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做我孙女婿
    “好了,烦人的苍蝇已经被赶走,我们继续。”

    一巴掌扇飞了苏海,柳鸿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笑眯眯地看着莫弃,等待他布阵。

    莫弃惊叹的同时又有些好奇,这位行为诡异的老者到底是何人?敢让云虚子等着。

    不过他没有问出口,看得出来,柳鸿没有恶意,否则也不会传给自己《阵法纲要》。

    催动识海,探出神识,裹挟着面前的阵旗,在上面烙印下灵魂印记。

    “小瞒天阵”是莫弃从《混沌经》里学来的,从原理到布阵的每一个细节,全都烂熟于心。

    心念一动,所有阵旗悬浮于空,精准迅速地飞临到相应的位置,天地之力被引动。

    在柳鸿震惊的目光下,短短十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小瞒天阵”布置完成了。

    “这……这就布置好了?”

    哪怕以柳鸿的见识和心性也有些不敢相信。

    阵法为何难学?就是因为阵法涉及到的计算量非常大。

    布置阵法讲究精准和精确,不能有半分半毫的偏差。

    无论是周围的地形、阵基的质量,还是天地灵气的浓度,甚至是光线、湿度、风力等等因素,全都会影响到阵法能否布置成功。

    面对不同的环境,就算是布置同一种阵法,也需要调整大量的细节。

    所以,有的时候布置阵法,花费几个时辰、一两天甚至一两个月都属于正常。

    这考验的不仅仅是布阵者的耐心,还有精神力的坚韧度和心算的强度。

    这些才是成为一个合格阵法师的重中之重。

    “小瞒天阵”,柳鸿自问如果他亲自出手,也做不到比莫弃更快。

    他哪里知道,莫弃布阵才不用自己思考,所有数据《混沌经》全都帮他处理完了,他只需按照最终结果,对号入座便成。

    速度快是一方面,关键还得看效果。

    柳鸿持着怀疑态度走进了“瞒天阵”,刚一踏入,柳鸿又是一惊。

    以他在阵法上的造诣,一眼便看出,莫弃布置的这座阵法,堪称完美,找不到任何瑕疵。

    “天底下竟然真有这种天才吗?”

    不行,这种人才可不能浪费在山海帝国这种小地方!

    柳鸿将心底最后一丝犹豫也抛却了,他大手一挥,散去了“小瞒天阵”,目光炯炯地盯着莫弃。

    “莫小子,你可愿意做我徒弟?”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惊呼。

    反应最大的是柳如烟,连忙给柳鸿传音。

    “臭爷爷,又喝多了吧?莫哥哥做了你徒弟,以后我岂不是要喊他师叔?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柳鸿神情一顿,一拍脑门。

    对哦,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还没等莫弃开口,柳鸿连忙改口道:“不对,你不能做我徒弟,这样,老夫有个孙女,待字闺中,论身材论长相,你看看我这个做爷爷的就该知道,必然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莫弃看着柳鸿那老树皮一般满是褶子的黑脸,实在想象不出来,他孙女会是何种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怎么样,做我孙女婿呗,莫小子?”柳鸿瞥了牛可心一眼,又补充道:“还有,我孙女得做大,得是正室!”

    牛可心神色不变,但柳如烟羞红着脸,双手死死捏住衣角,低着头。

    虽然心里明白,莫弃等人并不知道柳鸿说的就是自己,但柳如烟还是感觉羞臊得不行。

    “咳咳。”莫弃干咳了一声,尴尬的同时,又有些哭笑不得。

    “前辈,晚辈暂时还没有娶妻的打算,更何况,晚辈才疏学浅,恐怕配不上令孙女,还是算了吧。”莫弃字字斟酌,尽量表达得委婉一些。

    “呵呵,才疏学浅?”柳鸿冷笑,如果你这都算才疏学浅的话,那其他人是什么?文盲?二傻子?

    “爷爷,你不要再乱来了!”柳如烟传音,恨得直跺脚。

    柳鸿本来还想再威逼利诱一下,但是听到柳如烟的传音后,话锋一转:“莫小子,老头子我可丑话说在前头,你现在不答应做我的孙女婿,日后可别哭着来求我。”

    如果是以前,莫弃肯定会说,就算打一辈子光棍也不会求他,而且这话他曾经说过了。

    但是现在,毕竟承了柳鸿的阵法恩情,这些话说不出口。

    “你当真不肯做我孙女婿?”柳鸿问道。

    莫弃抱拳:“前辈见谅。”

    “哼,不可理喻的傻小子,你给老头子我记住了!”柳鸿气鼓鼓说道,随后转身离去。

    ……

    再说苏海,顶着个“猪头”回到了刑堂。

    已经等候多时的云虚子等人见此脸色一变。

    “苏长老,你这是怎么了?不是让你去通知莫弃前来刑堂的吗?”

    柳鸿那一巴掌打得可不轻,苏海口舌含糊,话语说不清楚。

    “唔……那……莫弃……还有……那……没空……让您等着……”

    “你说什么?听不清楚啊。”

    一旁的王兴龙却像抓住了重点,怒道:“掌门,您看看,一定是莫弃干的,此子何其嚣张,不仅打了苏长老,还让我们那么多人等他一个,简直就是我太虚门的毒瘤和败类!”

    不仅云虚子脸色难看,其余长老也都面露怒色。

    “哼,一个核心弟子,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大人物了?”有长老不满说道。

    王兴龙冷哼:“还不是倚仗杨明和余良那两人给他撑腰!”

    “掌门,依我看,门规需要正,毒瘤需要铲啊!”

    “没错,此子目中无人,太过放肆了!”

    “杨明和余良二人也需要警告他们一下。”

    “走,我们一起去他的山头,老夫今天倒要开开眼,一个弟子能猖狂到什么地步!”

    “没错,既然他不肯来,那我们这些长老就亲自去,看他是否受得起!”

    诸多长老一一开口,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一旁的苏海可吓坏了,连连摇头。

    “不……不是的……是那一位!”他急得满头大汗,但越急越说不出话来。

    开什么玩笑,柳鸿在那,这群人如果冒冒失失冲过去,怕是要引发一场大地震!

    而作为传话的人,最后如果追求起来,他苏海估计要背黑锅背到死。

    他张开双臂,拦在众人跟前。

    “不是莫……莫弃……是……是……”

    “是什么是,说不清楚就不要说,我们去看了便一目了然!”王兴龙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一把推开了苏海。

    其余长老也都跟在云虚子身后,向着莫弃的酒楼进发。

    “完……完了……”苏海一屁股坐在地上,欲哭无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