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胳膊肘外拐
    “这是莫大哥让我交给你的。”

    金叁胖从储物空间取出一份食盒,递给了秦峰,同时非常得意地看了刘辉一眼。

    似乎在说,看到没?莫大哥把那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办,你差远了。

    刘辉翻了翻白眼,你小子是来跟我争宠的吗?

    他气得牙痒痒,但又拿金叁胖没办法。

    秦峰小心翼翼地接过食盒,问道:“如何服用?可有什么禁忌事项?”

    金叁胖摇了摇头,道:“直接吃就成。”

    秦峰内心五味杂陈,虽然明知莫弃烹饪药膳有一手,但总感觉有些儿戏。

    一份药膳就能解决自己寿元到头的危机?能够让自己修为突破?

    刘辉看出了秦峰的疑惑,淡淡道:“主上既然答应过你,就一定不会食言,你大可找个安静的地方,服下等待奇迹。”

    秦峰一咬牙:“好,我就信你们一次!”

    事实上,他除了选择相信,已经没有退路了。

    与此同时,“牛叔厨神”酒楼里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柳如烟一双俏眼恨恨地瞪着这位“不速之客”,咧嘴磨着银牙,暗中挥了挥粉拳,以作威胁。

    柳鸿假装没有看到,靠近睡着的莫弃,打了个响指。

    “啪!”

    看似清脆的声响落在莫弃耳中却有如雷鸣一般。

    “娘亲!”

    莫弃猛地睁开眼睛,强大的气势从他身上爆发出来,酒楼大堂内的桌椅板凳一瞬间全部化为乌有。

    如果不是柳鸿及时出手护住酒楼,恐怕整座山头都要被削去一层。

    莫弃喘着粗气,脸色苍白,布满了汗珠。

    入睡的这么一会儿,他又梦见了白衣妇人被无数黑影围攻的画面。

    他想上去帮忙,但地裂山崩的战斗场面让他绝望,光是余波就将他压趴在地上,无论如何努力也够不到战场。

    弱,他太弱了,连参与进去的资格都没有。

    眼看着白衣妇人再次落入大手之中,莫弃被一声响雷惊醒了。

    他甩了甩昏沉的脑袋,暗自捏紧拳头:我要变强!无论你们是谁,所有参与过围攻娘亲的人,都得死!

    “莫小弟,你没事吧?”牛可心关切地搂住莫弃的脑袋,轻柔地为他擦拭脸上的汗珠。

    嗅到牛可心身上熟悉的味道,莫弃紧张的情绪得到了缓解。

    他摇了摇头,轻轻推开牛可心,起身望向柳鸿。

    “晚辈莫弃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来访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虽然不知道柳鸿在太虚门是什么身份,但阵法知识是柳鸿赐予的,帮了他很多忙,所以莫弃很感激柳鸿。

    柳鸿摸了摸下巴,心中暗暗震惊:好小子,这才多久没见,气势已经强过一般的无垢境了,不愧是老夫孙女看上的男人。

    不过……一旁的牛可心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要老夫的孙女做小?

    柳鸿心头闪过这丝念头,但很快便搁置一旁,他今天来找莫弃是有更重要的事情。

    “小子,听说此行你提前发现了狼牙宗布下的阵法,并且还自己布置了小瞒天阵?可有此事?”

    柳鸿记得当初只给了莫弃一份《阵法纲要》,里面讲述的全都是阵法基础知识,别说那么短的时间不可能学得会,即便学会了,也只能算是刚刚入门。

    距离识阵、辨阵、布阵和破阵还有相当远的一段路要走。

    莫弃点了点头,没有隐瞒:“确有此事。”

    “喔?”柳鸿来了兴趣,“你体内没有真元,如何布的阵?”

    莫弃刚准备解释,柳如烟忍不住插话了。

    “这位老前辈,我们掌柜的刚刚回来,舟车劳顿,您看能不能过些日子再来?”

    虽然不知道莫弃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莫弃之前的反应柳如烟全都看在眼里,心疼得不行。

    也就是柳鸿,如果换成其他人,柳如烟早就发飙动手赶人了。

    柳鸿内心那叫一个无语,这还没过门呢,胳膊肘向外拐得都快看不见了。

    老头子我可是你亲爷爷!

    “如烟,不得无礼。”莫弃拉过柳如烟,向柳鸿赔罪道:“前辈莫怪,这丫头被我惯坏了,童言无忌,您多多担待。”

    柳鸿又是一阵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我这个当爷爷的都还没说什么,怎么就被你惯坏了?

    柳如烟也是满脸的怪异,满腔怒气瞬间没了踪影,强忍着笑意没有笑出声。

    “前辈,晚辈虽然没有真元,但已经开辟出了识海,只需有现成的阵基,晚辈便能布置阵法。”

    “原来如此。”柳鸿点了点头,一挥手,数百面阵旗出现在莫弃跟前,“你布置个小瞒天阵我看看。”

    柳鸿的语气有些激动,又有些期待。

    如果光凭自学《阵法纲要》,莫弃就能布置出“小瞒天阵”这种复杂的阵法,那么他在阵法上的天赋将非常恐怖。

    用前所未见,独一无二,绝世天才这些词加在一起都不足以形容他的优秀。

    而就在莫弃准备布阵的时候,酒楼大门被一股巨力撞开,金叁胖和刘辉二人倒飞了进来,跌落在地上,嘴角溢出鲜血,伤势不轻。

    “掌门有令,责莫弃立刻赶到刑堂受审!”

    一名身着刑堂服饰的老者从外面走了进来,此人名为苏海,刑堂副堂主,是徐鹤的副手。

    “你们没事吧?”莫弃扶起金叁胖和刘辉。

    “没事。”刘辉摇了摇头。

    金叁胖瘪着嘴,委屈道:“莫大哥,这个人好坏,强闯进来不说,还打我们,叁胖打不过他。”

    莫弃拍了拍金叁胖的大肚皮笑道:“叁胖放心,莫大哥为你做主。”

    说着,莫弃收敛了笑容,满眼寒光看向苏海:“打伤了我的人,你是否应该给我个说法?”

    然而苏海仿佛没有听到莫弃的话,一脸震惊地看着柳鸿,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您……您……”

    这位存在为什么会出现在莫弃的酒楼?苏海百思不得其解。

    前一秒还雄赳赳气昂昂的他,这一刻化身小虾米,弓着腰,战战兢兢地来到柳鸿跟前,想要问好。

    柳鸿皱起眉头,刚刚被孙女打断也就算了,你这不长眼的东西也敢来废话?

    他极不耐烦地一巴掌把苏海扇飞了出去,一直飞出了莫弃的山头范围。

    “让云虚子等着,莫小子现在没空!”

    跌落在地上,脸肿成猪头的苏海不仅没有半分不满,内心反而充满了庆幸。

    幸好这位没有追究自己冒犯之罪,否则别说太虚门了,整个山海帝国都将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