “如烟妹妹,你放心,小猪猪也就嘴上凶,其实很可爱的,你试试,随便玩。”

    猪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