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知罪但不认罪
    “哼,不可理喻的傻小子,你给老头子我记住了!”

    当云虚子一行人浩浩荡荡到达莫弃酒楼外面的时候,刚好听到柳鸿这最后一句话。

    一个个吓得当时就木头桩子似得站在外边,不敢踏足。

    他们都是太虚门的高层,身居要职,最低也是个长老。

    他们彼此之间可以陌生,可以相互不来往、不认识,但对柳鸿,无论是长相、身形、声音、气质,全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柳鸿是何等人物?

    敢让山海帝国皇帝吃闭门羹,吃完还要赔笑以礼相待的超级强人。

    当初柳鸿找上门说要加入太虚门的时候,太虚门的高层一个个可都乐疯了,一度以为柳鸿是在开玩笑。

    这些年来,他们像供菩萨一样供着柳鸿,但有所需,不惜一切都会满足他。

    逢年过节之时,所有高层都会携礼拜访,只求混个脸熟。

    柳鸿可能不认得他们,但他们全都认得柳鸿。

    这位大神为何会在此地?而且看样子似乎非常火大。

    到底是谁敢把柳鸿气成这样?!

    正当众人心里飘起万千思绪的时候,柳鸿走了出来。

    “嗯?不是说了让你们等着的吗?怎么,还想让老头子也一人赏你们一巴掌?”

    没能收下莫弃,柳鸿的心情本就不爽,一出门还看见那么多“木头”傻愣愣杵着,怎么看怎么碍眼。

    云虚子等人脸都吓白了。

    什么情况?!柳鸿什么时候让咱等着了?还有,谁已经被打过了?我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众人都不是蠢蛋,短暂的失神后,联想到苏海含糊不清的话,顿时恍然大悟。

    该死的苏海,话都不讲清楚,这不是坑咱吗?

    所有人在心里把苏海骂了个半死。

    而怂恿众人前来的王兴龙此刻龟缩在人群最后面,一动不敢动,生怕引火烧身。

    “柳大师还请恕罪,我等未曾收到您的法旨,实在罪过。”云虚子作为掌门,只能硬着头皮出来解释。

    “哼。”柳鸿懒得理会他们,冷哼一声消失在了原地。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柳鸿想闹哪样,久久不敢有所异动。

    直到确定柳鸿走远了才终于松了口气。

    “你们说,把柳大师气成这样的,不会是莫弃吧?”

    不知是谁冒出来这么一句,让所有人为之一震。

    “哼,除了他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还会有谁!”王兴龙又活跃了起来。

    云虚子这回谨慎了很多,事关柳鸿,他不想胡乱猜测。

    “都少说两句,柳大师的事情还轮不到我们来管,做好你们自己的事!”

    众人深以为然,皆闭口不言。

    “既然已经来了,那就按照事先的计划,审判莫弃吧。”

    说着,云虚子率先走进了酒楼,其余长老高层也都紧随其后。

    刚刚送走了柳鸿,莫弃正一头雾水,感觉莫名其妙的时候,云虚子一群人走了进来。

    “弟子莫弃见过掌门,见过诸位长老。”

    虽然明知这些人来势汹汹,没有好事,但该有的礼节,莫弃不会缺失。

    其余人也都纷纷行礼。

    至于柳如烟,在见到云虚子等人进来的时候,她便蒙上面纱,挡住了容貌。

    现在还不是暴露身份的时候。

    云虚子摆了摆手:“免礼。”

    “不知掌门与诸位长老前来,是为何事?”莫弃问道,倒不是他明知故问,而是真的不清楚。

    “哼,莫弃,你好大的架子,掌门传讯要你去刑堂受审,你却迟迟不去,是否不把诸位长老放在眼里!”云虚子还未说话,便有长老发声刁难道。

    莫弃抱拳不卑不亢道:“掌门明查,并非莫弃不去,而是有客人在。对了,那位客人刚刚离去,你们应该遇到了才是。”

    这……

    发难的长老顿时没了脾气,他可没胆子怪罪柳鸿,也知道自己是被气糊涂了,竟然问出那么愚蠢的问题。

    “好了,言归正传,莫弃,有长老向本座弹劾你,说你残害同门,残忍暴虐,要求审判你,你怎么看?”云虚子语气淡然问道。

    怎么看?用眼睛看咯。

    当然这话莫弃肯定不会说出来,他环顾四周,目光在诸多长老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留在了王兴龙身上。

    杀意迸发!

    这老家伙不仅派齐天和刁青来杀他,更是无耻地利用方敏做诱饵,让徐鹤来截杀自己。

    若非运气好,他现在已经和牛叔团圆了。

    感受到莫弃满含杀意的目光,王兴龙冷冷一笑,回以同样的眼神。

    莫弃想杀他,他又何尝不想杀了莫弃。

    “莫弃不懂掌门在说什么,还请掌门示下。”莫弃说道。

    “那好,王兴龙,你来说。”云虚子看向王兴龙。

    王兴龙排众而出,沉声道:“莫弃,本座问你一些事,你可敢如实回答?”

    “有何不敢?”

    “我问你,齐天和刁青是否被你所杀?”

    “是啊。”莫弃毫无犹豫地点了点头。

    “哼,就知道你要否认,本座……嗯?什么,你承认了?!”本来还想亮出证据的王兴龙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在他的想象中,莫弃应该极力否认才对啊。

    “是我做的我为什么不承认?”莫弃耸了耸肩,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好好好,诸位你们都听见了,也都看到了,此子亲口承认,并且毫无悔改之心,态度之嚣张,前所未见!”王兴龙气极反笑。

    莫弃听了只想翻白眼,我是亲口承认了,但我什么时候嚣张了?

    “我再问你,南阳城驿站的负责人汪明可是死于你手,其余弟子的修为可都是被你废掉的?”

    莫弃点了点头:“汪明是我杀的,但那些人的修为可不是我废的,是他们自己废的。”

    “哼,强词夺理,是不是被你逼的?”

    “是被我逼的,但不是我废的,这是两码事。”莫弃认真说道。

    “够了!”云虚子沉着脸。

    “作为核心弟子,理当以太虚门利益为重,关爱同门,可你倒好,残害了两个前途无限的精英弟子,还仗着身份,在南阳城作威作福,你可知罪!”

    “弟子莫弃,你可知罪!”除了极个别长老以外,其余长老同声喝道。

    虽然未曾动用修为,但那么多长老的气势叠加在一起,喝问声直达灵魂深处,令人心神巨震。

    金叁胖和刘辉脸色一白,连连后退。

    作为凡人的牛可心更加不堪,身子一软倒在了柳如烟怀中。

    如果不是柳如烟及时给她输送真元,这声喝问足以震裂她的心脉。

    莫弃皱眉,脸色阴沉了下来:“弟子莫弃,知罪但不认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