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废物?
    刘辉冷笑,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向王兴龙,毫不客气道:“你们是不是久居高位,脑子退化,全变成屎了?”

    在长老们被气黑了的脸色中,刘辉又道:“齐天和刁青算什么东西?我主上要是想杀他们,当初就不会提醒兽潮的事,没有主上布置的阵法拖延时间,除了叶雷叶电两位长老,还有谁能活到最后?”

    众人被刘辉一句反问问得讲不出话来。

    “哈哈哈,乖徒儿,你说得对,他们脑子里装的全都是屎!连你这个后辈都看明白的事,他们还糊涂着呢!”

    杨明现身,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余良紧随其后,怒视着众人:“我看谁敢审判老夫的弟子!”

    “弟子见过师尊。”

    刘辉和莫弃同时行礼,并且松了口气。

    “你们不错啊,真的很不错啊!”余良冷眼看向云虚子以及诸多长老,气极反笑道:“老夫在前线忙死累活地给你们炼丹,你们倒好,背着老夫审判起老夫的弟子了?”

    余良可是太虚门的首席炼丹师,在场的所有人,哪个没受过他的恩惠?哪个没向他求过丹药?

    别看他战斗力一般,但论对太虚门的贡献,余良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余师叔,您稍安勿躁,我等也是依照门规办事,还请您理解。”云虚子赔笑说道。

    “就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余师叔,虽说您劳苦功高,但您是您,莫弃是莫弃,他犯了事就该受到严惩!”王兴龙淡淡说道。

    “呵,是吗?”余良冷笑,“门规里有写可以背着师尊审判弟子吗?门规有写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可以直接进行裁决的吗?门规里有写公开审判就是你们这样公开的吗?”

    “这……”

    众人无言以对。

    武道世界,所谓的规矩还不是强者说了算。

    门规?在弱者眼里是条条框框,可在强者眼里,那是限制弱者的工具。

    余良是有足够的实力和地位,他才可以平等对话,上纲上线,把门规逐字逐句拿出来说。

    换成莫弃,解释地再多,一句证据不充分就可以全部否决。

    “余良,审判这件事的确是操之过急了,但莫弃已经亲口承认,两名精英弟子都是他杀的。”一直认为莫弃是逃兵的季林站出来说道。

    “你是耳朵聋的,还是选择性忽略?”余良皱眉不悦道,“我徒儿说的不够清楚吗?齐天和刁青二人想要猎杀他,结果被反杀,他何错之有?”

    “就凭他一个连真元都没凝聚的废物,遇到兽潮丢下同门当诱饵的逃兵,能反杀两名炼神九重天的精英弟子?简直荒谬!”季林怒道,情绪激愤,言语中不再留有余面。

    余良大怒的同时又感觉非常可笑。

    莫弃是废物?

    这简直是他活到现在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如果不是无意间发现柳如烟和莫弃之间的关系,如果不是听到柳鸿想收莫弃为孙女婿,他和杨明恐怕也会被莫弃的低调给骗过去。

    若是让云虚子和诸位长老知道此事,不知道他们会作何感想,还敢不敢审判莫弃了。

    “你们就那么确定我徒儿是废物?”余良突然问道。

    “真元都没有,难道还是天才不成?”季林讥笑说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然收他为徒。”

    “掌门,你也是这么认为的?”余良没有理会季林,转而看向云虚子。

    云虚子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但谁都看得出来,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我明白了,这才是你同意审判的真正原因吧?”余良面色怪异,和杨明对视一眼,强忍着没有笑出声。

    “一群蠢货!”杨明摇了摇头暗笑。

    一旁的王兴龙突然想到了一个比审判更好的报仇方式,也更加方便他从莫弃身上获得秘密。

    “掌门,本座有个提议,不如就派出一名炼神境界的核心弟子与莫弃比试一番,若是莫弃能赢,那就代表他真的有能力反杀齐天和刁青,若是输了,那就说明,他之前的解释完全是在胡编乱造。”

    在王兴龙看来,莫弃能反杀齐天和刁青,一定是动用了从嚎哭深渊中获得的宝贝。

    众目睽睽之下,他一定不敢拿出来,那就不可能是其他核心弟子的对手。

    “这个提议不错。”云虚子点了点头。

    “莫弃,你可敢应战?”

    莫弃还没来得及表态,余良先开口了:“我不同意。”

    “怎么,你怕了?”季林冷笑。

    “当然不是,我是有一个更完美的证明方式。”余良笑道。

    “说来听听。”

    “不如让我徒儿去闯太虚路,如何?”

    众人先是一愣,随后一片哗然。

    “开什么玩笑,太虚路是随便一只阿猫阿狗都有资格闯的吗?”

    “明明一场比试就能解决的事,干嘛搞得那么复杂?”

    “如果心虚了就明说,一个废物还想进秘境闯太虚路,痴心妄想!”

    “闭嘴!”一旁的杨明猛地爆喝一声,洞虚境威压散发了出来,顿时鸦雀无声。

    除了少数几个人以外,其余长老皆脸色煞白,胸闷心慌。

    “杨明,你想造反不成?”同为洞虚境,季林可不怕他。

    “少废话,我莫师弟身为核心弟子,又有我和余师叔作保,他没资格闯太虚路,谁有?”杨明反问道。

    “更何况,谁知道你们安排的比试弟子会不会有问题,老实说,我们不放心!太虚路由数位老祖坐镇,无论是天赋还是战斗力,都能更加权威地展现出来,你们凭什么不同意?”

    余良同时给云虚子暗中传音,意有所指道:“掌门,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刘辉为何铁了心要跟随莫弃吗?”

    云虚子眼中精光一闪,难道莫弃真有不同寻常之处?

    他稍作沉思便同意了。

    一方面是给余良和杨明面子,另一方面也是满足一下内心的好奇。

    “好,就让莫弃去闯太虚路!”

    “垂死挣扎罢了!”王兴龙在内心冷笑,没有真元也想去闯太虚路,就跟没武器上战场一样滑稽。

    莫弃倒是无所谓,闯太虚路本就在他的计划之内,不过提前了一些而已。

    “替我照顾好可心姐。”

    刘辉、金叁胖以及柳如烟皆点了点头。

    “莫大哥你放心,只要叁胖还活着,就没人能伤到可心姐姐。”

    “属下誓死保护主母。”

    当莫弃在诸多长老的监督下,进入秘境的时候,有两队人马从不同的方向来到了太虚门总部。

    “禀告将军,前方便是太虚门了。”

    “嗯,都给老子收敛一点,记住,在试探清楚那位大人的态度之前,不可放肆。”

    ……

    “启禀宗主,太虚门到了。”

    张绍眼中闪烁着寒光:“小敏,你感觉如何?”

    在他身旁站着一名浑身被黑袍包裹的身影。

    “兽魂已经稳固,感觉非常强大。”

    声音沙哑刺耳,分辨不清男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