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状告莫弃
    尽管莫弃已经离去多日,但南阳城的气氛依旧十分凝重。

    这一日,南阳城迎来了一批身着帝甲的强者,为首的是一名身披银甲的中年大汉。

    大汉身高八尺,长着络腮胡,双目微眯,却无时无刻不透露着凶光。

    “禀告将军,事情已经调查清楚,南阳城城主张贺是被太虚门弟子斩杀,尸首分离。”

    中年大汉猛地睁开眼睛,如同觉醒的雄狮,强横的气息中夹杂着滔天戾气,只是靠近,便令人遍体生寒。

    “太虚门?”中年大汉皱起了眉头,声音低沉,“这可不太好办啊。”

    “将军,我山海帝国要人,太虚门还敢包庇不成?”手下有强兵不屑问道。

    “你小子懂个屁!”中年大汉笑骂一声,接着道:“太虚门当然不敢与我山海帝国叫板,但那里坐镇了一位咱惹不起的大人物,就算是吾皇见了他,也要礼让三分。”

    “将军您说的是……那位连吾皇面子都不给的阵法师?”

    中年大汉一巴掌甩了过去,没好气道:“你小子嘴上不知道把门的吗?吾皇也是你能议论的?”

    被打的强兵嘿嘿一笑,道:“那将军我们怎么办?”

    “这事关键得看那位的态度,咱先去太虚门走一趟,试探试探,不管怎么说,我山海帝国的人不能白死了。”

    ……

    与此同时,太虚门中,一场关于莫弃的会议正在紧急进行中。

    “掌门,莫弃此子目无尊长,擅自行动,差点影响了大局!”从地级灵矿驻地归来的季林沉声说道。

    “面对突如其来的兽潮,此子不仅临阵脱逃,丢下同门不说,还故布疑阵,让所有人为之殿后,实属我太虚门的耻辱!若非本座及时赶到,破开了引来兽潮的阵法,后果不堪设想。”

    “在与狼牙宗的比斗途中,他更是唆使刘辉与他一同离开,差点酿成不可挽回的大错。”

    “依本座之见,这种害群之马应该废其修为,立刻驱逐出太虚门!”

    云虚子端坐在主位,静静地听着。

    在季林说完后,他看向叶雷、叶电两兄弟,问道:“二位长老如何看待此事?”

    叶雷沉吟了片刻,说道:“我们不确定莫弃是否真的临阵脱逃,但有几点是肯定的。第一,是他率先发现了兽潮,并且提醒了我们;第二,他布置的瞒天阵在后来对抗兽潮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第三,刘辉之所以肯出力,也是因为得到了莫弃的首肯。”

    叶雷说完后,叶电补充道:“我们不评价谁对谁错,单纯地就事论事,剩下的掌门您自己决断。”

    季林非常不满地瞪了叶家兄弟一眼,什么狗屁就事论事,在他看来,这两兄弟完全是在为莫弃说话。

    “掌门,其他的咱暂且不论,刘辉那么好的苗子,可不能毁在莫弃手里!不把莫弃处理了,刘辉的心可不会向着我们太虚门啊!”季林突然说道。

    云虚子眼中精光一闪,这句话算是说到他心坎里了。

    刘辉在秘境太虚路上的表现他已经知晓,再加上地级灵矿一行,以炼精修为施展出领域,杀死了狼牙宗无垢境弟子,简直堪称完美。

    这样的天才却唯莫弃的命是从,让他这个做掌门心里着实不爽。

    就在这时,王兴龙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掌门,老夫有事禀报。”

    “进来吧。”

    王兴龙推门进来,向季林和叶家兄弟点头示意后,开口了。

    “掌门,老夫此次前来是状告核心弟子莫弃,他残害同门,无法无天,并且多次多方作案,越发猖狂!”

    众人皆是一惊。

    “何出此言?”云虚子问道。

    王兴龙看向季林,道:“敢问季长老,精英弟子齐天以及我徒儿刁青,此时身在何方?”

    季林微微皱眉,道:“在和狼牙宗比斗结束那日,他们便失踪了,至今未曾寻到。”

    王兴龙目露哀色,叹了口气道:“已经寻不到了,因为他们全都死了。”

    “什么?!”季林大惊失色,“怎么死的?等等,难道说……是莫弃?”

    叶雷、叶电二人对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齐天、刁青和莫弃之间有矛盾,他们一直看在眼里,但他们万万没想到,最后会闹出人命。

    “没错,就是莫弃干的!”王兴龙悲愤说道。

    “等一下!”叶雷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如果我没记错,齐天和刁青皆是炼神九重天的修为,而莫弃连真元都未曾凝聚,凭他恐怕做不到吧?”

    云虚子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看向王兴龙:“你有何证据证明?”

    王兴龙道:“证据老夫自然是有的,不过不着急,老夫的话还没有说完,莫弃的罪行可不止这一个。”

    “据老夫收到的消息,莫弃在此前不久,经过南阳城时,斩杀了我们太虚门派遣在那的负责人汪明,并且将剩余的弟子全都废去了修为,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此话当真?!”云虚子拍案而起。

    事实上,以莫弃核心弟子的身份,此事可大可小,关键就看云虚子的态度。

    如果换做其他核心弟子,别说是杀一个小城的负责人了,就算把整座城都屠了,云虚子也不会有任何异议。

    但是现在,季林之前的提醒让他非常意动。

    如果能有个正当理由处理掉莫弃,让刘辉心归太虚门,那就再好不过了。

    “老夫所言句句属实,掌门如若不信,可以随时展开调查。”王兴龙道。

    “立马传讯莫弃以及长老团,一个时辰内赶到执法堂,本座要公开审判!”云虚子做出了决定。

    王兴龙心中冷冷一笑:莫弃,老夫倒要看看,这回还有谁能保你!

    ……

    “牛叔厨神”酒楼门前,刘辉和金叁胖拦下了秦峰。

    “你就是秦峰?”金叁胖歪着肥硕的脑袋问道。

    看着金叁胖那肥出天际的体形,秦峰内心啧啧称叹,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老夫正是秦峰,听闻莫小友归来,特来寻他兑现诺言。”

    当初为了能够让莫弃出手,烹饪一份能挽救自己的药膳,秦峰可是下足了血本。

    不仅散尽家财换取了九枚震雷子,还抛下老脸,重伤王兴龙,把他吊在主峰前整整三天三夜。

    事后王兴龙差点找他拼命,他自己更是沦为了所有长老的笑柄。

    所有人都认为他疯了,竟然相信一个毛头小子的话,把命交托给莫弃。

    简直可笑。

    感谢老板“天空之上”的打赏,感谢诸位书友的收藏和推荐票,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多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